香港人文哲學會網頁 http://www.arts.cuhk.edu.hk/~hkshp

 

二○○○年二月第二卷第四期


評馬克思社會發展學說

亦文




  馬克思曾經批判黑格爾的「辯證法是倒立著的」[1],但遺憾地是,和他的老師一樣,他自己所創建的人類社會發展學說大廈同樣也是「倒立著的」,從而成為一座本末倒置、是非顛倒的大廈,並因此而得出了一系列似是而非的原則性錯誤結論!那麼,他的學說到底犯了那些原則性錯誤?又錯在哪裡呢?

  馬克思和恩格斯所謂的「社會主義從空想到科學的發展」[2],是怎樣發展來的呢?
  「現代社會主義,就其內容來說,首先是對統治於現代社會中的有產者和無產者之間、資本家和雇佣工人之間的階級對立和統治於生產中的無政府狀態這兩個方面進行考察的結果」[2],「社會主義現在已經不再被看作某個天才頭腦的偶然發現,而被看作兩個歷史地產生的階級無產階級和資產階級間斗爭的必然產物」[3]「這兩個偉大的發現——唯物主義歷史觀和通過剩餘價值揭破資本主義生產的秘密,都應當歸功於馬克思。由於這些發現,社會主義已經變成了科學」[4]。
  但所謂馬克思「揭破資本主義生產的秘密」的基本結論從而也是所謂的科學社會主義理論的基石﹕「表現為無產階級和資產階級的對立」、「表現為個別工廠中的生產的組織性和整個社會的生產的無政府狀態之間的對立」的「社會化生產和資本主義佔有之間的矛盾」[5]及其結果﹕財富和貧困成正比的兩極積累,和「在死亡的威脅下不得不去完成這個變革的力量」[6]——無產者階級,其實質是科學的發展帶來的生產自動化程度日益提高和人工勞動力日益減少的人工生產客觀發展趨勢與有產者靠佔有生產資料不勞而獲、無產者靠佔有勞動力勞動而得這種社會生活資料的分配方式之間的不相容性矛盾!這種矛盾導致無產者階級隨科學的日益進步而所得生活資料日益減少,最終無法維持生存而必然走向革命!所以改革了社會生活資料分配方式,實行以最低工資和最低生活標准等社會福利主義的按必需分配為基礎的社會產品分配方式,使無產者階級的所得也能隨科學的進步同步增加,則財富和貧困就不再是成正比的兩極積累,革命的需要也就沒有了!
  而在馬克思那裡,由於是生產決定一切,所以要改變社會分配方式,就必須首先改變生產方式,因而這種社會分配方式的和平改革在他那裡是不可能實現的﹕「從資本主義生產方式中期待產品的另一種分配,那就等於希望電池的電極和電池相聯時不使水分解,不在陽極放出氧和陰極放出氫」[6]。
  由於馬克思未能認識到這一更深層次的矛盾和原因,而只是停留在「勞動的社會化和勞動的物質資料的集中已經達到了它們的資本主義外B不能再容納它們的地步」,「資本主義的喪鐘就要敲響了」[7]這一表面層次,因此才有「資產階級的滅亡和無產階級的胜利是同樣不可避免的」[7]的錯誤結論和預言!因此,他的預言沒有實現,或者說,預言失靈是不可避免的,也是不容回避的事實!也因此,他的所謂發展和科學社會主義也就成了偽科學!


  馬克思的唯物主義歷史觀,最根本的原理和基礎,就是把人類的物質生活資料的生產活動看作是人類社會發展的最根本決定因素——我將之簡稱為「生產中心論」。後來針對摩爾根對人類古代社會的研究成果,恩格斯又對此作了進一步的修正、補充和完善,把「人類自身的生產,即種的蕃衍」也增加了進來。這樣,「根據唯物主義觀點,歷史中的決定性因素,歸根結底是直接生活的生產和再生產。但是,生產本身又有兩種。一方面是生活資料即食物、衣服、住房以及為此所必需的工具的生產;另一方面是人類自身的生產,即種的蕃衍」[8]。而「人類自身的生產」的作用主要是在古代社會,隨著專偶制家庭和私有制的形成和產生,它的作用也就完成了。因而近代社會的發展過程就是由物質生活資料的生產所決定了。
  所以,馬克思認為﹕「為了生活,首先就需要衣、食、住以及其他東西。因此第一個歷史活動就是生產滿足這些需要的資料」[10]。恩格斯在馬克思墓前的講話中則進一步明確指出﹕「正象達爾文發現有機界的發展規律一樣,馬克思發現了人類歷史的發展規律,即歷來為繁茂蕪雜的意識形態所掩P的一個簡單事實﹕人們首先必須吃、喝、住、穿,然後才能從事政治、科學、藝術、宗教等等,所以,直接的物質的生活資料的生產,因而一個民族或一個時代的一定的經濟發展階段,便構成為基礎,人們的國家制度、法的觀點、藝術以至宗教觀念,就是從這個基礎上發展起來的,因而,也必須由這個基礎來解釋,而不是像過去那樣做得相反」[9]。
  對於生產如何具体決定人類歷史發展的問題,馬克思通過進一步把生產方式分解為生產力和生產關係而得到如下結論﹕「人們在自己生活的社會生產中發生一定的、必然的、不以他們的意志為轉移的關係,即同他們的物質生產力的一定發展階段相适應的生產關係。這些生產關係的總和構成社會的經濟結構,既有法律的和政治的上層建築豎立其上並有一定的社會意識形式與之相适應的現實基礎。物質生活的生產方式制約著整個社會生活、政治生活和精神生活的過程。……社會的物質生產力發展到一定階段,便同它們一直在其中活動的現存生產關係或財產關係(這只是生產關係的法律用語)發生矛盾。……那時社會革命的時代就到來了。隨著經濟基礎的變更,全部龐大的上層建築也或慢或快地發生變革。……無論哪一個社會形態,在它們所能容納的全部生產力發揮出來以前,是決不會滅亡的;而新的更高的生產關係,在它存在的物質條件在舊社會的胎胞裡成熟以前,是決不會出現的。所以,人類始終只提出自己能夠解決的任務,因為只要仔細考察就可以發現,任務本身,只有在解決它的物質條件已經存在或者至少是在形成過程中的時候,才會產生」[12]。因此,馬克思最終認為﹕「社會經濟形態的發展是一種自然歷史過程」[13],或正如列寧所總結的,馬克思通過「把社會關係歸結於生產關係,把生產關係歸結於生產力的高度」,得以做到了「把社會形態的發展看作自然歷史過程」,「第一次把社會學置於科學的基礎上,確定了作為一定生產關係總和的社會經濟形態的概念,確定了這種形態的發展是自然歷史過程」[11]。

  所以,這種歷史觀的要害就是生產決定一切的「生產中心論」,這是這座理論大う漁琤趕臕式C為了進一步證明這一點,馬克思還在「《政治經濟學批判》導言」中,詳細論述了「生產與分配、交換、消費之間的一般關係」[14],批判了把分配、交換、消費與生產並列的做法,得出了「一定的生產決定一定的消費、分配、交換和這些不同要素相互間的一定關係」[15]的重要結論,從理論上進一步闡述和證明了生產活動是人類的各種基本活動的中心和決定因素,從而奠定了「生產中心論」的基礎。
  但問題也就從這裡開始產生了。在消費和生產的關係中,並非甚麼「一定的生產決定一定的消費、分配、交換和這些不同要素相互間的一定關係」,而是「由於1、消費需要創造出了生產;2、沒有消費,生產就沒有對象、需要、動力和目的從而也就沒有生產,但反之不成立;3、再消費的再需要為再生產提供了新目的、新動力和新對象;因而就消費與生產的一般關係而言,消費居於支配地位,是起決定作用的因素,而生產則只是以消費為目的和為消費服務的手段」[16]!所以,正是馬克思的生產決定消費(生活)這種顛倒了生產與消費(生活)之間的正確關係的本末倒置錯誤結論,使得他的唯物主義歷史觀整個成為一座本末倒置的理論大ヾI
  而他之所以會犯這麼簡單的常識性錯誤,就在於他認為﹕「為了生活,首先就需要衣、食、住以及其他東西。因此第一個歷史活動就是生產滿足這些需要的資料,即生產物質生活本身。同時這也是人們僅僅為了能夠生活就必須每日每時都要進行的(現在也和幾千年前一樣)一種歷史活動,及一切歷史的基本條件」[10],也就是說,在於他認為生產是生活的前提,沒有生產就沒有生活(消費),因而「第一個歷史活動」和「一切歷史的基本條件」就是生產!關於這一點,恩格斯的表述則更清楚﹕﹕「歷史破天荒第一次被安置在它的真正基礎上;一個很明顯而以前完全被人忽略的事實,即人們首先必須吃、喝、住、穿,就是說首先必須勞動,然後才能爭取統治,從事政治、宗教和哲學等等」[17]。所以,在他們看來,必須吃喝住穿就等於必須勞動生產!因此,生產也就成了決定人類吃喝住穿從而決定人類社會其他一切的決定因素!
  而也正是他們把必須吃喝住穿和必須勞動生產劃了等號,並由此使生產成為人類的「第一個歷史活動」,成為人類生活和「一切歷史的基本條件」和前提,從而人為完成了一個從吃喝住穿的生活本身到勞動生產的一個撐竿跳——客觀事實告訴我們,這本是不能和不允許跳過去的——這才為他們的唯物主義歷史觀的理論大く定了本末倒置的基礎,並造成了一系列的推論錯誤!所以,從「必須吃喝住穿」的生活直接跳到「必須勞動」和「第一個歷史活動就是生產」,這是跳向萬丈深淵的致命的一跳。正是這致命的一跳,不但奠定了馬克思的唯物主義歷史觀的錯誤基礎,而且為建立在這個歷史觀基礎之上的所謂科學社會主義實踐的全面和徹底失敗奠定了理論基礎,並為人類世界分裂為社會主義和資本主義兩大陣營,上演軍備競賽、冷戰、對峙、意識形態領域內的對立和無謂爭斗等人間悲劇拉開了悲愴的序幕。

  一個簡單的事實,沒有人的預先存在,根本就無從談起人的勞動生產活動。而要有人們的存在,首先就必須要有生活資料!但必須要有生活資料並不等於就必須勞動生產!因為人類是起源於動物界的,所以,除人之外的動物到今天為止仍然不會勞動生產的事實告訴我們,人類也必然和自己的近親類人猿一樣,曾經在自己無能進行勞動生產時,單純依靠天然生產的「現成的生活資料」[19]維持過生存,因而只能是從不會勞動生產的狀態,通過逐步認識客觀世界而慢慢發展到學會勞動生產的狀態的。所以,勞動生產是人類發展到對客觀世界的認識達到一定高度、具有了制造勞動工具的知識和能力的時候,才能產生和存在的人類活動,因而只是一個具有歷史階段性的活動,是人類學會的活動,而不是先天就有的,不是人類的本能!人類發展史也告訴我們,在長達一千五百萬年的人類歷史長河中,人類已經學會了最簡單的勞動生產的舊石器時代距今也不過三百-三百五十萬年[25],因而在長達約百分之八十的歷史中,人類都沒有進行勞動生產活動的能力。當然,我們這裡所理解的勞動生產,也是按照馬克思和恩格斯所給出的定義,並沒有甚麼特殊性﹕「勞動是由制造工具開始的」[18],勞動是人類創造物質和精神財富的活動,其所包括的要素有﹕「一、人本身的活動……;二、勞動對象;三、勞動資料」[19]。
  有人認為,人是能夠制造勞動工具和使用工具勞動的高級動物,因而無勞動能力的人那還不能稱為人,而是猿人或人類的祖先。其實這個如何定義人的概念的問題,對於我們研究勞動生產發展史以及我們的研究結論毫無影響。因為這種觀點並不能否認人類的勞動生產活動是從無到有產生的因而是人類(的祖先)創造出來的產物,不能否認人類(的祖先)原本並不會勞動生產從而是從不會勞動生產的狀態逐漸發展到學會勞動生產的狀態的這一歷史事實和勞動生產的發展過程。而要研究人類和勞動生產發展史,當然不能割斷歷史來研究,不能各取所需地截取一段歷史來研究而不考慮人類和勞動生產發展史的全過程和來龍去脈!
  那麼,人類為甚麼要學會勞動生產呢?目的顯然只有一個,那就是為了獲得更好和更多的生活資料。所以,勞動生產從一開始就是為生活或消費服務的手段和產物,因而必然要處於被自己的目的——生活(消費)所決定的地位,而絕不可能反過來決定自己的目的——生活(消費)!
  但這樣一來,既然勞動生產只是一種獲取生活資料的手段,那麼如果存在別的更簡單、更有效的手段也能實現同樣效果,則人類趨利避害的本能就必然會促使他們自動拋棄勞動手段而采取這種更好的新手段來實現同樣的目的!壓迫剝削等不勞而獲的寄生手段恰恰就具有這種效果!於是,在科學技術和勞動生產率發展到寄生手段可以實施的水平時,人類社會就自然而然分化成了勞動者階級和不勞而獲的寄生者階級。私人佔有生產要素和搶劫盜竊、貪污腐敗、化公為私、結黨營私等不勞而獲的寄生手段和社會弊病也就順理成章、從無到有地變成了社會現實!人類社會也從此進入了以壓迫剝削、暴動革命、階級矛盾和階級斗爭等為標志的不平等階級社會時代!而這一切社會現象的根源都是一個﹕逃避勞動,不勞而獲得財富!
  但也正是因為勞動生產只是一種獲取生活資料的手段,不是人類的目的和必需,所以,即將隨同科學技術高度發展而來的完全自動化的生產過程,將會達到聲控的高度而把人類整個從勞動生產過程中完全解放出來[20],從而在更高一級的基礎上實現只有勞動對象和勞動資料的無人化天然生產——高級天然生產,實現全人類的不勞而獲,因而終將使得壓迫剝削、貪污盜竊等其他邪道不勞而獲寄生手段變成多餘從而與其產物——階級、國家等一起消亡,人類終將在更高一級的基礎上恢復公有制生活關係和「各展其能,各得所需」的社會形態——新人類社會,完成一個完整的否定之否定的發展過程,實現從必然王國到自由王國的飛躍[21]!

  所以,「人們首先必須吃、喝、住、穿,就是說首先必須勞動」,「因此第一個歷史活動就是生產滿足這些需要的資料,即生產物質生活本身。同時這也是人們僅僅為了能夠生活就必須每日每時都要進行的(現在也和幾千年前一樣)一種歷史活動,及一切歷史的基本條件」這一關於勞動生產對於人類發展史的作用的論斷在一般條件下是根本不成立的,從而並不具有一般性!只是在特定的歷史和客觀條件下比如今天才會對部分成年勞動者有效,也並不是對全人類都有效!人類過去曾經不需要勞動生產而依靠天然生產而生活,將來也不需要勞動生產而依靠自動化的無人生產——高級天然生產而生活,因此,人工勞動生產只是產生和存在於人類歷史的一定發展階段從而只是具有歷史階段性的事物之一。把這種只具有歷史階段性的事物看成人類「一切歷史的基本條件」、前提和永琣]素,甚至要使其成為人類「生活的第一需要」[24],而不是辯證地、歷史地、發展地、有生有滅地看待和處理這一切,這是馬克思違反自己的辯證唯物主義世界觀和方法論從而得出錯誤結論的重要原因之一!

  在目的和手段之間的關係方面,雖然馬、恩也認為和承認「目的比用來達到目的的手段要『基礎性』得多」[23],承認目的一般是決定手段的因素,但在實際分析生活和生產之間的關係時,卻忘記了這一點而犯了一個似是而非的關鍵錯誤,把對於個人和人類都無條件有效的必須吃喝住穿——目的,和並非無條件有效的勞動生產——手段,這兩種原本於不同質範疇的事物人為劃了等號,並通過這個等號而完成了從吃喝住穿這個目的到勞動生產這個手段之間的直接跨越不同範疇的跳躍,從而使得原本只是手段的生產得以成為「第一個歷史活動」和「一切歷史的基本條件」,成為生活的前提——手段本末倒置地成為目的的前提,而把原本是決定因素的目的——必須吃喝住穿的生活排擠到了次要和從的地位,並由此確立起了勞動生產活動在人類社會發展過程中的決定因素地位!而這也就是馬克思和恩格斯的唯物主義歷史觀之所以會犯常識性的本末倒置理論錯誤的要害和根源所在!


注釋﹕



1、見《馬克思恩格斯選集》人民出版社1972年版第二卷第218頁
2、見《馬克思恩格斯選集》人民出版社1972年版第三卷第404頁
3、見《馬克思恩格斯選集》人民出版社1972年版第三卷第423頁
4、見《馬克思恩格斯選集》人民出版社1972年版第三卷第424頁
5、見《馬克思恩格斯選集》人民出版社1972年版第三卷第429,431頁
6、見《馬克思恩格斯選集》人民出版社1972年版第三卷第432、438頁
7、見《資本論》826-827頁。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1983年第一版。
8、見《馬克思恩格斯選集》人民出版社1972年版第四卷第2頁
9、見《馬克思恩格斯選集》人民出版社1972年版第三卷第574頁
10、見《馬克思恩格斯選集》人民出版社1972年版第1卷第32頁
11、《列寧選集》第一卷8、10頁,人民出版社1972年10月第二版。
12、《馬克思恩格斯選集》第二卷第82-83頁,人民出版社1972年5月第一版。
13、《馬克思恩格斯選集》第二卷第208頁,人民出版社1972年5月第一版。
14、《馬克思恩格斯選集》第二卷第86,91頁,人民出版社1972年5月第一版。
15、《馬克思恩格斯選集》第二卷第102頁,人民出版社1972年5月第一版。
16、《論消費與生產之間的關係》,http://yi_wen.home.chinaren.com
17、《馬克思恩格斯選集》第三卷第41頁,人民出版社1972年5月第一版。
18、《馬克思恩格斯選集》第三卷第513頁,人民出版社1972年5月第一版。
19、《資本論》第166-167頁,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1983年1月第一版。
20、《論意識的反作用及目的和手段之間的關係——兼評馬克思的社會發展學說》,http://yi_wen.home.chinaren.com
 21、《論辨證唯人主義的歷史觀——馬克思唯物主義歷史觀批判》,http://yi_wen.home.chinaren.com
 22、《古代社會》19、37頁,路易斯。亨利。摩爾根著,商務印書館1977年8月第一版。
 23、《馬克思恩格斯選集》第三卷第199頁,人民出版社1972年5月第一版。
 24、《馬克思恩格斯選集》第三卷第12頁,人民出版社1972年5月第一版。
 25、《世界上古史綱》上冊37-39、62頁,人民出版社1979年第一版。
 26、《論實踐》,http://yi_wen.home.chinaren.com



 

Copyright © Hong Kong Society of Humanistic Philosophy. All Rights Reserved.

回中文首頁 回英文首頁 本會網頁概覽 本會網頁每月通訊 人文哲學論壇

關於本會:本會介紹 本會的採訪和報導 本會最新消息 本會網相互連結 本會幹事及友好聯繫 本會出版書刊
 本會主辦哲學研討會 索取人文及入會方法

哲學一般:哲學淺說 哲學家語錄 哲學網路聯繫 哲學網頁介紹 哲學軟件庫 網路哲學文選 網路宗哲文選

華語哲學界:香港哲學界消息速遞 其他哲學界消息速遞 香港哲學界資訊 香港哲學家檔案 中國哲學界資訊
   台灣哲學界資訊

網上哲學經典:網上先秦哲學經典 網上兩漢哲學經典 網上魏晉哲學經典 網上隋唐哲學經典 網上宋明哲學經典

人文月刊:
人文月刊 人文月刊哲學論文文庫 人文月刊哲學基礎文選 人文月刊 時事評論文選
 人文月刊學術交流區 人文月刊本會討論文選 人文月刊綜合索引

哲學資料庫:
杜保瑞哲學論著選 皕雁齙Х袢蛑 劉桂標哲學論著選 哲思雜誌文存 網上中文哲學論文索引
 網上香港哲學論文索引 宋明理學專頁 心靈哲學專頁

本會網頁留言板 本會電郵 : hkshp@grad.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