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 維 森 論 第 三 個 教 條
君 雅



  今 天 , 已 經 沒 有 甚 麼 學 者 會 主 張 像 古 希 臘 的 詭 智 學 派 ( Sophists) 那 樣 的 全 盤 的 相 對 主 義 ( wholesale relativism) : 一 切 真 理 都 是 相 對 的 。 因 為 , 這 種 理 論 很 難 逃 避 自 我 指 定 ( self reference) 的 困 境 , 從 而 無 法 避 免 矛 盾 : 既 然 甚 麼 都 是 相 對 的 , 那 麼 , 這 種 理 論 自 身 也 是 相 對 的 , 因 此 , 它 最 終 便 不 能 站 得 住 腳 。
  因 此 , 現 代 學 者 提 出 相 對 主 義 時 , 便 往 往 採 用 了 更 精 細 的 方 式 。 當 代 分 析 哲 學 家 唐 納 . 戴 維 森 ( Donald Davidson) 便 曾 經 在 其 著 名 論 文 < 論 概 念 圖 式 這 一 觀 念 > ( 1) 中 討 論 到 一 種 理 論 嚴 密 的 相 對 主 義 , 他 稱 之 為 「 概 念 的 相 對 主 義 」 , ( conceptual relativism) 。 他 以 為 這 是 一 種 經 驗 主 義 中 用 來 取 代 分 析 、 綜 合 的 二 元 論 ( the dualism of the analytic synthetic) 的 一 種 新 二 元 論 : 概 念 圖 式 與 經 驗 內 容 的 二 元 論 ( the dualism of conceptual scheme and empirical content) 。 他 稱 這 種 觀 點 為 經 驗 主 義 的 『 第 三 個 教 條 』 ( the third dogma) , 因 為 「 這 種 經 驗 主 義 被 剝 奪 了 分 析 與 綜 合 的 區 別 和 還 原 論 這 兩 個 站 不 住 腳 的 教 條 」 。 ( 2)
  其 實 , 這 種 新 二 元 論 的 觀 點 , 最 初 並 非 由 經 驗 主 義 者 提 出 , 而 是 由 近 代 德 國 超 越 觀 念 論 者 ( transcendental idealist) 康 德 所 主 張 的 。 康 德 認 為 , 人 必 須 通 過 兩 種 先 驗 的 ( apriori) 認 知 條 件 才 可 能 認 識 事 物 : 一 種 是 時 間 和 空 間 這 兩 個 先 驗 的 直 覺 形 式 ( forms of intuition) , 而 另 一 種 是 先 驗 的 概 念 , 亦 即 範 疇 ( categories) 。 ( 3) 後 一 種 有 關 範 疇 的 理 論 ( theory of categories) , 日 後 便 往 往 為 經 驗 主 義 者 所 利 用 , 以 此 來 建 立 一 套 概 念 圖 式 與 經 驗 內 容 的 二 元 論 。 ( 4)
  為 甚 麼 這 種 二 元 論 能 支 持 概 念 的 相 對 主 義 ? 戴 維 森 專 家 伊 夫 尼 ( S. Evnine) 有 以 下 精 簡 扼 要 的 說 明 :
  「 一 旦 有 人 接 受 了 圖 式 與 內 容 的 區 分 , 他 就 可 以 規 定 不 同 的 人 , 或 者 不 同 人 的 組 合 , 他 們 分 有 共 同 的 內 容 ( 他 們 的 共 同 的 生 理 條 件 確 保 他 們 對 於 世 界 有 共 同 感 覺 經 驗 ) , 但 卻 有 不 同 的 圖 式 , 或 者 一 套 不 同 的 概 念 , 去 組 織 或 者 理 解 他 們 的 經 驗 。 而 且 , 如 果 被 一 個 人 或 一 組 人 運 用 的 概 念 與 其 他 的 人 或 人 的 組 合 不 同 , 那 麼 , 每 一 個 人 可 以 思 及 的 思 想 便 不 可 以 被 其 他 人 思 及 了 。 」 ( 5)
  簡 言 之 , 人 們 如 果 接 受 了 圖 式 與 內 容 的 區 分 , 則 有 利 於 主 張 概 念 相 對 主 義 : 對 於 同 一 個 世 界 , 不 同 的 人 可 以 有 不 同 的 概 念 , 這 些 概 念 可 以 只 被 其 中 一 人 或 一 些 人 理 解 , 但 卻 不 被 其 他 人 所 理 解 。
由 於 許 多 學 者 承 認 思 想 與 言 語 有 極 密 切 的 關 係 , 不 能 割 裂 開 來 , 所 以 , 他 們 大 抵 承 認 概 念 圖 式 與 言 語 緊 密 聯 系 起 來 , 並 且 接 受 這 種 假 設 : 概 念 圖 式 有 甚 麼 不 同 , 語 言 也 就 有 甚 麼 不 同 。 所 以 , 研 究 翻 譯 標 準 也 成 為 了 研 究 概 念 圖 式 的 同 一 標 準 的 中 心 問 題 。 對 於 這 種 意 義 下 之 翻 譯 標 準 問 題 , 戴 維 森 在 「 概 念 圖 式 」 一 文 中 便 討 論 了 兩 種 有 關 相 對 主 義 的 理 論 : 完 全 不 可 翻 譯 與 部 份 不 可 翻 譯 的 理 論 。 前 者 主 張 「 一 種 語 言 任 何 範 圍 內 有 意 義 語 句 都 不 能 被 翻 譯 成 另 一 種 語 言 」 , 而 後 者 則 主 張 「 某 一 範 圍 內 的 語 句 可 被 翻 譯 而 另 外 某 一 範 圍 內 的 語 句 不 可 被 翻 譯 」 。 ( 6)
  戴 維 森 首 先 考 察 完 全 不 可 翻 譯 的 理 論 。 他 以 為 , 持 這 種 理 論 的 學 者 很 多 , 有 科 學 哲 學 家 普 特 南 ( H Putnam) 、 費 耶 阿 本 德 ( Feyerabend) ; 科 學 史 家 孔 恩 ( Kuhn) ; 以 及 語 言 哲 學 家 奎 因 ( Quine) 和 斯 馬 特 ( Smart) 等 。 他 們 的 觀 點 可 分 為 兩 組 。 戴 維 森 說 :
  「 ( 這 兩 組 ) 要 麼 是 概 念 圖 式 ( 語 言 ) 組 織 某 種 事 物 , 要 麼 它 們 適 合 這 種 事 物 . . . . 。 第 一 組 還 包 括 使 ( 一 連 串 經 驗 ) 系 統 化 、 劃 分 ( 一 連 串 經 驗 ) 這 些 說 法 ; 第 二 組 說 法 還 有 一 些 進 一 步 的 例 子 , 如 預 測 、 解 釋 、 面 對 ( 經 驗 的 法 庭 ) 。 至 於 那 些 被 組 織 的 實 體 或 概 念 圖 式 必 須 適 合 的 實 體 , 我 再 次 認 為 我 們 可 以 發 現 兩 種 主 要 看 法 : 要 麼 是 實 在 ( 宇 宙 、 世 界 、 自 然 界 ) , 要 麼 是 經 驗 ( 轉 瞬 即 逝 的 顯 示 、 表 層 刺 激 、 感 覺 提 示 、 感 覺 材 料 、 所 給 予 的 東 西 ) 。 」 ( 7)
  以 下 , 我 們 據 戴 維 森 的 觀 點 對 上 述 兩 組 觀 點 加 以 詳 細 的 說 明 。 先 說 第 一 組 的 觀 點 。 說 概 念 圖 式 ( 語 言 ) 組 織 ( 包 括 系 統 化 、 劃 分 等 ) 某 種 事 物 , 其 實 隱 指 經 驗 主 義 的 還 元 論 ( reductionism) 觀 點 , 依 此 觀 點 , 一 切 有 意 義 的 經 驗 命 題 , 最 終 可 還 元 為 經 驗 的 元 素 ( empirical elements) 。 依 戴 維 森 , 後 者 可 區 分 為 單 一 的 對 象 與 眾 多 的 事 物 兩 種 。 對 於 這 兩 種 被 組 織 的 實 在 , 戴 維 森 都 加 以 批 評 。 對 於 前 者 , 他 說 :
  「 除 非 一 個 單 一 的 對 象 被 理 解 為 包 括 或 就 在 於 其 他 對 象 , 否 則 的 話 , 我 們 就 無 法 賦 予 組 織 該 單 一 對 象 這 個 概 念 以 清 晰 的 意 義 。 組 織 一 個 櫃 櫥 就 是 收 拾 其 中 的 東 西 。 倘 若 你 被 告 知 不 要 組 織 其 中 的 鞋 和 襯 衫 , 而 是 要 組 織 櫃 櫥 本 身 , 你 便 會 大 惑 不 解 . . . . 。 使 我 們 能 在 特 定 情 況 下 證 明 這 個 論 點 的 正 確 性 的 東 西 , 乃 是 這 兩 種 語 言 所 共 有 的 本 體 論 以 及 一 些 使 相 同 的 對 象 個 體 化 的 概 念 。 . . . . 我 們 在 那 種 情 況 下 所 尋 求 的 是 一 種 語 言 標 準 , 這 種 標 準 不 依 賴 於 ( 或 衍 推 出 ) 可 翻 譯 成 一 種 我 們 所 熟 識 的 話 語 這 一 點 。 我 認 為 組 織 自 然 界 這 個 櫃 櫥 的 形 象 化 比 喻 並 不 會 提 供 這 樣 一 種 標 準 。 」 ( 8)
  簡 言 之 , 組 織 ( 包 括 系 統 化 、 劃 分 等 ) 單 一 的 對 象 之 意 義 本 身 不 清 晰 , 而 且 , 亦 不 能 提 供 一 個 共 同 的 語 言 翻 譯 標 準 來 判 定 語 言 不 能 完 全 翻 譯 。 另 外 , 對 於 第 二 種 被 組 織 的 對 象 , 戴 維 森 亦 提 出 批 評 , 他 說 :
「 無 論 我 們 所 經 驗 到 的 眾 多 事 物 是 甚 麼 ( 例 如 , 像 丟 了 一 顆 鈕 扣 或 絆 了 一 跤 、 具 有 溫 暖 的 感 覺 或 聽 到 雙 簧 管 的 聲 音 這 樣 的 事 件 ) , 我 們 都 不 得 不 根 據 一 些 所 熟 悉 的 原 理 來 個 體 化 。 一 種 組 織 這 類 實 體 的 語 言 必 須 是 一 種 非 常 像 我 們 自 己 的 語 言 。 經 驗 ( 及 其 同 類 , 如 表 層 刺 激 、 感 覺 和 感 覺 材 料 ) 還 對 組 織 這 個 觀 念 造 成 一 種 更 明 顯 的 困 難 。 如 何 能 把 某 種 東 西 當 作 一 種 僅 僅 是 對 經 驗 、 感 覺 、 表 層 刺 激 或 感 覺 材 料 才 起 組 織 作 用 的 語 言 ? 無 疑 , 刀 叉 、 鐵 路 和 山 脈 , 卷 心 菜 和 自 然 界 的 其 他 東 西 也 需 要 組 織 。 」 ( 9)
  簡 言 之 , 組 織 眾 多 的 對 象 必 須 以 同 一 種 我 們 熟 悉 的 語 言 來 進 行 , 但 這 樣 便 沒 有 完 全 不 可 翻 譯 的 問 題 。 另 外 , 這 種 說 法 忽 略 了 單 一 對 象 方 面 的 組 織 。
  講 完 第 一 組 的 觀 點 後 , 我 們 講 第 二 組 的 觀 點 。 依 此 觀 點 , 概 念 圖 式 並 非 組 織 事 物 , 而 是 適 合 ( 包 括 預 測 、 解 釋 、 面 對 等 ) 事 物 。 這 其 實 隱 指 整 體 論 ( holism) 之 觀 點 ; 經 驗 語 句 的 真 假 並 非 決 定 於 單 一 的 或 眾 多 的 經 驗 對 象 , 而 是 決 定 於 整 套 科 學 理 論 的 體 系 。 所 以 , 「 當 我 們 從 討 論 組 織 轉 而 討 論 適 合 時 , 我 們 就 把 注 意 力 從 指 稱 性 的 語 言 手 段 ( 如 謂 詞 、 量 詞 、 變 元 和 單 稱 詞 項 ) 轉 到 整 個 語 句 上 來 了 」 。 ( 9)
不 過 , 戴 維 森 認 為 這 組 觀 點 亦 有 其 內 在 的 困 難 , 而 「 困 難 在 於 , 適 合 經 驗 總 體 ( 即 整 套 科 學 理 論 的 體 系 ) 這 個 概 念 就 像 適 合 事 實 ( 對 於 事 實 而 真 ) 這 個 概 念 一 樣 , 並 沒 有 使 真 ( being true) 這 個 簡 單 概 念 更 易 於 了 解 」 。 另 外 , 他 應 用 塔 斯 基 ( A Tarski) 之 真 理 的 語 意 理 論 ( semantic theory of truth) 來 說 明 , 上 述 的 觀 點 「 根 本 無 法 獨 立 地 理 解 真 理 概 念 」 , 「 所 以 似 乎 便 沒 有 希 望 獲 得 這 樣 一 種 檢 驗 , 即 對 一 種 概 念 圖 式 是 否 根 本 不 同 於 我 們 的 概 念 圖 式 的 檢 驗 ( 倘 若 這 檢 驗 有 賴 於 我 們 能 使 真 理 概 念 脫 離 於 翻 譯 概 念 這 個 假 設 ) 」 。 ( 10)
  最 後 , 戴 維 森 總 結 了 完 全 不 可 翻 譯 理 論 的 兩 組 觀 點 的 共 同 毛 病 , 他 說 :
  「 無 論 是 一 批 業 已 確 定 的 意 義 ( 案 : 即 上 文 所 說 的 組 織 的 實 體 ) 還 是 中 立 於 理 論 的 實 在 ( 案 : 即 上 文 所 說 的 適 合 的 實 體 ) 都 無 法 提 供 在 概 念 圖 式 之 間 進 行 比 較 之 根 據 。 倘 若 這 樣 一 種 根 據 是 被 某 種 構 想 為 種 種 不 可 通 約 的 概 念 圖 式 所 共 有 的 東 西 , 那 麼 進 一 步 追 尋 這 種 根 據 便 是 犯 了 一 個 錯 誤 。 當 放 棄 這 種 追 尋 時 , 我 們 也 就 摒 棄 了 那 種 打 算 了 解 關 於 這 麼 一 種 單 一 空 間 的 隱 喻 之 意 義 的 企 圖 , 在 這 種 單 一 空 間 的 範 圍 內 , 每 個 概 念 圖 式 都 佔 有 一 個 位 置 並 提 供 一 個 觀 點 。 ( 案 : 這 所 說 的 『 單 一 空 間 的 隱 喻 』 , 其 實 指 建 基 於 完 全 不 可 翻 譯 理 論 之 上 的 概 念 相 對 主 義 。 ) 」 ( 11)
  上 述 說 話 的 意 思 是 : 兩 組 建 基 於 完 全 不 可 翻 譯 理 論 之 概 念 相 對 主 義 犯 了 共 同 的 毛 病 , 就 是 無 法 證 明 兩 種 概 念 圖 式 或 即 語 言 ( 如 果 有 的 話 ) 之 間 有 共 同 的 東 西 , 從 而 能 比 較 出 我 們 能 有 不 同 的 概 念 的 圖 式 。
考 察 過 完 全 不 可 翻 譯 的 理 論 之 後 , 戴 維 森 進 而 考 察 部 份 不 可 翻 譯 之 理 論 。 持 後 一 種 觀 點 的 人 , 會 認 為 他 能 避 免 前 一 種 觀 點 的 毛 病 , 因 為 「 這 種 看 法 引 入 了 這 樣 一 種 可 能 性 , 即 有 可 能 在 種 種 通 過 參 照 其 共 同 部 份 而 可 理 解 的 概 念 圖 式 中 作 出 轉 換 和 對 比 」 , 換 言 之 , 亦 即 因 為 「 它 沒 有 作 出 有 關 共 有 的 意 義 、 概 念 或 信 念 的 假 設 」 。 ( 12)
  不 過 , 戴 維 森 一 針 見 血 地 指 出 , 這 種 說 法 只 是 以 信 念 ( 或 即 意 見 ) 上 之 差 別 取 代 概 念 上 之 差 別 , 前 者 其 實 有 著 與 後 者 相 類 似 的 困 難 。 他 說 :
  「 我 們 必 須 對 概 念 圖 式 上 的 差 別 作 出 與 對 信 念 上 的 差 別 所 作 出 的 大 致 相 同 的 說 明 , 這 也 就 是 說 , 我 們 通 過 擴 大 共 有 的 ( 可 翻 譯 的 ) 語 言 或 共 有 的 意 見 這 一 基 礎 來 增 進 宣 稱 圖 式 上 或 意 見 上 差 別 時 的 清 晰 度 。 確 實 無 法 在 圖 式 上 的 差 別 與 意 見 上 的 差 別 這 兩 種 情 況 之 間 劃 出 一 道 清 楚 的 界 線 。 . . . . . 當 他 人 以 不 同 於 我 們 的 方 式 來 思 維 時 , 一 般 原 理 或 所 求 助 的 證 據 都 不 能 迫 使 我 們 判 定 那 種 差 別 在 於 我 們 的 信 念 而 不 在 於 我 們 的 概 念 。 」 ( 13)
  由 於 這 種 說 法 仍 然 需 要 預 設 有 共 同 的 東 西 作 為 部 份 翻 譯 失 敗 的 基 礎 , 而 同 時 它 亦 無 法 證 明 它 的 這 個 假 設 , 所 以 , 它 最 終 與 完 全 不 可 翻 譯 理 論 一 樣 無 法 建 立 起 來 。
最 後 , 戴 維 森 在 破 斥 完 依 於 語 言 的 完 全 或 部 分 不 可 翻 譯 性 而 建 立 的 概 念 相 對 主 義 , 亦 即 經 驗 主 義 的 第 三 個 教 條 後 , 他 便 宣 揚 他 一 直 主 張 的 客 觀 主 義 ( objectivism) 的 思 想 , 他 說 :
  「 在 放 棄 對 未 被 解 釋 的 實 在 ( 即 某 種 外 在 於 一 切 概 念 圖 式 和 科 學 的 東 西 ) 這 一 概 念 的 依 賴 性 時 , 我 們 並 沒 有 放 棄 客 觀 真 理 這 一 概 念 , 而 是 恰 恰 相 反 。 只 要 有 關 於 圖 式 和 實 在 的 二 元 論 這 個 教 條 , 我 們 就 得 接 受 概 念 相 對 性 以 及 相 對 於 一 個 圖 式 的 真 理 。 沒 有 這 個 教 條 , 這 種 相 對 性 便 會 落 空 。 當 然 , 語 句 的 真 實 性 依 然 是 相 對 於 語 言 的 , 但 那 是 盡 可 能 地 客 觀 的 。 」 ( 14)
    *     *     *
  討 論 過 戴 維 森 如 何 評 述 概 念 相 對 主 義 之 後 , 讓 我 們 對 他 的 主 張 也 加 以 評 論 。 無 疑 , 戴 維 森 的 討 論 是 相 當 嚴 謹 與 精 細 的 , 他 不 但 將 概 念 相 對 主 義 的 意 義 界 定 得 一 清 二 楚 , 而 且 , 還 從 語 言 的 層 面 , 將 背 後 支 持 他 的 有 關 理 論 一 兩 組 的 完 全 不 可 翻 譯 理 論 及 部 分 不 可 翻 譯 理 論 都 詳 細 加 以 分 析 , 從 而 細 緻 地 揭 示 了 概 念 相 對 主 義 的 全 部 義 蘊 。
  不 過 , 筆 者 對 他 反 駁 概 念 相 對 主 義 的 論 點 不 敢 苟 同 。 筆 者 以 為 , 戴 維 森 的 反 駁 的 最 大 弱 點 , 是 他 三 番 四 次 的 強 調 概 念 相 對 主 義 , 無 論 以 完 全 不 可 翻 譯 理 論 為 基 礎 的 還 是 以 部 分 不 可 翻 譯 理 論 為 基 礎 的 , 必 須 預 設 不 同 的 語 言 或 概 念 圖 式 ( 如 有 的 話 ) 之 間 , 有 一 種 共 同 的 東 西 , 否 則 不 能 比 較 出 它 們 的 不 同 。 這 個 說 法 不 無 問 題 。 事 實 上 , 在 從 事 語 言 翻 譯 活 動 的 實 際 過 程 中 , 我 們 時 常 遇 上 這 類 難 題 : 一 種 語 言 的 用 詞 往 往 難 以 用 另 一 種 語 言 去 翻 譯 得 完 全 妥 當 。 不 要 說 兩 種 很 遙 遠 的 語 言 , 譬 如 說 沃 夫 ( Whorf) 所 說 英 語 與 霍 皮 語 ( Hopi, 北 美 印 第 安 人 的 一 個 部 落 的 土 話 ) , ( 15) 甚 至 兩 種 很 接 近 的 語 言 , 譬 如 說 英 語 與 德 語 ( 兩 種 都 屬 拉 丁 語 系 ) , 往 往 有 很 多 詞 匯 難 以 充 分 地 將 其 全 部 意 義 翻 譯 出 來 。 舉 例 來 說 , 德 哲 海 德 格 ( Martin Heidegger) 在 其 名 著 《 存 有 與 時 間 》 ( Being and Time) 一 書 中 所 用 關 鍵 語 辭 " Dasein" , 就 難 以 用 任 何 一 個 英 文 字 或 詞 組 妥 當 地 完 全 翻 譯 過 來 。 所 以 , 語 言 的 不 可 互 譯 性 ( intertranslatability) 或 即 不 可 通 約 性 ( incommensability) 是 不 必 預 設 語 言 之 間 有 共 同 標 準 的 。
  再 退 一 步 說 , 就 算 我 們 當 語 言 之 不 可 翻 譯 性 必 須 預 設 語 言 間 有 共 同 的 東 西 , 而 由 於 這 個 預 設 不 能 被 證 明 , 所 以 它 最 終 不 能 建 立 , 從 而 破 壞 了 概 念 相 對 主 義 的 說 服 力 。 縱 然 如 此 , 我 們 亦 不 必 像 戴 維 森 那 樣 , 以 為 這 樣 便 有 利 於 講 客 觀 主 義 。 因 為 , 依 戴 維 森 的 思 路 , 這 個 說 法 亦 應 對 客 觀 主 義 有 同 樣 的 破 壞 性 : 依 相 似 的 理 由 , 我 們 可 說 客 觀 主 義 必 須 建 基 於 語 言 的 ( 完 全 ) 可 翻 譯 性 , 然 而 , 這 種 說 法 亦 必 須 預 設 語 言 間 有 共 同 的 東 西 , 從 而 比 較 出 兩 種 或 以 上 的 語 言 是 相 同 的 ; 但 由 於 語 言 間 共 同 的 東 西 依 客 觀 主 義 的 理 路 亦 不 能 證 明 , 因 此 , 它 最 終 亦 不 會 被 建 立 起 來 。
  註 釋
( 1) 英 文 原 名 為 : “ On the Very Idea of a Conceptual Scheme” 。 為 方 便 計 中 文 可 簡 稱 為 『 概 念 圖 式 』 此 文 載 於 戴 維 森 的 一 部 論 文 集 中 : Inquiries into Truth and Interpretation ( Clarendon Press, 1984) 。 當 本 文 下 面 引 用 到 此 文 章 時 , 會 採 用 大 陸 學 者 牟 博 編 譯 的 《 真 理 、 意 義 、 行 動 與 事 件 ─ ─ 戴 維 森 哲 學 文 選 》 一 書 , 商 務 印 書 館 , 1993年 。 為 方 便 計 , 下 文 一 律 簡 稱 此 書 為 『 牟 譯 本 』 。
( 2) 見 牟 譯 本 , P. 118。 另 外 , 關 於 經 驗 主 義 的 前 兩 個 教 條 的 經 典 的 闡 述 與 批 評 , 見 以 下 之 文 章 : W V O Quine, " Two dogmas of empiricism" , From a Logical Point of Veiw, (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1953) 。
( 3) 關 於 康 德 這 種 知 識 論 的 觀 點 , 詳 其 以 下 一 部 著 作 : I. Kant, tr. By N K Smith, Critique of Pure Reason. ( Macmillan, 1929) 。
( 4) 關 於 經 驗 主 義 者 如 何 利 用 康 德 的 有 關 範 疇 的 理 論 建 立 圖 式 、 實 在 二 元 論 , 戴 維 森 專 家 裘 特 ( R. Kraut) 在 其 研 究 戴 維 森 有 關 討 論 的 文 章 中 有 頗 扼 要 的 陳 述 , 見 R Kraut, “ The Third Dogma” , in E Leporeed. , Truth and Intepretation: Perspectives on the Philosophy of Donald Davidson( Basil Blackwell, 1986) , P. 398- 399。
( 5) 見 S Evinine, Donald Davidson, ( PolityPress, 1991) P. 145。
( 6) 以 上 所 述 , 見 牟 譯 本 , P. 112- 113。
( 7) 同 上 , P. 120- 121。
( 8) 同 上 , P. 121- 122。
( 9) 同 上 , P. 122。
( 10) 同 上 , P. 123- 125。
( 11) 同 上 , P. 125。
( 12) 同 上 。
( 13) 同 上 , P. 128。
( 14) 同 上 , P. 128- 129。
( 15) 戴 維 森 在 『 概 念 圖 式 』 一 文 曾 提 及 這 個 例 子 , 見 同 上 , P. 111。
戴 維 森 論 第 三 個 教 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