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人文學會網頁 http://www.hkshp.org

中大哲學系課程安排有違道義

——給系主任張錦青教授的公開信

 

劉桂標香港人文學會理事長中大哲學系兼任講師

通訊方法: 臉書 http://www.facebook.com/kwaipiu 電郵 kwaipiul@gmail.com

 

 

 

    緣起

  三周多前,我收到了中大哲學系職員通知由下學年開始我兼任的課程哲學系兼任教員通常只兼任系方開辦的通識課程由四科二學分科減為三科二學分科我認為這個決定對我的生活打擊很大,而且不合情理難以接受但因與哲學系多年的情感我最初也只是聯絡系主任張錦青教授並向他求情道理僅略講一下因為擔心論辯可能會傷害大家的感情

  張教授說只能將我的說話在一周後的通識課課程組會議上反映但不能保證什麼一周多後他回覆我說沒有辧法減課決定維持不變,但可分兩年執行即每年減一學分。我與他表達了我不接受減課決定的看法他作出了一些回應但道理卻說不過來說了一會更以課程的決定不須向兼任教員解釋為由拒絕與我繼續討論。我告訴他我會作公開申訴他說這是我的權利,他會尊重不久我們的談話便結束了

  之後我找了一位曾擔任系主任的資深教授詳談希望盡人事與系方多作溝通我們雖然溝通了頗長的時間但他說減課是系主任及本系負責安排通識課的成員據了解是兩位正職講師的決定他也沒辦法改變向哲學系申訴之路斷而大學運用公帑應受到公眾的監察特別是誤用公帑於不義之行應受到社會批判這便是我寫本公開信的緣由

 

    從道理的方面講

I            系方減課擔決定理由並不充分

  與張教授首次溝通時他提出減學分理由有二看來是減課決定的主要理由哲學系增聘了兩位講師負責講下學年的通識課程故此,兼任的課須削減減我的課擔是因為這是對兼任教員影響最小的決定因為我在兼任中有較多課擔

  這兩個理由其實都不能充分成立首先張教授說本系增聘兩位講師教授通識課程是不盡不實的因為其中一個職位根本是一位主要講通識課程的講師退休的補缺因此這方面對課擔可說沒有影響另外另一職位是一位助理教授降職為講師但該教授也一直有教通識課程故此,對課擔數目應沒有很大的影響其次,近年來我主要兼任中國文化及中國哲學方面的課程這只是通識課四大範圍其中一方面系方要削減課程不可能只在這方面由以上可見要削減我任教類別的課程根本不多還有,由於本系兼任講師約有二十位見本系網頁)絕大多數都是教通識的每人每年開二至四個課左右,而以二課居多故此保守估計每年約有四十至六十多個課程左右於此可見要削減的課不多而選擇削減的課有很大的空間故此如無很強的理由在眾多兼任教員中要削減我這樣資深教員課擔的理由難以成立張教授曾說受到減課程影響的不只是我而還有其他兼任教員;但這不是問題的重點後者端在:若我以外尚有其他教員的課擔可削減而削減這些課程更為合理則削減我的便不能持之有故

  其次,他以我教的課較多故對我的影響最小的說法也是說不通的一方面就我所知兼任四科或以上的教員有幾位如以課多為由為何不減其他人課擔可見教課較多並非必要的理由另一方面我是兼任教員中教得時間最長的一位我教了二十年第二時間長的兼任教員估計少我起碼五六年以上年期而有不少兼任只教了一兩年至數年不等)我長期以本系兼職為主要收入來源一直靠此薪金來維持生計一下子減去四分一課擔肯定是影響最大的一人說對我影響最小於理不合

  除了上述理由外張教授在表達了系方維持減課決定後我正式向他申訴時他再提出一些理由由於首次與我溝通時沒說而這時才說,故此可視作一些次要的理由

1.      本系負責課程者有決定課程的權力根本不須向兼任教員交待理由

  這是張教授多次強調的系方維持減課決定後我們溝通的時間之所以不長這是主要原因然而這也是最有問題的說法有權力就可以用到盡有權力就可以不講理一般人有如此態度已經有問題研究哲學的學者兼哲學系最高負責人有如此態度更是令人無法接受

2.      削減課擔是他與負責本系通識課的教員的共同決定

  這是難以言之成理的因為如果是不合理的決定則無論是一人的決定還是數人的決定依然是不合理的人數於此並不相干

3.      課程決定是根據很多複雜的原因而決定的難以說明和交待

  原因多而複雜不是不交待的理由特別是研究哲學的人無論事情如何複雜總可以條分理析地作說明。況且,減學分事宜不是複雜的哲學問題為什麼無法解釋清楚

4.      減課決定有課檢course evaluation即學期末學生依問卷對授課老師的評分的客觀數據

  這方面的理由其實張教授一直沒有說,只是我在多次追問他時他才說出這個理由他說我的課檢的客觀數據不佳故此要減我課擔然而當我問他我的課檢如何不好好壞的標準為何有何客觀數據等等問題時他先是語焉不詳後來在我追問下他說因涉及私隱而不欲多說。這樣說的問題頗大首先提供一些數字而隱閉教員名字根本沒有所謂私隱問題其次,若真的有私隱問題也可以讓我簽訂不可向他人公開數據的條款就可輕易解決問題最後假如真的無法解決他所謂的私隱問題的話根本就不應該作為理由因為一邊說不能公開理據一邊卻以此所謂理據來自圓其說其做法有如極權國家那樣,動輒以不能洩露國家機密為由用莫須有罪名來懲治異見人士

 

II          我有不減課擔的充分理由

  張教授提不出充分的理由相反,我則有以下種種充分的理由可說

  第一論年資我是兼任教員中最長的只講多數一般兼任教員而不計少數正職退休後轉兼任者)。如前所述我教了二十年其他的兼任接近我的也相差估計有五六年等而下之的更只是教了一兩年年資是安排課擔的客觀標準要削減課擔不削減年資最短的而是最長的教員,有什麼道理可說

  第二我的學歷是也是兼任教員中最好的其中一位不計少數正職退休後轉兼任者)。我是中大哲學系碩士班和博士班畢業並取得優良的成績另外我也曾在新亞研究所取得碩士學位並追隨當代大哲本系先賢牟宗三先生多年這樣的學歷,在本系兼任中明顯佔優。學歷是大學開課的重要標準若要減課擔為什麼要減學歷優良的而不是學歷不及的

  第三與教學有關的學術著作方面我在中國台灣香港的學術期刊上發表的哲學論文有數十篇是兼任中最佔優勢的其中一員。另外因為我是香港人文學會負責人兼主要講者的關係主講與教學相關的民間課程公開講座座談會及網台節目等等是兼任教員之冠這些應是安排課擔的客觀標準依此,減我學分而不是不及我的其他人是很不公道的

  第四在課檢方面張教授沒有提出客觀理據我則可提出充分的說明。首先我的課檢成績相信是兼任教員中較好的其中一位約五年前左右,我的課檢成績我主要教中國文化和中國哲學課程)約為4.4左右當時經系方資深教授確認是比一般兼任教員好的成績後來,經個人的努力至今已提升到約4.6同期通識課整體評分升了約0.1升幅不及我的約0.2)。而我五年內教授的中國哲學類課程先後教過六個這樣的課程更高達約4.8高於通識課程的平均值約4.76在本系教職員中,眾所周知哲學系教員包括正職教員)教通識課一直與通識課的平均值有差距哲學系通識課平均值一直不及他系理由不難了解因為哲學比起其他學科來說屬小眾喜歡的學科所以學生評分時往往給予偏低的分數);故此,高於平均值就意謂這是頗優良的成績

  上述較詳細的數據的檔案我已置於自己的google drive去,欲知細節者可以參看網址為

https://drive.google.com/open?id=1Gv0VeModSPpDS75KSdYERVSwKlyLzUmc

首頁中,全部課程依年份_to_)、學期1-上學期2-下學期3-暑期及課程編碼ugea_排序1-31是主要評分欄目(評分問題有表達清晰性教師熱誠溝通有效性課程趣味性等等),total是總分,mean是全部問題的平均值ymean是該學年評分的平均值次頁是中國文化課程附通識平均值),末頁是中國哲學課程附通識平均值)。

 

    從公義的方面講

  就我所知現在本系中國文化及中國哲學多位兼任教員中有好幾位無論在學歷年資課檢學術著作學界貢獻等方面遠不及我,今次沒有受到減課擔的對待反而我卻被削減課擔他們當中,有些人沒有得到博士學位或者得到的是不受本地大學承認的博士學位或者甚至有不是中國哲學專業的碩士兼任中國哲學課程這些教員教學資格偏低但我知道他們與課程負責人有較友好的私人關係這就容易令人有很大的懷疑——是不是負責課程的人裏面有人私相授受以權謀私故此,在安排課擔時私人關係重要過教學素質寧願令本系教學質素下降而在所不惜

  最後我想說的是我在勝任本系教學之餘二十年來亦不遺餘力地以主要負責人身份建立和營運本地歷史最長久的民間哲學團體——香港人文學會後者對推動香港民間哲學發展的貢獻無可置疑她本身有會址網台網頁論文及文章發表的哲學文庫等等更舉辦了許多哲學課程和活動講座讀書會座談會等等),並且與多個文化學術團體實現了多個合作計劃例如與圓玄學院宗教及文化部合辦了六年多每周一次共三百多講的道在生活系列講座與中華書局合辦了兩個專輯超過二十講的中華經典閱讀系列講座及包辦該書局約十部新視野中華經典文庫的編寫等等此外還有與學海書樓華夏書院基督教靈修學院等機構合辦過多個講座課程……。我很相信我是本地學界難得的人才然而我不單得不到系方的重視和重用而且還受到上述的不正義的惡待試問公道何在?情何以堪?

 

  綜合而論,中大哲學系課程負責人的課程安排明顯有違道義我很希望有關人士能撫心自問他們的做法對得起本系的創立者開拓者——唐君毅牟宗三勞思光等先賢大哲嗎

 

相關文章:

張錦青:答劉桂標先生〈中大哲學系課程安排有違道義——給系主任張錦青教授的公開信〉

劉桂標:請承擔中大哲學系課程安排有失道義的責任 ——給系主任張錦青教授的公開信二

劉桂標:大學高層須正視兼任制度的惡——和應李達寧先生〈一粒花生看世界〉一文

劉桂標博士學生及支持者:致中大哲學系系主任:支持劉桂標博士維持課擔之公開簽名信

李達寧:一粒花生看世

劉桂標:給中大哲學系系主任張錦青教授公開信二‧後記

【剝削兼職教員】關信基:大學非一盤生意,不應為撥款出賣品格,教出「真正的人」重於傳授資訊

 

※前往人文臉書讚好、分享或評論:
https://www.facebook.com/modernhumanities/photos/a.1612966985458948.1073741863.546823142073343/1649400915148888

 

回 現 代 人 文 首 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