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人文學會網頁 http://www.hkshp.org

 

生命教育重光:中華禮樂明珠出土

潘樹仁(濟川文化研究會會長)

 

摘要
成就個人之最高道德,為中華文化之主流,「君子志於道,成於德;志於德,成於人。」生命教育要有整全成長之指引,生命既精彩又活潑,郤面對一條神秘之人生道路,當今西方學界,解讀中國古老經典為「生命意義」,並且進入「意義治療學」Logotherapy之自然療法領域,配合詩詞韻律之「音樂治療」Music therapy,治理青少年之身心和道德教育問題,令很多中國學者感到驚訝。有一種說法是「儒家治世,道家治身,佛家治心」,揉合三者,確實可以調節身心,正是中華文化自我生命成長之重要方向。切合傳統儒家所推行之「成德之教」,道家修養之「成德之道」,佛家修持之「自覺成德」或「積善成德」,可總括為「相關一體共生同德」。本文以中華文化教育方法和理念,套入現代化之生命教育成長階段,令生命有全方位之成長美態,開放採納西方良好之文明和科技成果,使人生多姿多采,分述生命成長期為段落:成胎期;成兒期;成年期;成人期;成熟期;成才期;成器期;成德期。 
禮樂教化必須平衡發展,應用肢體語言藝術,以禮儀行動達到互相尊重,體證和諧相處,領會禮樂教育之道德感染力。禮之價值:「由於禮具有呈現天地之理序、突顯人禽區別、注重實地踐行與講求和諧平衡之內涵特質,而人又不可避免地必須在天地間群居而生,所以亦必須依循一定的倫常理序始可發展,因此顯而易見的,彰顯人類特質的『禮』,其目的即在於實現人世間的普遍倫理。」希望共同為下一代人生命教育添上中華文化之絢麗光輝。

 

關鍵詞
德,禮樂,生生之德,中華

 

前言

  生命教育一詞出自西方,最初之理念,只談及物質性生命之生滅,用較強之生物生存角度加以演述,在人則加入生死之學問,防止濫用藥物和暴力之漫延,英文用Life Education,其後一直發展成為整全生命教育,包含自身成長及社群關係,心理學和價值內涵,才增補心靈哲學及天地環保等全面學科,配合生命學習之實踐,在上世紀八十年代後期首先展現,英文則用Holistic Life EducationThe Holistic Curriculum。這種形式之發展,是西方文化外在觀察式之逐步建構,有客觀性和數據量化之記錄,卻忽略人性主體參與和全面整體之宇宙宏觀。

  中華文化在約五千年前(由皇帝至1948年,共4678年)(1)啟蒙,軒轅皇帝成為中華部落盟主後,社會安定繁榮,已有突破性之成就,人民生活上有飛躍之改善,造文字、制舟車、建房屋、養蠶織布及醫藥等,「中華」一詞,在本文是形容大中原為主軸之多元文化地域。有文字作為載體後,思想訊息能夠交流,黃帝定立「德」「刑」思想,作為管治部族之原則,以道德發揮教育傳遞思想之工作,今人依據考古文獻,編輯成《黃帝四經》(2),教育人民善德思想,以至法律刑事之懲罰,當然包括個人之修身養性哲理,整體來說,已經有宇宙觀和人生觀一體化之「道」學哲思,而且逐漸成為各派哲學之主體,道脈成為中華民族共有之核心蘊涵思想。

  至三千年前左右(皇帝紀年後1875年),周朝(公)制禮作樂,放棄商代之求神敬鬼觀念,避免人格神化之宗教膨脹,要用禮樂教化群眾,令整個社會文明提昇及邁向和諧,這種人文為本之原則,根據生命和人性之發展,制定一套非常恰當之教育系統,對整體社會產生積極而實際之建設作用,令周朝得以延綿八百餘年(西周東周共867年),文化璨爛綻放。這種形式之持續發展,是中華文化內觀心性之自身體驗,作為全民共同參與,人生成長之外在道德完成,禮樂在道脈系統裡是行為指引,心性由內至外開展,受到孔子之讚賞。其中微觀天地人類生命一體之交流互動,有透澈之體證,更有成德之大道,正是中華文化歷久常新之特式,也符合現代生命教育,整體全人身心發展之目標。孔子說春秋末年已經「禮壞樂崩」,《史記》寫出三十宗弒君之歷史,自此很少人提出應用禮樂教化之問題,本文重新檢視其教育之優秀內涵,是一種踐履式之論述,有多年實踐工作計劃之依據,能否令現代化之生命教育,在中華文化之土壤裡,令中華文化重光,中西文化融匯,生命教育獲得雙重光輝,禮樂精神受到重視,正如明珠出土光耀上下,教育能力壯大,且看來者之繼續研究和努力。

 

(一)成德之理想

  成就個人之最高道德,傳統稱為「有道之士」或「有德君子」。每一個生命成長,都必須整合生命,重新學習「知」識和提昇智慧,安排終生學習之整合,而中華文化之寬厚,容納多元種族,有多元化之優秀特徵,要明白人類「情」感及情緒之自然演變,情與理其間之平衡,天理與人慾之交織,修心養性可以自我控制「意」志,把握個人之抉擇和志向,要為自身之「行」為負上責任與承擔,持續實踐理想,在行動中顯現真實之存在道德,由個人關注自身開始,包括道德良知之社會價值。前言開出「道」學哲理,成為中華民族每一個人之無形思想,別人說話有「道理」,讀書人是「有道之士」,好朋友就是有「道義」等等語彙,都是人們內心普遍之認識。道之意義有多種:(1)天地之本體或整全體;(2)宇宙之源頭和創生;(3)宇宙活動(運行)之規律;(4)宇宙之最高最終哲理、真諦、真理;(5)最標準最高尚之道德規範,成為人類修養德行之規矩法則,即是正確而無形之人生大路,人類生命在此路之中,便是有道德之人;(6)宇宙一切事情物種之自然活動力量;(7)主宰一切之最高力量或宗教式之權能。

  人之生命因父母之愛而獲得,肉體由父母所生,人類之靈性由天地而來,要珍惜得來不易之生命,所以「天、人、地」三才,人在中間位置,卻以人為首,因人有活動之創造能力,可負起宇宙大道之演繹,「天道、地道、人道」都是循環不息之道路,人類從自身之人生道路,探尋天地宇宙之大道真諦,能夠合乎天地大道之行為,在人之表現為德行,天人之間沒有分離,人與天是融和,「所以『大人者,與天地合其德,與日月合其明,與四時合其序,與鬼神合其吉凶』都是取其『德』意,這是『天人同德』說。」(3),稱為「天人合德」或「天人合一」,因此「德」或「道德」才是人人必須追求之生命目標,有道德意志才是人類之特殊價值,是人與禽獸分別之處。《孟子.離婁》提到:「人之所以異於禽於獸者幾希,庶民去之,君子存之。舜明於庶物,察於人倫,由仁義行,非行仁義也。」因為人與禽獸之差別少,一般人為了眼前利益,就呈現出獸性,君子則明白人道天性之重要,堅毅保留在內心,順著仁義去做人處世,不刻意要做一個仁義之標緻,這才是真正之道德,德行是顯出人道之自然方法。人類惻隱之心,內在潛藏,外行之「仁、義、禮、智」,是自然德善之開端。春秋初期,亦有類似之說法,提出「仁、智、勇」之道德,《國語.卷八晉語二》:「‘仁不怨君,智不重困,勇不逃死。’若罪不釋,去而必重。去而罪重,不智;逃死而怨君,不仁;有罪不死,無勇。」(4)後來在《中庸》,便列為「三達德」之善行。

  一向以來,中國稱讀書人為「士」人,社會大眾對讀書人都有著期許,「傳統儒家對士人的使命,向來有博施濟眾、己立立人、任重道遠等說法。既要求士“弘毅”,做內在功夫,又期許士能匡時濟世。」(5)其實在文字創造之過程中,早期「道」「德」兩字是同一個字而已,道字:「」、「」、「」(現代寫法:彳人亍,彳直亍,彳悳),德字:「」、「」、「」(現代寫法:彳直,彳悳,惪)(6),所表達之思想,就是無形之道路,人或首(頭)在其中行進,由活動產生之人生道路,生命道途是客觀不可知之未來,令人恐懼不安,只有自己才能把持自我之生命道路,用主觀創造生命,道字可理解為:「目的與過程的統一,主觀(首)與客觀(辵)的統一。“面之所向,行之所達”。(7)一切創生行為,都經過思想領悟判別,必須合於正道才是德,後來道德二字才分開。如果用現代西方式語言描述,道德是一種對天地眾人之行動責任,西方智者說:「有責任感的道德行為人是這樣的人:他公平地關心每一個他的行為影響所及的人的利益;他詳察事實并考察其含義;他只在深入思考并確認其有效性之後才接受行為準則;他願意“聆聽理性的聲音”,即使這意味著先前確信的東西需要作修改;最後,他願意按照這樣深思熟慮的結果行動。」(8)人類將生命理想,放在追求成為道德之君子,應該不分東西南北。用中華文化之語句,就是「君子志於道,成於德;志於德,成於人。」

 

(二)生命教育之整全成長

  生命既精彩又活潑,郤面對一條神秘之人生道路,而且會高低跌盪迂迴曲折,每一個生命都要從新學習,知識不能轉移,在不同人之間,又有理解之差距,將知識達到學以致用,在生命歷程裡,才可以發揮個人之能力。教育不單只在學校堙A在家庭在社會,都是一個教育場地,書本歷史,也是一座座教化場所。傳統教育講究「德、智、體、群、美」五育之學習,是一個由德育開始之整全系統。西方存在主義哲學,認為人是被拋棄到這個世上,正是如此,青少年之生命成長,除了父母關心之外,其實親朋戚友及社會人士,都很關懷他們,可惜部份少年兒童未能察覺和體會。

  輔導生命成長,要採用那些教材和內容,當然可以作多樣變化和選擇,擺在眼前之全球一體化時代,人們都希望增強下一代之競爭力,有跨國界跨文化領域之宏觀智慧,或許有人以西學為重,認同國際化等於西方思想模式,但當今西方學界,解讀中國古老經典為「生命意義」,並且進入「意義治療學」Logotherapy之自然療法領域,配合詩詞韻律之「音樂治療」Music therapy,治理青少年之身心和道德教育問題,令很多中國學者感到驚訝。有一種說法是「儒家治世,道家治身,佛家治心」,揉合三者,確實可以調節身心,正是中華文化自我生命成長之重要方向,自我找回生命意義,在佛家哲學中稱為自度:「因為外力僅是方便法門,非究竟法門。所以究竟法門必須要自度自了。再講個插曲,例如四川的文殊院有副非常好的對子:『見了就作,作了便放下,了了有何不了;慧生於覺,覺生於自在,生生本是無生。』」(9)全面多角度多層次之人生體會,令生命在曲折起落之間,增添了韻律高低之舒暢妙音,高低飄盪之間,看出很多樣化之生命美學,譜出一闕絢麗燦爛美好人生。

  探索生命,學習及體會,甚至形容為感悟,綜合之成果使生命成長,顯示生命之多元化,就是整全之生命。用禮儀表達互相尊重,在他人身上反映出真我之存在價值,對生命與生命之間產生互相關懷,開闊生命與宇宙之關係,可分為四方面,天:人與天地宇宙,傳統「天人合一」之思想最為根本,顯示人與宇宙之和諧關係,是中華文化哲學之重要特點:「金岳霖在比較中西哲學時指出,天人合一是中國哲學『最突出的特點』。他充分意識到這一概念之包羅廣泛和複雜,但他傾向於將之解釋為『人與自然的同一』,而且把它與西方盛行的『征服自然』思想相對照。」(10);人:人與人、以禮表達尊重他人之存在;物:人與自然環境及萬物,人與萬物都是平等之生靈,物物生而平等;我:人與自身之存在意義和價值,內省自求自在逍遙。而現代化之五倫關係也是琱[地存有,又可以作更新之理解,天(大宇宙)、地(自然環境和地球)、長(尊敬長輩、上司、君:領導者)、親(孝親敬祖及宗親長幼)、師(尊師重學,感恩學識之傳授,人生經歷之智慧,尊重歷史和學問)。至於生命向上向好之擴展層次,可以有兩種方向,一種是哲理思辨性質:「真、善、美、德(聖)」,從追尋至真之理、至善之生活、至美之所有事事物物、而達到聖賢之最高德行,成為道德之楷模,即生命最善德美好之展示;另一種則從個人出發,向更廣大層面,尋求通達融匯:「身、心、社、天地(靈)」,由個體生命之協調和諧、心性與生命之內在連繫、生命與社會其他人物之交流暢順、感通天地一切之生靈,此時生命全然地開展,生生之德是互補互助生命之自然美好成長(即傳統天人合德之融通貫匯)。簡單詮釋生命之價值:是價值觀與態度,種族文化之和諧共存,人與禽獸之分別,生命存在之寶貴價值,天、人、地相關並存之特殊生命價值。

  《易經.繫辭下》:「天地之大德曰生。」「天地最大的恩德是廣生萬物」,(11)上古之時,祖先們早已認定生命之可貴,生命存在必須以道德維繫,才能有生生不息,永續生命延綿之人類,將鬼神之說,轉化為成德君子之內在心性。人生之成長有不同階段,傳統中華文化有部份段落之說法,孔子在《論語.為政》說:「吾十有五而志於學,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順,七十而從心所欲,不踰矩。」當中以年齡為分段,有合理性。古今最大之分別,是多數人在正規教育堣妙伅〝啋齱A受高等教育之機會大增,本文以現代生活情況為基礎,配合傳統及生命自然成長之分階段形式,可視為優化傳統生命教育之分段情況,作為現代化之演繹,定立生命成長八個階段:成胎期、成兒期、成年期、成人期、成熟期、成才期、成器期、成德期。由胎兒至成德之路,就是人生大道,切合傳統儒家所推行之「成德之教」,道家修養之「成德之道」,佛家修持之「自覺成德」或「積善成德」,可總括為「相關一體共生同德」。現以中華文化教育方法和理念,套入現代化之生命教育成長階段,令生命有全方位之成長美態,開放採納西方良好之文明和科技成果,使人生多姿多采,分述如下:

(1)成胎期:生命從愛來,感召永延續,哇哇生至有,樂見光明路。成胎是貴珍之子,帶來宗族親戚歡笑喜樂。胎兒在母體內,除營養供給外,也有精神感應之溝通,有聽覺、味覺等之分辨,父母輕輕柔摩母胎,以「愛的教育」開始溝通,除了言語和講故事外,必須用古典優雅之中西音樂,能令胎兒安逸和快樂長大,同時播下善德種子,西漢劉向《列女傳.周室三母》提到胎教:「太任者,文王之母,摯任氏中女也。王季娶為妃。太任之性,端一誠莊,惟德之行。及其有娠,目不視惡色,耳不聽淫聲,口不出敖言,能以胎教。溲於豕牢,而生文王。文王生而明聖,太任教之,以一而識百,卒為周宗。君子謂大任為能胎教。」活動才有存在,音波牽引生命活動,優美聲音之教育,有強大之吸引力,是禮樂教育之開端,由胎兒直至出生初期都合適,然後就是語言,是有意義內涵之良好訊息傳遞。

 

(2)成兒期:眠乾睡又濕,啖啖奶不停,匍匐動手腦,穩步開天地。成為兒童,才是自己之真實兒子,因為以往嬰兒之夭折率很高,小孩能夠站立,開始學習步行,令全家都興高采烈。由出生至七歲或入讀小學前,當中成長經過:

(2.1)三扑:三個月大之嬰孩,身體開始可以大力轉動,有著掙扎和爆發之能量,開始有內在控制能力,令扁圓之身軀扑轉,滾動之形態,就是由點劃出線條。生命可理解為點、線、面、體之聚合成形,最後以生命軀體舞動精彩人生,跳出一個萬花筒姿彩。

(2.2)六坐:六個月左右,嬰兒上身可以平穩坐著,腰脊有力,明白自由活動之可貴,能夠選擇或拋棄手上之物品,開始靈活地運用雙手,食手指可以滿足食慾,身體有一種向上攀登之渴求。聽到聲音,頭部會轉動跟踪,眼睛開始找尋新事物,漸漸有前後左右四方之平面感覺,用面去重叠將成為立體具像思維。

(2.3)浮離(或九扶離):約到九個月,孩童已有足夠力量站立起來,得到長輩之鼓勵和引導,穩步前進,明白前後左右上下之分別,能夠豎立坐標記憶力,對外界資訊有分辨能力,新事物學習最快速,此時孩童也開始無意識隨便奔跑,是力之表現,身心都躍動起來。此時教育善性知識或概念,可以深入內心之記憶腦海,古語所講「三歲定八十」,在三歲左右種下善德記憶。因此古代和現代幼稚園,都用唱遊方式,小朋友從遊戲中學習各種事物和語言,傳統之吟誦,是一種自然語音之高低和聲,吟詩詞使小孩將來應用較多美好語句,誦《弟子規》,令他們有一種禮貌規矩之潛移默化,受重視之原因在於:「很多孩子卻不知道什麼是應有的規矩,孩子了解規矩的渠道就不那麼多,也不那麼便利,社會和家長也未必很在意。」(12)至於《三字經》,亦受到青睞,新加坡政府在1990年出版英譯本《三字經》,獲得聯合國教科文組識選為「兒童道德叢書」,推廣於全世界,受到良好評價。吟誦《百家姓》和《千字文》,使他們增加知識和文字之運用,這時已有千多個字之底蘊。

  純粹生硬死背之方法不可取,必須用吟誦輕鬆唱遊之方式,無須吟誦太多之經典,要視乎孩童之興趣,古老啟蒙經典都是很有效之教育工具,因為大多數是三字句或四、五字句,音韻悠揚,朗朗上口,學習更為愉快更易於記憶,小孩先學經典吟誦之基礎,才學習英語或第二語言。至於學寫字不必太早,先學畫畫,不要令手掌發育時過份生硬,故此可以畫一些甲骨文之圖像文字,既是畫又是字。

  另一方面,直立含藏著父母之道德指令,以至個人之道德挺立,非常重要,也是家長之身教開始,德字就是上直下心」,世界多種語言文字,直字都帶有道德挺立內涵,「道德」和「行道」這些詞語,上文提到,都指人生無形之道路,無形邊界必須自我設定,很多父母忽略這個道德之關鍵時刻,不能在孩童面前講大話,說粗言穢語。這時候孩童自主心理能力已經建立,只接收而沒有分辨能力,故此必須傳遞正面訊息,傳輸純善天真話語,早種善良種子在腦海裡。立體具像形狀建立,微細部份被精密之瞳孔逐漸放大,混濛之心智已漸漸敞開。此時家長應該教導簡單之拱手禮(俗稱請請),使孩童以禮向外接觸他人,作為道德外展之重要第一步。以下一段小作品,供大家交流,《禮化德育》:

禮樂啟蒙,孝忍尊師,正博求真,仁義友恕,道德修身,慈儉齊家,忠廉治國,公信天下,和節養生,覺明逍遙

 

(3)成年期:年事有記憶,生理分男女,志學聖賢書,修文演六藝。成年之學子,青春期賀爾蒙開始在體內產生。志於學,博學見聞而求真,追尋善美。由小學開始,至十四歲左右之初中,約九年光陰,是人生最重要之生命成長和教育學習階段,所以現代禮樂教育之設計,有小學開始學習時之[尊師開筆禮,主題:孝親勤學],有高小之[希聖學賢禮,主題:慈懷濟世],以至初中之[志學慎行禮,主題:博愛明德]。各種禮儀之主題名稱,可以依據不同學校之教學情況,加以改動增加,主脈絡和方向應該一致,至於操作之細微工作,留待下節詳述,本段集中論述對生命教育之配合。

(3.1)[尊師開筆禮,主題:孝親勤學],志於師,在初小時段,以尊師重道為開端,既尊重生命由愛由父母而來,更尊重老師傳授知識學問之耐心,清楚教導學生之肢體行為,以禮儀作為外在規範,以禮敬作為心靈成長之引導,尊重長輩和其他同學,認識倫理之秩序,禮樂配合,使學習有嚴謹之秩序,同時有舒暢快樂之一面,注意小孩之五育(德、智、體、群、美)平均發展,留心朋輩聚集所產生之影響,這正是由群育影響德育,因為德育最重要,放在第一位,父母之身教,老師之學養,朋友之生活習慣,都會直接影響道德心靈之善惡判斷和行為之抉擇,智慧是思維之能力和多元化邏輯思想,知識只是其中一部份,身體健康和運動能耐,要通過嘗試和訓練,才可發掘天才之潛力。

  啟蒙學習《說文解字》,用現代化之〔文字創意〕圖像形式學習中文字詞,創意即是不斷拆解和重組,以現代廣闊知識空間為思索,配合先前學習之經典,有聲音有圖像,容易引發創意和趣味性自學能力,對周圍天然環境增強細緻觀察,誘發好奇心和思考動力,結合古今思維,貫通文字之環境圖畫,身體之圖形活動,思想感通形狀併合,把文字之深層次形、音、義哲理思維空間擴大,全面接近大自然和緊扣心身道德聯想,挖掘象形文字之德育思想,啟發學生之智慧能力,順著傳統意義作邏輯思考,令傳統文化增添創新動能,再開一次奇葩。

  學習用毛筆和筷子,使腦部靈活發展,手指連心腦,健腦增智,令腦部優良地發育,所以必須正確使用筆和筷子。書法藝術不只學會文字,或者線條藝術之發揮,因為毛筆柔軟,要控制書寫,一定要剛柔兼顧,力度中和,才會揮灑自如。現今書法藝術研究有多方面之擴充,例如文字藝術在設計上之變化,會有奇妙效果,因為中文字本身就是一幅美好畫面,另一方面,字為人之衣冠,書法顯示性情,因此,書法可以治療性格偏差,尤其在十四歲前,對兒童學習障礙和心態之調整有所幫助。

  傳統六經(詩、書、禮、樂、易、春秋)(詩:《詩經》、書:經典、禮:《三禮》、樂:經典至今失傳、易:圖畫藝術;數學;天文地理、春秋:歷史,此六種記載於《禮記》)(13)、六藝(禮、樂、射、御[駕駛馬車]、書[包括一切雜項書籍]、數[易])之學習,藉得大家參考,雖然約有九種排列不同之次序,綜合而言,禮排在第一位,佔22%,排在第二位,佔22%,排第三位,佔22%,第四佔22%,第五佔12%。「禮、樂」先後順序則是佔89%,只有一例是「樂」較「禮」先排列,禮樂教育之前後安排,可進一步探討。而易學排在第一位,佔44%,其餘全部則排在第五位,因為易學有三個部份:象、數、理,初步之想法是象和數可以放在第一位,理較深奧,要放在第五位,而春秋之歷史,要多加思辨和批判,放在最後,思路是否如此,另文再加以論述。

(3.2)[希聖學賢禮,主題:慈懷行善],志於賢,在高小階段,因為當代兒童較為早熟,可能開始有青春之疑惑,自我不知方向,做成很多追逐明星之情況,所以用仰慕學習前人,希望成為出色之人才或聖賢做目標,不致在生命未成熟時,已經遍離人生正軌。要引導學生追尋真、善、美,作多方面嘗試,尋找真理之道路過程,由自己去參與和享受這種經歷,就是人生成長之美妙,善惡之判斷必須多角度去思考,多方面用證據去判別(所以建議小學生不學習150年歷史,中學生不學習100年歷史,大專生避免50年內之歷史,因為資料不充足和當政者及當事人仍可能在世,切勿將學生逼進是非對抗之死角,成為政治犧牲品),切勿衝動魯莽,學習美學要多元化,主觀之審美眼光才能散發魅力,必須多樣化配搭,或者從經驗當中領略不同趣味,多角度探索自己之興趣方向,心懷廣闊之學習態度,尤其是多讀歷史名人傳奇,例如岳飛之精忠報國,蔡鍔之智勇相全,亦應該學習查字典(或網上字典),找工具協助,讀百科全書等多元化學習途徑,背靠中華文化,胸懷世界宇宙,探究天文地理之趣味性知識。

  指導兒童在參與活動或比賽時,贏得第一、二、三名次其實並不重要,應該在過程之中多加學習,啟發自己之智慧,找出挫敗之原因,加以改善,克服困難和阻滯,領略成功背後之艱辛,在未來時刻,可以提升個人能力,解決疑難問題,增添創意新思維之元素。就是傳統文化之中,孔子在《論語.里仁》說:「見賢思齊焉,見不賢而內自省也。」打開生命學習之眼界,也是一種敏銳觀察力之培養。

(3.3)志學慎行禮,主題:博愛明德],志於學,此時之初中時段,就是青春期之開始,體內青春性別賀爾蒙開始分泌(氣功生理學稱為後天之開始),生理最為激動地變化,心理產生反叛性之劇烈情緒,行為要超越長輩,不理錯誤或嚴重之後果,建議青少年開始發育,用天然兩性觀念,易學陰陽平衡之自然現象,解答生理問題,舒緩青春期之衝動,使少年輕鬆渡過這次轉變。所以孔子在《論語.季氏》早有提示:「君子有三戒:少之時,血氣未定,戒之在色;及其壯也,血氣方剛,戒之在鬭;及其老也,血氣既衰,戒之在得。」

  生理變化不一定用壓抑之方法,以昇華轉化之辦法加以疏導,也是一種良方。為了不作對抗性之行為,父母和老師,可以用方向性輔導形式,指引青少年裝備成「德才相兼」之君子,其實能夠上大學,做學術研究之比例不多(香港只有18%),令學生找到生命之特殊目標,終生學習,是根本之樂趣,鍥而不捨之精神,可使青年學有所成,成為道德行為之模範,或可稱為「忠」心不二,求「明」達道,堅毅「正」途,誠「信」自力,百「忍」成器,「博」學群藝,尋「真」得智等,用這些正面鼓勵之說話,令志氣大增,使他們奮勇堅毅向前,也可以找一些專科老師學習,或拜在門下,承傳藝能技巧,才藝上便能夠更加透澈,最後以天地為師,用孝回報生命之恩德。《荀子.大略篇第二十七》:「國將興,必貴師而重傅,貴師而重傅則法度存;國將衰,必賤師而輕傅,賤師而輕傅則人有快,人有快則法度壞。」(14)

  師道師緣與生命教育之關係:

  機緣選師∼放下生命,學聖學賢;願行師道∼鍛鍊生命,千錘百鍊;

  承傳師道∼認識生命,時空因緣;眾人為師∼舒泰生命,濟世潤下;

  天地為師∼化育生命,參贊造化;孝親尊師∼回饋生命,同德同心

 

(4)成人期:法定十八歲,自由任選擇,人孝天地間,意志可飛揚。志於身,修身以肩負責任,可承擔大業,他日成就大器。成人期約由十八至三十歲左右,這十二年時間,以往大多數人都要踏足社會工作,但現今社會豐裕,城市化工業化,多數人到二十多歲才工作,部份人要到三十歲左右,才完成博士或專業教育,踏進社會做工,體會現實之人性和名利爭逐。中華文化之思想圍繞著人文之活動,成人過份依附宗教,或因放任而排斥宗教,都是不可取之極端,最重要是如何頂天立地過一生,讓生命活得精彩,既遊走於人間,卻表現著生生不息之天地大道大德,因此冠禮之意義非常重大,《禮記.冠義第四十三》:「凡人所以為人者,禮義也。禮義之始,在於正容體,齊顏色,順辭令。容體正,顏色齊,辭令順,而後禮義備,以正君臣,親父子,和長幼。君臣正,父子親,長幼和,而後禮義立。故冠而後服備,服備而後容體正、顏色齊、辭令順。故曰:冠者禮之始也。」女子成年束髮插簪為笄禮,六朝至唐代有「女冠」禮。現代人以十八歲為成年(或許有輕微差異),多數國家都要求成年人登記領取身份證,同時對成年人作出不可轉移之法律責任,真正獨立面對人生所有問題。

(4.1)志字:士心為志,讀書人用心用意志,應用學識發出志向,濟世為民,個人既然要挺立於天地間,昂首於寰宇當中,參贊化育生生之德,事先必須有準備有思考,所以用「志字」方式是可行之方式,志字之重要方向,是反思生命歷程,反省品德才學,再為未來劃出鴻圖濶道。意志能力自古受到重視,《儀禮.士冠禮第一》:「冠而字之,敬其名也。君父之前稱名,他人則稱字也。」《禮記檀弓上》說:「幼名、冠字。」《左傳桓公六年》記錄春秋時代命名之原則:名有五,有信、有義、有象、有假、有類。」《論語.子罕》子曰:「三軍可奪者,帥也;匹夫不可奪者,志也。」《論語.述而》子曰:「志於道,據於德,依於仁,游於藝。」《孟子》:「志者氣之帥也。」《參同契》:「氣之聽命於志也。」「心君翼翼,能持其志,則奸聲邪色自不得而干之。」青年參與某一時代之轉變,掌握寶貴光陰,張載就是一個好榜樣「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為往聖繼絕學,為萬世開太平」。

  名為堙A字為表,父母宗族之冀望用姓名來延續和表達,字可以是個人之願景對外開展,以至對「名」之進一步表述,表堣@致,正確地指引每個人之成長道路,為自己之人生自立作一個好開端,此後有著明確之人生目標,師友之相助及支援,容易敞開社會之大門,工作順利,生命循序漸進,志字作為人生自立成長之重要指標,而意志往往受環境和活動所激勵,故立志要隆重其事,用典禮方式宣告於父母和親朋之間,意志能夠標立,其他負面之衝擊(例如吸毒或墮落的行為),便被一掃而除。這樣用志字方式,配合〔成人加冠禮〕,加強生命教育之作用,在世界其他各民族之中,沒有相同之做法。

  自我取用「志字」,作為生命教育之座右銘,效發聖賢明心表志,真誠稟告父母,百行孝為先,說明自己未來之願景,反省個人品德修養,自我計劃人生,德才兼備終生學習,志向高昂,追尋人生最高之生命意義。唐君毅《人生之體驗續篇》指出「志」成為「轉移變化此實際之我,超昇擴大此實際之我的力量•••祇有人在其有一真正的志願,以主宰其實際存在時,人才真成為一頂天立地,通貫內外人己的真實人格;亦才成為一能開創文化,成就客觀的社會事業的人格,此之謂真正明體達用的人。」林安梧《中國宗教與意義治療》提到:「如唐(君毅)先生所說,立志是立一種理想,但這所立的理想是直接為自己這個具體的個人所立的,不是抽象普遍的;而且這個所立的理想並不是心靈客觀的對象,而是自己個人心靈乃至人格所要體現,而屬於心靈人格之主體的•••立志是生命的振拔於流俗之上,是生命的普遍涵攝。」由此歸攝有方向有意義追尋之生命:

尊師開筆禮:志於師-尊師孝親,勤習禮樂。(成年期)

希聖學賢禮:志於賢-懷慈悲念,行濟世心。

志學慎行禮:志於學-修文學武,慎辨善惡。

成人期:志於身-修身立志,齊家治國。

成人加冠禮:志於德-德才兼備,成人擔任。

夫子授教禮:志於道-廣濟眾生,博愛萬物。(成熟期)

成才期:志於業-善業德業,潛能創新。

成器自號期:志於中-中和行道,允執一德。

成德期:志於天-樂天寧靜,叡智致遠。

(4.2)〔成人加冠禮,主題:責任承擔〕:志於德,是反思生命成長道路,對自己之學習志趣和人生里程作一個總結,決定人生未來去向,不卑不亢地遊走於生命之中,一步一步超越個人高峰,不受歪邪名利引誘,負起人生基本之責任,承擔一切行動抉擇之後果,作最好準備,作最壞打算,不怕任何衝擊和矛盾之挑釁,以高超之智慧消解溶和所有困難問題。一個年青人如果只懂得推卸責任,就不能自立成熟,能夠有多餘力量,義務地貢獻社會國家,承擔公民責任,應是人人同等之祈望,一個人不可只想著自己之權利,向社會要求各種福利,推搪責任,卻沒有付出丁點義務。

  成人之自主自立,必須從內心深處,自我喚醒心靈力量,自行把持一切行為活動,方法並不困難:「心靈和軀體就像一台機器,“你”通過他們來發揮自己的作用。“你”是主人,你的身體是“你”的僕人,是“你”表達的工具。就是這樣。」(15)自己作為身體之統帥,必須有最佳之裝備,美國一本勵志書,談到人才之培養,說得很清楚:「機會給有準備的人」(16)。一個青年人明白前路,計劃將來,有準備有德才,磨煉自己成為領袖,是現代人才競爭之基本要求。

 

(5)成熟期:工作與行動,後果當自負,家國責任重,義務更承擔。成熟之君子,能夠自我解決問題,個體獨立地挺立。志於道,三十而立,即立志於道(天地之和諧正軌),胸懷社稷國家,眼光宏遠,壯志凌霄。約從三十至四十五歲,此時在社會之成人教育工作,已超出學校範圍,故本文從此時期開始,盡量簡單闡述。[夫子授敎禮,主題:學道濟眾],此禮意義在於身學習,找一些特別之老師,或學習一些文藝百科,為閒情為愛好,研習上古文化,甚至《詩經》或竹簡等等,舒緩工作壓力,也可日後好好逍遙。經過現實工作之鍛鍊,熟練地處事和與人交往,總結個人初步工作經歷,反省工作能力及志趣,或可轉換其他職業,真正為未來之人生立下遠大目標,堅毅不拔地為理想奮鬥,突破科技研究,效發聖賢濟世救民,亦可成為社工輔導各階層人士。電腦虛擬世界搶奪了人們之時間,真正成熟,是能夠為自己解決人生問題,有個人之抉擇,可能要到三十歲以後,或者三十多歲結婚後才為未來著想,為人生藍圖設立較長遠之目標。

  堅守正義,是一位普通君子之最低要求,堅固之道德事業,沒有報酬,只是人性自我光輝之痕跡,「雖千萬人,吾往矣」之豪情也難得,具備智、仁、勇,才可以直立不屈,又不會偏離社會成為激烈之反對派,過份激動會傷害了自己之冷靜,稔熟之智慧才是立德立業之根本,受到衝擊,要懂得迴避而靜養時機。現時以二十五歲至三十五歲為結婚年齡,婚禮受到重視,即是性教育成功之第一步,亦由此尊重家庭之組織,奠定和諧社會之基本元素,兩性相生和合,人類生生不息。所以莊嚴之嫁聘典禮,就是一個教化場地。

  四十歲開始,心中觀想著一朵蓮花或蘭花,可令人專一,專一反而使智慧躍進,雜念不再干擾,集中正能量向上。中華文化以芝蘭及蓮花之馨香馥郁,展示君子受人愛戴,蓮花更是出污泥而不染,中通外直,智慧寬廣,道德至誠,都是一種正面向上之智慧追尋。生命與生命之間可以產生多種功能:

  生命影響生命:教育-傳導,受業,解惑。

  生命燃點生命:轉化-轉念,修善,行德。

  生命照亮生命:感召-仰慕,追隨,薪傳。

  生命指引生命:楷模-誠持,體道,逍遙。

 

(6)成才期:英才真學識,技藝摘花魁,善惡能明辨,和諧解紛懮。成才之俊彥,才藝上有成就,或者著書立說,受人敬重。志於業,事業,功業,德業,隨順而行,發揮潛能而創新。由四十五歲至六十歲,五十歲而「知天命」,透徹明白人生之機緣際遇,有得有失,了解人性之善惡取捨,作為才俊傑出之成就,珍惜已經擁有之一切,成才不易,父母親人之支援少不了,親情與精神之安慰比物質更重要,哲學家提醒人們:「意識與內心慾望的抗爭無法分開」(17),取財必由正途,生命之崇高精神價值,才是長遠之人生伴侶,「立德、立功、立言」是一種無形之永恆楷模。此時重讀《淮南子》及《道德經》(或《德道經》(18))哲理,為一些艱澀之問題找尋輔助智慧,終生學習煥發精神躍動,健康得以保持高水平。《淮南子.人間訓》:「清淨恬愉,人之性也;儀表規矩,事之制也。知人之性,其自養不勃;知事之制,其舉錯不惑。發一端,散無竟,周八極,總一管,謂之心。見本而知末,觀指而睹歸,執一而應萬,握要而治詳,謂之術。」(19)保持心境清淨之基本修養,掌握原則隨緣而行,便是智者。體會自我性格和行為,天道酬勤,誠信和堅毅之力量,總會得到回報,「我命在我不由天」。顏回說過:「朝聞道,夕死可矣。」天命之大道真理貫通成大智慧,能通澈明白,此生足矣。成才就是巧妙地運用自我有限之智慧,有所表現或確立,造福人類,攀上生命高峰。

  人生到了六十,套用中華文化之藝術人生,可多讀詩辭,抒發情感,明悟得失成敗之偶然和必然,得,可以潤滑一下,不至於驕狂高傲,失,不至於頽廢自殘,即情緒自調。曹操一世梟雄,留下二十多首好詩,此藝術成就,或可補足他不能稱王之遺憾。蘇東坡是北宋文學家之中,能夠通達詩、詞、文等不同領域,成為巨匠,他賦詩有如散文,縱橫寬闊氣勢,帶有流淌暢行之美韻,豪情奔放,自成一種志與氣活潑之順行體裁,蘊涵著他內心之博厚真摯精神。

 

(7)成器期:文韜兼武略,智仁勇博大,創意道器合,無私濟社群。成器之誠者,社會上有大貢獻,利益群眾,或者有特殊之創造。志於中,天行健,君子以自強不息,大德不德,大人者與天地合其德。六十至七十歲,已到「耳順」之年,中和恰當,合於天地,中庸誠明,不再胡亂對抗批判,「窮則獨善其身,達則兼善天下」,不管別人威迫利誘,置若不聽,貪腐得失之心已經停頓,退休後可以透看生命之棋局,將寶貴經驗與年青人分享,提點接受教益之青年朋友,重溫《易經.繫辭》之智慧:「法象莫大乎天地,變通莫大乎四時,縣象著明莫大乎日月,崇高莫大乎富貴;備物致用,立成器以為天下利,莫大乎聖人。」和合時勢,調整氣度,遏止年老之貪婪心態。[成器自號禮,主題:執中逍遙],為自己選一個「字號」,好好作為座右銘,將自己作為泥土,造一個盛水之杓,送上清水給過路口渴之年青人,作一位晚晴義工,又稱「樂齡」義工,或者平穩地渡過美麗晚年,享受快樂年齡,不計多寡,保持活力,多作貢獻,行大德不言之教。

  意義治療學是西方開啟之新生科目,宋明理學之「心即理」,指出義理意志在心,心境取向和選擇若果依循某一生命意義,性格發展就會在此等範圍內,雖然出生是機緣巧合,但生命受到意義指南針之導向,不會差錯,中華文化之終極意義,是性命雙修天人合一,是身、心、靈無限宇宙大境界,這就是天地之大器,作為大器,就有包容別人鄙視和惡毒言詞之容忍量,這些負面能量,都會被生命意義正能量所熔化。近代人蕭昌明(1895 – 1943年)創立廿字哲學:「忠恕廉明德正義信忍公博孝仁慈覺節儉真禮和」,作為正面《人生指南》(20)(筆者由此開展正面之「人生意義指南學」課程,將在大專院校及作公開講授,稍後另文論述)。另一個角度理解廿字哲學,是一種道德之內修,並非宗教戒條,可以是精神內化之最高境界。蕭昌明並提出「他性見而己性得,他性己性,同證相性」,一個人之德性彰顯,就是在其行為當中對他人之感染力,而且人人有此相同之德性感應,並不是求外在之量化高低標準或名利之多寡。廿字採納各家學說之精粹,是一種開闊之大器,有容納百川之氣度,作為中華文化之未來發展,融合中西文化是一個必然之朝向,如何在多方面令全人類文化共融,教育工作成為引領之尖子,必須抱著平等溝通之中庸和合方法,為下一代創開新路。

 

(8)成德期:德行配天地,懿範流馨香,道樹楷模榜,賢士樂逍遙。成德之賢者,具有強大之感染力,其行為春風化雨,突破困難,使後人仰慕和學習。志於天,逍遙無待,仁者與天地萬物同一體。七十歲以上逍遙自在,遠離塵囂之寰宇,不計較生命痕跡,歡欣喜樂,內心向外潺潺地流出慈悲善心,養靜致遠,細味《莊子》,超然物外,通天地一炁逍遙而已。音樂妙韻,縷縷輕湮,化作無為太虛妙境,疏通阻礙個人之遐思。

  中華文化將生命寄託於藝術,不比較成敗得失,使人安心立命愉悅,令他人幸福快慰,放寬視角和思想空間,殘而不廢之傳奇令人咄咄稱讚,天文學家「霍金」是代表之一,禪宗求道熱情,心放禪境,道家尋師訪道,安心於穹蒼飄渺,立命於濟世郎中,儒者中庸至誠,安心於良知仁義。琴、棋、書、畫,坦呈大自然之優雅逸樂,博物館有千年瑰寶,敦煌飛仙使人目不睱給,更添一番樂趣,令你嫣然一笑。

  快樂與音樂同一個字,是音樂使人快樂,使人翩翩起舞,中華文化之大道哲理,寬厚微妙,或許不易感悟,一首美妙之樂章曲韻,實在可以陶冶性情,大自然聲響之音樂大道,把以往之掩飾消解,返回天真之涵養,蔡邕在《琴操》說:「昔伏羲氏之作琴,所以御邪僻,防心淫,以修身理性,反其天真也。」音樂修身,是孔子推行之禮樂教化,在《禮記.經解》他指出:「廣博易良而不奢,則深於樂者也。」以愉悅之心修養身心,展露德善平和之行為,是音樂教化之結果,有君子成德之爾雅。回顧生命教育,由音樂伴隨胎兒開始,以天籟之音回歸天地,期間善用禮樂之特殊性配搭,為生命譜出一闕妙曲,正是中華文化生命教育之特式。

 

(三)禮樂教化之平衡發展

  本文無法將所有教育理念一一詳盡說明,只提出用中華文化之禮樂精神,套入現代人眼中之生命教育歷程,主要範圍在學校教育之內。其實[成人加冠禮]或其他三種禮儀或更多更廣泛之各種禮儀,都可在社區推廣,成為社會進行推動禮貌活動之長遠工作,引導文明社會之和諧秩序,剛剛進入社會之青年人,在此混亂之社會環境,用[成人加冠禮]及[志字]之活動方式,協助他們重拾生命意義之目標,令人生正面推動力大大加強。以中華文化作為生命教育之主軸,可以整全地開顯數千年文化精粹,更有人生多元化匯聚之特式,令青少年之成長建基於道德,經歷文化禮樂之感悟與體驗,開闊視野胸襟,用君子成德作為榜樣志向,努力奮鬭人生,發揮潛能,產生個別生命之特殊色彩。

  群體禮儀之演示,可展現人們之信心和力量,各司其職互相配合,感受自己與眾人一同活著,彼此以活(存在)相互印證,互相支持人生道路(當中包含學生之學習道路),各人活得真實、安穩、更精彩、更豐盛之生命。應用肢體語言藝術,以禮儀行動達到互相尊重,體證和諧相處,領會禮樂教育之道德感染力。禮之價值:「由於禮具有呈現天地之理序、突顯人禽區別、注重實地踐行與講求和諧平衡之內涵特質,而人又不可避免地必須在天地間群居而生,所以亦必須依循一定的倫常理序始可發展,因此顯而易見的,彰顯人類特質的『禮』,其目的即在於實現人世間的普遍倫理。」(21)

  禮儀秩序是社會活動之基礎,管子首先提出禮、義、廉、恥四大支柱,《管子.牧民》:「國有四維,一維絕則傾,二維絕則危,三維絕則覆,四維絕則滅。傾可正也,危可安也,覆可起也,滅不可復錯也。何謂四維?一曰禮、二曰義、三曰廉、四曰恥。禮不踰節,義不自進。廉不蔽惡,恥不從枉。」周敦頤在《通書.禮樂》之禮樂平衡思想,與陰陽之理相通:「禮,理也。樂,和也。陰陽理而後和,君君、臣臣、父父、子子、兄兄、弟弟、夫夫、婦婦。萬物各得其理然後和,故禮先而樂後。」(22)傅佩榮在《國學的天空》解釋:「能夠自己做主去實踐禮的要求,就是人生正途。...如此一來,就不必擔心“慾望是善是惡”的問題,卻把焦點轉向人的主體自覺,轉向人的主動性與負責性。」禮之標準無須定得太高,互相尊重,合宜即可,順應社會環境,不能固步自封,真誠主動實踐,便是真君子成德之大道。其他生命禮儀,可作為教育之參考:

師禮:生命教育之尊師勤學∼師徒 。

冠禮:生命教育之責任承擔∼自志 。

婚禮:生命教育之相生教化∼兩性 (兩性教育)。

生禮:生命教育之孝親育賢∼延續 。

喪禮:生命教育之祖德家風∼立德。

 

  整體操作方面,禮序根據《易經》一劃開天,兩成陰陽之原理,左乾右坤排列次序,依據東、南、西、北四象禮台方位原則,演繹易道之象、數、理循環行儀,參考儒、釋、道三家之禮儀,簡單概括,作為教育學生之用,不含個別宗教色彩或神仙崇拜,因時因地制宜,接納及開放任何調整建議。《大戴禮記》就沿用易學內之洛書原理,解釋帝王之坐位和辦公坐向,現代易學家解述:「明堂制來源於洛書才是合理的。」(23)宋代蘇洵《易論》談及:「聖人之道,得《禮》而信,得《易》而尊,信之而不可廢,尊之而不敢廢。故聖人之道所以不廢者,《禮》為之明而《易》為之幽也。」(24)

  肢體表現優雅禮儀之方式,祈望達到文質彬彬,採用一些古式詩辭,藉此感受一下古人「詩言志」之傳統,詩樂之和諧教化。《尚書.虞書》云:「帝曰:『夔,命汝典樂,教冑子。直而溫,寬而栗,剛而無虐,簡而無傲。詩言志,歌永言,聲依永,律和聲;八音克諧,無相奪倫,神人以和毛詩序:「詩者,志之所之也。在心為志,發言為聲,情動於中而形於言,言之不足,故嗟嘆之;嗟嘆之不足,故詠歌之;詠歌之不足,手之舞之,足之蹈之。」《論語.泰伯》:「興於詩,立於禮,成於樂」。朱自清在《詩言志辨》曾說「獻詩陳志」、「賦詩言志」、「教詩明志」、「作詩言志。」

  禮儀採用古式之宋代「拱手禮」(手臂弧形度較唐代以前小),分男左女右在前叠手,是生命教育之開始,認識男女有別,互相尊重,明白生命要互相配合,用禮儀來互相保護,以免陷於混亂。行禮之動作要謙虛禮讓,內心充滿自信,與人平等交往,成為頂天立地之真君子讀書人。禮儀研究學者,對禮儀容貌之詮釋:「有恭敬之心,必須要透過肢體動作或言語態度,方能表達出來,因此手之禮容,為重要之表達方式,拱即為手禮容之一。拱之禮容,為:『收歛二手,合抱而重疊之,沓於胸前,狀如抱鼓,上與肩齊。』」(25)

  禮儀之經歷,就是每一個人之人生轉捩點,增強學生們之向上動力,導引他們向前走正路,嘉賓雖然不認識他們,但同樣關懷他們之生命成長,讓愛心全面散發。學生必須多方面參與,有共同進退,共赴人生里程,共渡難關之大量支持者,為他們打氣,不致令他們迷失或迷惘。司儀、司禮生、接待員等工作,多由學生協助,使部份低年級同學,產生渴求成長為讀書人之願望。

  鐘鼓之使用,有暮鼓晨鐘之振奮作用,形成簡單而莊嚴之氛圍,令參加學生明白整齊秩序之重要,同時抒發學生之優美感情,因為人性不能過份緊縛而唯禮侍從,要有活潑之一面。次數用九次,是因為《周易》用九數代表天地之最高最大(王帝稱為九五之尊),單數為陽為天,象徵最高之智慧,雙數為陰為地,象徵生生不息之開始,而數學上先有一再有二,是陽陰之次序,不是說陰柔之地位較低,陰陽是平衡均等。用三次之數,代表天、人、地三才(同時代表三維空間,以及三生萬物之哲理),也是易學之重要基礎學理。《易經.繫辭》:「易之為書也,廣大悉備,有天道焉,有人道焉,有地道焉。」《禮記.樂記》:「故禮以道其志,樂以和其聲,政以一其行,刑以防其奸。」音樂本身都要有和諧之曲調,樂曲確實可以調節性情,甚至達到治療之功能,最重要是恰當地為環境創造氣氛:「人的愉悅情感往往是在現實的各種活動中得到實現的,樂作為承載這種愉悅之情的方式,也是與各種活動相伴的。」(26),用音樂導引人們快樂之情緒,配合禮儀之輕鬆進行,正是體證動靜相濟之生命教育目標。

  鐘鼓之舒暢愉悅氣氛,緩慢步行,加上拱手禮對雙手和上身有鼓動之要求,便產生心念專注之良好效果,身體與心智關聯而提升身心功能智慧,約翰.米勒博士John P. Miller在著作《生命教育-全人課程理論與實務》提到他所研究之情況:「當我們專注在走路,我們覺察到自己的身體動作,呼吸的空氣和我們周遭的環境。因為專注,我們和身體發展了一個連結。透過實踐,覺察變得很自然且容易。專注使一個人幾乎很快察覺到身體的緊張,個人可以放鬆受影響的部位,使身體不受緊張的影響。」放鬆身心,可以提高學習能力,一個古裝話劇式之禮儀,用心學習之青少年,必定能夠在過程中深深體會,智慧增加,修養道德之能力提昇。

  以下簡單介紹當中獨特之操作運用特式:

(1)   初小:尊師開筆禮∼主題@孝親勤學

  《禮記.祭義》:「眾之本教曰孝,其行曰養。養,可能也,敬為難;敬,可能也,安為難;安,可能也,卒為難。父母既沒,慎行其身,不遺父母惡名,可謂能終矣。仁者,仁此者也;禮者,履此者也;義者,宜此者也;信者,信此者也;強者,強此者也。」(27)藉著孝與教有一體兩用之妙處,隱含周公制禮作樂之和諧功能,想到孝是生命之開始,故有「百行孝為先」之德育,禮儀由尊重老師和道德為啟動,不失中國是「禮儀之邦」之美譽。教育從小開始,由家庭和學校同時開始,這是千載不變之定律。典禮中送贈毛筆予學生作紀念,事前綵排時,提醒他們必須雙手領接,說一聲「多謝」,以後用雙手接受物件,不能隨意拿別人之東西,尊重他人,也尊重他人一切之財物,不可起貪念。

  學生集體朗誦:啟蒙勤學,尊師重道》         芙蓉散人

提攜撫養孝雙親。開學啟蒙遵舊典。師道煌煌昭日月。道傳業授疑惑辨。

達德有三智仁勇。同儕砥礪還相勉。志懷高遠躋聖域。才德兼備方貴顯。

  整體性之小學或中學課程配套,作為輔助性教學之用,可由校長依校本情況而進行,這裡簡單造一個範例:

 

禮儀

主題

立定志向

活動教學

小一

尊師開筆禮

孝親勤學

志於師

尊師孝親,勤習禮樂

學習書法

吟誦《弟子規》

小二

<崇文節>

取象學文

 

畫圖畫學文詞

圖象《三字經》

小三

<團圓節>

詩情畫意

 

探遊古蹟

唐詩宋詞

小四

<賞花節>

百花吐艷

 

遊濕地公園

《愛蓮說》

小五

希聖學賢禮

慈懷濟世

志於賢

懷慈悲念,行濟世心

探訪老人院,刻印圖章

《千字文》

小六

<傳燈禮>

學而時習

 

談道論德成君子

《論語》

<>後續節禮,依校本計劃和配合課程,可作任何變動或更改。

 

(2)   高小:希聖學賢禮∼主題@慈懷濟世

  《孟子.滕文公下》孟子曰:「得志與民由之,不得志獨行其道。富貴不能淫,貧賤不能移,威武不能屈。此之謂大丈夫。」《孟子.告子下》孟子曰﹕「故天將降大任於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餓其體膚,空乏其身,行拂亂其所為,所以動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必須學習聖賢堅守道德之意志,困難之時刻,仍然不失大志,才能有成就聖賢之一日。「“賢”有三種:第一種非常有能力,叫賢能;第二種非常有德行,叫賢良;第三種非常聰明,叫賢明。你只要看到別人賢能、賢良、賢明,有傑出的地方,就要想到向他學習,努力像他一樣。」(28)

  志於聖賢,要抵消學生被傳媒誤導之追星夢,學聖賢之濟世利民,把志向放於遠處,他曰或成或不成,如果沒有志願,只有星夢名利之心,最終必然成為物化之慾奴。典禮前,要學生找尋一至三位聖賢,作為學習榜樣,或可用作文形式表達,或可用「講故事學文化」之比賽形式,讓小學生自行找資料,自己用言語表達對聖賢之仰慕。

希聖學賢謝恩》   芙蓉散人

   奮發圖強,勤詩詞,謙謙君子。觀穹蒼,仰聖慕賢,胸懷壯志。四書經典習有常,五車簡策任暢舒。莫等閒白了少年頭,空無墨。

  大中華,美傳統,蓮花行,同德善。濟寰宇,踏破東西九洲!禮義六藝晨昏習,文韜武略定遠志。效賢良貫匯古與今,謝親師。

 

(3)   初中:志學慎行禮∼主題@博愛明德

  《荀子.禮論》:「禮起於何也?曰:人生而有欲,欲而不得,則不能無求。求而無度量分界,則不能不爭;爭則亂,亂則窮。先王惡其亂也,故制禮義以分之,以養人之欲,給人之求。使欲必不窮於物,物必不屈於欲。兩者相持而長,是禮之所起也」「禮有三本:天地者,生之本也;先祖者,類之本也;君師者,治之本也。無天地,惡生?無先祖,惡出?無君師,惡治?三者偏亡,焉無安人。故禮、上事天,下事地,尊先祖,而隆君師。是禮之三本也(29)《荀子.大略》:「夫行也者,行禮之謂也。禮也者,貴者敬焉,老者孝焉,長者弟焉,幼者慈焉,賤者惠焉。...禮以順人心為本,故亡於禮經而順人心者皆禮也。」

  孔子十五歲立志於學習,就是在青春期反叛心態穩定後,收拾心情去學習,而且必須阻擋學生最易誤入歧途之關鍵時刻,提示他們錯誤行徑會影響身體和一生(例如吸毒)。典禮前要求學生選擇心儀之科目,一至三科為點目標,由此增強學習之能力和情緒。

志學慎行禮願景章    主題:博愛明德

  本人 000 叩謝父母養育大恩,幸得師長教導,從今開始,擇善慎行,志學為己為人,將為國家生民所用,此願。

 

(4)   高中及大專:成人加冠禮∼主題@責任與承擔

  學者研究周公制禮作樂,清楚指出:「禮、樂雖限於貴族階級,但決非一種無聊的粉飾;它是一種廣義的教育,精神的陶冶。行禮作樂的時候,要你全人格真實表現,要你一種內心的虔誠。...專從功利上講,政治、法律是一種強制的力量,是從利害上克服人身。禮、樂是一種自然的感化,是從精神上勸服人心。...也就是說,法律只消極地干涉到物質生活。富於精神生活的人應當有一種陶冶,在精神上變化他整個人格。他不只是守規矩,而且能積極地創制。」(30)

  上文在這個段落已經表述了志字之重要配搭,每次校長朗讀之禮文,典禮後會詢問在場之青年學子,誰在今天生日,便將禮文送給他,作為最重要之生日禮物,令他好好謹記,這個人生特殊之轉折點,加強自身成熟之內化能力。

  禮文範例:成人加冠禮 禮文表

   

天運00年0月0日之良辰,公元二零一一年0月0日,茲由濟川文化研究會主辦,00中學舉辦,於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00路0號,為舉行成人加冠禮事,竭誠至敬,謹正禱告,

天地暨家長校友親朋等,蓋禮以冠為首,此人之為人者,勤禮致敬,可以容體正而和長幼,

聖人以禮樂詩書教化生民,導之以仁善,今莘莘士子,知其責任與承擔,當為己、為家、為社會負其行動之責,既勇且智,行於正道,明明德以親民,即仁義君子也,以此締建和諧社會,則可成幸福樂土,值此冠禮盛典,爰撰聯相礪,曰:

 上德不德,無為而無不為,君子禮讓成大器;

 水善若善,有仁亦有智勇,點滴潤下濟群生。

  至希學子,善為嘉勉。謹

聞。(31)

 

(四)中國特式文化之今用

  培養青少年成為有德之君子,作為下一代之德才兼備俊彥,用禮樂作為生命教育,產生正面人生觀和指南針之作用,一正掃百邪,令青少年心性提升,加強抵抗負面誘惑之衝擊,配合中華文化之各種特殊優秀教材和哲理,在現代社會是可行之系統課程。

  中國文化之禮樂特式,可作古為今用,猶如明珠出土,切合德育教學和國民教育,以至公民教育之相關內涵,令青少年學生身心受益,德才文武兼備,更有自身內心之修養品德,而且可以靈活變通,合乎多元文化之現代社會情況,既和諧又協調中庸之道,在吸收外來文化之同時,挖掘中華文化之精粹,便是文化生命(32)之前進與發展,就是生命教育之良好例證。以下既是本文之小結,又可作為對教育界和社會之建議,希望共同為下一代人生命教育添上中華文化之絢麗光輝。

(1)除了在學校內舉行,也可作公開性之青少年德育工作,採用大型中式道德禮儀教育方法,擴大對社會之影響力,而不流於形式。

(2)用簡單之中式傳統禮儀,配合中樂,學生身穿樸素禮服和應用拱手禮,作為謙謙讀書人,重伸禮樂教育之感化力量,以身心行為藝術提高道德水平。

(3)典禮在一小時左右完成,學子魚雁序列,體證和諧之公眾活動,學生家長儘可能同時出席,為子女之生命成長作見證和鼓勵,加強感性親情氛圍,不流於沉悶和古板。

(4)強化文化訊息之傳遞,典禮前必須舉辦文化講座和綵排,令學生明白古為今用,禮儀就是良好之暢順秩序,簡化禮儀之繁瑣,活化傳統文化之有趣實用性。

(5)不含個別宗教色彩,純粹推動禮樂教育之道德工作,學校可以自行加添特色或原有宗教禮儀,亦不影響整體效益,目標是個人及社群均會受益。

(6)邀請高等學府有關學科研究之教授為顧問,對是項計劃作全面深入研究和探討,長期跟進學生和家長之反應及效果,進一步延續和加強中華文化在道德人生之感染力,使生命教育不斷向上成就真君子之人生,達致成德之精神境界。

  吸納西方學術(33),古禮今用,優化教育為宗旨,以中華文化為基礎,振興民族之現代文化,增強道德精神修養,融合成整全性之思想方向,賦予新一代中國人全新之生命教育觀,特此祈盼。

 

中庸和諧 生生之大德,

華夏禮樂 命行之天道,

文韜武略 教學之六藝,

化才修善 育贊之成器。

 


 

註釋:

(1)趙国鼎@編著《黃帝甲子紀年錄》,第1頁<目錄>,[本文之紀年,將以此書為據,以便有一致性之計算],河南人民出版社,20039月第1版第1次印刷,ISBN 7-215-05290-7

(2)陳鼓應註譯《黃帝四經今注今譯》,<君正>第三:「一年從其俗,二年用其德,三年而民有得。四年而發號令,五年而以刑正,六年而民畏敬,七年而可以征。」第53頁,商務印書館出版,20076月第1版第1次印刷,ISBN 7-100-05007-3

(3)林安梧《中國宗教與意義治療》,<第二章:論儒家的宗教神及其成聖之道>第31頁,明文書局出版,1996年初版,ISBN 957-9364-11-7

(4)陳來《古代思想文化的世界》,<第九章:德行>第325頁,三聯書店出版,20094月第1版,ISBN 978-7-108-03071-9

(5)龔鵬程《儒學新思》,<九:世俗化的儒家>第185頁,北京大學出版社,20091月第1版,ISBN 978-7-301-14839-6

(6) 圖形來自網站: http://www.internationalscientific.org/CharacterEtymology

(7)趙世民《漢字:中國文化的基因(一)》,第37頁,廣西人民出版社,20039月第1版,ISBN 7-219-04857-2

(8)詹姆斯.雷切尓斯Stuart Rachels《道德的理由》(5),<第一章:什麼是道德>第14頁,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20091月第1版,ISBN 978-7-300-09954-5

(9)南懷瑾《維摩詰的花雨滿天》,<開場白>第4頁,東方出版社,20108月第112月第4次印刷,ISBN 978-7-5060-3973-4

(10)余英時《人文與理性的中國》,<1.天人之際>第2頁,聯經出版,20086月初版,ISBN 978-957-08-3289-1

(11)馬琝g《周易正宗》,第四章《易傳》第525頁,華夏出版社,20074月第1版,ISBN 978-7-5080-4216-9

(12)錢文忠《錢文忠解讀<弟子規>》,前言第II頁,中國青年出版社,20108月第1版第2次印刷,ISBN 978-7-5006-9454-0

(13)李零《簡帛古書與學術源流》修訂本,<第七講*簡帛古書導讀一:六藝頪>第272頁,三聯書店,20081月第2版第2次印刷,ISBN 978-7-108-02717-7

(14)耿芸@標點《荀子》上古版中華名著袖珍本,第486頁,上海古籍出版社,200112月第1版第1次印刷,ISBN 7-5325-3069-8

(15)【美】約翰.麥克唐納《生命的活法》,<第九章:生命本質>第65頁,中國長安出版社,20109月第1版第1次印刷,ISBN 978-7-5107-0229-7

(16)【美】彼得.凱恩(Peter Kyne)《全力以赴的人》,<第III章>第33頁,中國青年出版社,20113月第1版第1次印刷,ISBN 978-7-506-9791-6

(17)【奧】埃尔溫.薛定諤《生命是什麼》,<第一章:意識的物質基礎>第99頁,湖南科學技術出版社,20059月第1版第2次印刷,ISBN 7-5357-3722-6

(18)熊春錦《老子德道經》,以德經為首重新編篡,用氣功修煉為主軸,中央編譯出版社,200610月第1版第1次印刷,ISBN 7-80211-322-9

(19)楊堅@點校《呂氏春秋.淮南子》,<卷十八:人間訓>第393頁,岳麓書社出版,200611月第2版第1次印刷,ISBN 7-80520-145-5

(20)潘樹仁《歷海笙歌》,第153頁提到蕭大宗師在1926年創立廿字哲學,其後將廿字闡釋成書為《人生指南》,博學出版社,200712月第1版第1次印刷,ISBN 978-988-99812-4-2

(21)林素英《禮學思想與應用》,<肆、禮與普遍倫理的關係>第136頁,萬卷樓圖書股份出版,20039月初版,ISBN 957-739-454

(22)張立文《宋明理學研究》,<第二章:濂溪學>第153頁,人民出版社,200211月第1版第1次印刷,ISBN 7-01-003547-4

(23)馬琝g《周易正宗》,<第一章:《周易》源流>第9頁,華夏出版社,20074月第18月第1次印刷,ISBN 978-7-5080-4216-9

(24)王琳@編選《蘇洵.蘇轍集》,<蘇洵文選.易論>第85頁,鳳凰出版傳媒集團出版,200710月第1版第1次印刷,ISBN 978-7-80729-116-9

(25)邱衍文《中國上古禮制考辨》,<第六章:禮容考辨>第一七六頁,文津出版社,19924月增訂版,ISBN 957-668-032-8

(26)熊申英《樂以和同:東周以前的樂思想研究》,<3.3樂者,所以導樂也:西周禮制下的節樂>第65頁,江西人民出版社,20105月第1版第1次出版,ISBN 978-7-210-04484-0

(27)胡平生@譯註《禮記.孝經》,第一七一頁,中華書局出版,200712月第1版,20096月第4次印刷,ISBN 978-7-101-05951-9

(28)傅佩榮《國學的天空》,<第二部:孟子的向善>第154頁,陝西師範大學出版社,20105月第2版第7次印刷,ISBN 978-7-5613-4552-8

(29)【唐】楊倞註《荀子》,東方朔@導讀,第218-220頁,上海世紀出版集團出版,20108月第1版第1次印刷,ISBN 978-7-5325-5482-9

(30)錢穆《黃帝》,<第三章:周公的故事>第129頁,三聯書店出版,20059月第1版第4次印刷,ISBN 7-108-02067-X

(31)禮文由校長朗讀,其職稱為「大司禮」,為典禮安排之負責人,作為全體學生之領導者,誠意敬請嘉賓光臨,教誨學子。

(32)自古「文以載道」是文字及文化之功能,文化內容沒有道德,不能維持天道、地道、人道之均衡發展,最終無道而終結,等同失去生命力,而其中之人類,也必然同時受滅族之禍,故稱文化生命。

(33)全盤西化或抗拒西方學術,這兩個極端都不應該存在,吸納對全人類有益之文化哲理,才是未來普世價值之重點。

 

回 現 代 人 文 首 頁  回 2 0 1 4 年 2 月 號 首 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