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人文哲學會網頁 http://www.hkshp.org

 

佛教的苦受觀

皕間]博士)[1]《世界弘明哲學季刊》編委會主席


  【提要】 本文著重探討佛教對痛苦的基本觀念,旨在從佛法的角度揭示痛苦的各種表現和本質特徵。爲此,本文主要以佛教所說的三苦爲線索展開論述,並在論述過程中將三苦與佛教所說的八苦結合在一起,從而爲順理成章地揭示苦的本質特徵作了理論的鋪墊。在此基礎上,作者對佛教的痛苦觀進行了總結,認爲:「不論是苦苦、壞苦還是行苦,都始終體現著一種力量,一種衆生所不願接受卻又不得不接受的力量。這種力量,可能是來自於客觀世界,也可能是來自於主體感受,當然,也有可能是來自于其他的衆生。不管來自何處,也不管它的表現是表面的還是深層次的,這種力量都始終具有一個明顯的特徵──逼迫性。」

  【關鍵字】 佛教 痛苦 三苦 八苦 苦苦 壞苦 行苦 逼迫性

  一說到苦,人們就不免要想起種種天災人禍所帶來的痛苦。比如,第二次世界大戰中,數百萬猶太人慘死於納粹集中營,無數無辜的平民百姓遭受了戰火的浩劫,數不清的人類財富和文明被毀於一旦……失去親人的痛苦,喪失自由的酸楚,終生殘疾的無奈,一無所有的困頓,無所適從的迷惘,等等,這一系列的陰影就像魔鬼一樣伴隨和籠罩了世人半個多世紀,至今仍舊是拂之不去。唐代大詩人李白的《關山月》是描寫戰爭生活的詩歌,詩中所說的「明月出天山,蒼茫雲海間。長風幾萬里,吹度玉門關。漢下白登道,胡窺青海灣。由來征戰地,不見有人還。戍客望邊色,思歸多苦顔。高樓當此夜,歎息未應閑」可謂是對戰爭的真實寫照。這樣的苦,人們都容易理解,而人們所常說的苦其實也不過如此。但是,佛法所謂的苦則同世人的一般理解有著很大的不同。在佛法當中,苦的內容是非常廣泛的,甚至可以說,它包括了有情的一切感受。就性質而言,佛法所謂的苦可以有三種,即苦苦、壞苦和行苦。

一 苦苦

  《莊子·雜篇·外物第二十六》[2]記載了一個莊子借貸的故事,就很能說明問題。

  有一次,莊子貧困得揭不開鍋了,不得不去找監河侯借粟。當他向監河侯說明了來意,監河侯竟非常客氣地對他說:「諾! 我將得邑金,將貸子三百金,可乎?」莊子聽了很氣憤,就說:「周昨來,有中道而呼者,周顧視車轍,中有鮒魚焉。周問之曰:『鮒魚:來,子何爲者耶?』對曰:『我,東海之波臣也。君豈有鬥升之水而活我哉? 』周曰:『諾! 我且南遊吳越之王,激西江之水而迎子,可乎?』鮒魚忿然作色曰:『吾失我常與,我無所處。我得鬥升之水然活耳,君乃言此,曾不如早索我於枯魚之肆!』」

  這堙A莊子爲什麽要生氣呢? 他爲什麽要向監河侯講述一個他與鮒魚對話的故事呢?

  也許莊子生氣只是因爲監河侯沒有馬上借粟給他,甚至根本就不想借粟給他。是的,從監河侯的話判斷,監河侯不但爲人吝嗇,而且還相當圓滑。作爲一個監河侯,他的富有是不難想象的,但即便不是很富有,周濟一下貧困的人也是應當的。可就是這樣的監河侯,當莊子心急火燎地向他借貸時,他卻絲毫同情心也沒有。儘管他一口應承了,可他應承的究竟是什麽呢? 他向莊子承諾說:「我將得邑金,將貸子三百金,可乎?」就是說,監河侯答應的是等他得了邑金才會借給莊子三百金。這是一個什麽概念呢? 意思非常明白:我監河侯非常樂意幫助你莊子,可是我現在無能爲力,等我有了錢,我一定加倍借給你,行嗎? 請想,此時面對監河侯的如果不是莊子而是你,你難道會比莊子灑脫,聽了監河侯的話會高興地向監河侯道謝嗎? 肯定不會的,不但不會,還有可能比莊子的火氣還要大:不借就不借好了,幹嘛說得那麽冠冕堂皇!

  興衝衝而來,卻碰了南牆,莊子唯一的一線生機破滅了,而人家監河侯說得又是那麽動聽,一下就答應有了錢就借三百金給他,你說,莊子還有什麽理由罵監河侯呢? 當然不能罵了。可是,不罵監河侯又實在咽不下這口氣,因爲不馬上借到粟就要挨餓,怎麽辦呢? 一貫幽默的莊子只好借寓言來諷刺監河侯的爲富不仁了。

  可以肯定,此時莊子的感受不會是高興的,也不可能是無所謂的,而只能是苦,是難言的苦。莊子的痛苦同人們在戰爭中所遭受的許多痛苦一樣,它本身就是痛苦,是直接的和明顯的。這樣的身心痛苦,佛法叫它「苦苦」。

  苦苦,就其來源的不同可以有六種,即佛法八苦中的生苦、老苦、病苦、死苦、怨憎會苦和求不得苦。生苦,指的是出生時的種種痛苦;老苦,指的是年老體弱時的種種痛苦;病苦,指的是患病時的種種痛苦;死苦,指的是臨終時的種種痛苦;怨憎會苦,指的是與仇人見面的種種痛苦;求不得苦,指的是所求不遂的種種痛苦。這六種苦的感受都是人們所常見的,因而都會有一定的感受,對其苦受的屬性自當無可置疑。

二 壞苦

  當然,人們在生活中所遇到的不只苦,還有不苦的東西。什麽是不苦的呢? 中國古代文人都以良辰、美景、賞心、樂事爲人生的四大美事,而人們天天忙碌的還不是爲了這四件事嗎? 可是,不管是良辰、美景還是賞心、樂事,都不可能永存,更不能使人免除人生的最大現實──死亡。

  人們都知道秦始皇喜歡長生術,知道他希望通過長生術來達到永遠當皇帝的夢想。秦始皇的想法在今天看來也許非常荒唐,但也非常實際。說它荒唐,是因爲人肯定是要死的,長生是不可能的事,爲生長而付的種種努力也是毫無意義的;說它實際,是因爲人人都不可能回避死亡問題,都必須面對和正視死亡問題。秦始皇對待死亡的態度是追求長生,而長生是不可能的,所以人們都認爲秦始皇的做法很荒唐;反過來,秦始皇追求長生是爲了解決他的死亡問題,設法使死亡不要成爲現實,目的是爲了更好地生活,就這一點而言,秦始皇又是非常實際的。可命運終歸是命運,它不會因爲人們不想死就讓人們長生不老,也不會因爲人們做了很多不死的努力而使人得以長生,死亡,這是一切生命都不可回避的現實。

  關於這一點,唐代大詩人白居易的長篇敍事詩《長恨歌》描寫得非常生動。在詩中,作者描述了唐明皇與楊貴妃的愛情悲劇,描述了一個人世間所無法重圓的夢。因爲在人世間辦不到,所以就只能在夢境中實現。詩的結尾處這樣寫道:

忽聞海上有仙山,山在虛無縹緲間。樓閣玲瓏五雲起,其中綽約多仙子。中有一人字太真,雪膚花貌參差是。金闕西廂叩玉扃,轉教小玉報雙成。聞道漢家天子使,九華帳媢睇醚憛C攬衣推枕起徘徊,珠箔銀屏迤邐開。雲鬢半偏新睡覺,花冠不整下堂來。風吹仙袂飄飄舉,猶似霓裳羽衣舞。玉容寂寞淚闌幹,梨花一枝春帶雨。含情凝睇謝君王,一別音容兩渺茫。昭陽殿堮朵R絕,蓬萊宮中日月長。回頭下望人寰處,不見長安見塵霧。唯將舊物表深情,鈿合金釵寄將去。釵留一股合一扇,釵擘黃金合分鈿。但教心似金鈿堅,天上人間會相見。臨別殷勤重寄詞,詞中有誓兩心知。七月七日長生殿,夜半無人私語時。在天願作比翼鳥,在地願爲連理枝。天長地久有時盡,此恨綿綿無絕期!

「天長地久有時盡,此恨綿綿無絕期!」這是何等傷心的事! 作爲一代天驕的大唐帝國的皇帝,一個擁有無上權威的唐明皇,居然爲了「雲鬢花顔金步搖,芙蓉帳暖度春宵」的楊貴妃而不理朝政。「後宮佳麗三千人」,但他卻「三千寵愛在一身」,將自己所有的愛都傾注到了楊貴妃一人身上:「驪宮高處入青雲,仙樂風飄處處聞。緩歌慢舞凝絲竹,盡日君王看不足。」結果呢? 結果是可想而知的:安史之亂爆發,唐明皇被迫逃亡四川,途中又被迫處死心愛的楊貴妃。

楊貴妃是死了,可唐明皇對楊貴妃的愛並沒有終止,而是被轉化成了無盡的思念。「春風桃李花開日,秋雨梧桐葉落時。」無時無刻,唐明皇不在思念他的楊貴妃。可人死不能複生,所以就只能在夢中相見。儘管是夢,他們也如同真的一樣:「臨別殷勤重寄詞,詞中有誓兩心知。七月七日長生殿,夜半無人私語時。在天願作比翼鳥,在地願爲連理枝。」可是,越是思念就越是痛苦,所謂「天長地久有時盡,此恨綿綿無絕期」!爲什麽? 因爲「君王掩面救不得,回看血淚相和流」,愛妃的死難道就與他唐明皇沒有關係嗎?

  一個對自己的妃子無比寵愛的唐明皇,一個爲了愛而不惜國破家亡的唐明皇,最終卻爲了自顧活命而不能不犧牲了自己的愛妃,這說明了什麽呢? 這只能說明,唐明皇的愛是自私的,如果說他愛別人的話,那也只是因爲那樣的愛對他自己是有益的,他的全部的愛歸根結底只是愛他自己! 「春宵苦短日高起,從此君王不早朝」的唐明皇尚且如此,同他相比,別人又能如何呢?

  心愛的人不能不分離,往日的笑語歡聲再也不會有了,所有的親人都見不著了,一世的功名利祿都將離自己而去……楊貴妃,「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宮粉黛無顔色」的楊貴妃,此時此刻,她的所有感情都只能是痛苦的,是直接的和明顯的痛苦。而且,我們必須承認,在生死的關頭,唐明皇也好,楊貴妃也好,不管他們平時過得如何幸福快樂,他們此時的感受不會是高興的,更不可能是無所謂的,而只能是痛苦不堪的。這時的痛苦,佛法叫它「壞苦」。所謂壞苦,就是良辰、美景、賞心、樂事要結束時對有情身心所造成的種種痛苦。這樣的痛苦,其實同八苦中所說的愛別離苦非常相象,所不同的是,愛別離苦說的是與所愛的人不得不分離時的種種痛苦,而壞苦則不僅僅是這些,它還包括了除此以外的一些東西,所謂良辰、美景等等。

三 行苦

  除了苦苦和壞苦這兩種由痛苦或歡樂的感受所産生的直接的苦之外,佛法中還有一種苦受,即行苦。

  行苦同苦苦和壞苦的表現截然不同,人們通常是不易察覺到它的存在的,所以需要借助於白居易的《琵琶行》來加以說明。

  《琵琶行》是詩人白居易任江州司馬時所經歷的一件真實故事的記述,詩人用很大的篇幅描寫了瑟瑟女的琴藝和身世。說她的琴藝是:

轉軸撥弦三兩聲,未成曲調先有情。弦弦掩抑聲聲思,似訴平生不得志。低眉信手續續彈,說盡心中無限事。輕攏慢撚抹複挑,初爲霓裳後六麽。大弦嘈嘈如急雨,小弦切切如私語。嘈嘈切切錯雜彈,大珠小珠落玉盤。間關鶯語花底滑,幽咽泉流水下灘。水泉冷澀弦凝絕,凝絕不通聲漸歇。別有幽愁暗恨生,此時無聲勝有聲。銀瓶乍破水漿迸,鐵騎突出刀槍鳴。曲終收撥當心畫,四弦一聲如裂帛。

說她本人是:

十三學得琵琶成,名屬教坊第一部。曲罷曾教善才服,妝成每被秋娘妒。五陵年少爭纏頭,一曲紅綃不知數。鈿頭銀篦擊節碎,血色羅裙翻酒汙。今年歡笑複明年,秋月春風等閒度。弟走從軍阿姨死,暮去朝來顔色故。門前冷落車馬稀,老大嫁作商人婦。

自幼成名,藝壓京城,後來又嫁了個商人,這不是很好嗎? 按說,照現在的觀點,瑟瑟女應該是很幸福了,又哪來的「幽愁暗恨」呢?

  是的,不應該有幽愁暗恨,可瑟瑟女偏偏就有! 你有什麽辦法呢? 爲什麽呢? 因爲「商人重利輕別離,前月浮梁買茶去。去來江口守空船,繞船月明江水寒」,因爲她「弟走從軍阿姨死,暮去朝來顔色故」,因爲她「秋月春風等閒度」。而對這樣的幽愁暗恨,詩人竟也有同感,不禁深深感歎:「我聞琵琶已歎息,又聞此語重唧唧。同是天涯淪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識!」[3]

  在這個故事中,瑟瑟女和詩人的幽愁暗恨,根據佛法的觀點,具有一定的苦苦和壞苦的成分,但更多的則是行苦。爲什麽這麽說呢? 詩中說得明白,瑟瑟女之所以會「夢啼妝淚紅闌幹」,是因爲她「夜深忽夢少年事」;而江州司馬之所以會「青衫濕」,則是因爲:

我從去年辭帝京,謫居臥病潯陽城。潯陽地僻無音樂,終歲不聞絲竹聲。住近湓江地低濕,黃蘆苦竹繞宅生。其間旦暮聞何物?杜鵑啼血猿哀鳴。春江花朝秋月夜,往往取酒還獨傾。豈無山歌與村笛? 嘔啞嘲哳難爲聽!今夜聞君琵琶語,如聽仙樂耳暫明。[4]

這就是說,二者的傷感更多地是來自于時光的流逝,他們感傷的是「青山依舊在,幾度夕陽紅」[5]的無奈。這種無奈的傷感之苦,佛法叫它「行苦」。所謂行苦,就是因歲月的遷流和環境的變化而産生的種種莫名的憂傷,一種深沈的痛苦。

四 結論

  《雜阿含經》卷第十七(四六○)說:「苦觸因緣生苦受。」[6]根據佛法對苦的這些特殊看法不難發現,苦苦是就衆生自身而言的,壞苦是就樂不常在而說的,而行苦則是就時空變化的不可抗拒性而立的,不論是苦苦、壞苦還是行苦,都始終體現著一種力量,一種衆生所不願接受卻又不得不接受的力量。這種力量,可能是來自於客觀世界,也可能是來自於主體感受,當然,也有可能是來自于其他的衆生。不管來自何處,也不管它的表現是表面的還是深層次的,這種力量都始終具有一個明顯的特徵──逼迫性。

  所謂的逼迫性,就是不以人們的主觀意志爲轉移的人們所不喜歡的必然性。詩人杜甫在《登高》一詩中就寫到了這種必然性:「風急天高猿嘯哀,渚清沙白鳥飛回。無邊落木蕭蕭下,不盡長江滾滾來。萬里悲秋常作客,百年多病獨登臺。艱難苦恨繁霜鬢,潦倒新停濁酒杯。」是啊! 年老多病,兩鬢斑白,窮困潦倒,流落江湖,僅有一葉扁舟以棲身,卻又偏逢大風肆虐的秋天,連一杯濁酒也沒的喝,你說他艱難不艱難? 面對這樣的境況,誰能有回天之力呢? 沒有!碰上誰,誰也沒有辦法!

  種種的痛苦,種種的感受,其實也可以說只是一種苦,即八苦中的五陰熾盛苦。在佛教看來,衆生之所以是衆生,衆生之所以有苦,還不是因爲作用熾盛的五陰蓋覆了天真的本性而導致了生死的輪回嗎?

  正是因爲苦以逼迫爲特徵,具有很大的不可逆轉性,而世間的一切感受莫不如此,所以《成唯識論·卷第五》才說:「領違境相,逼迫身心,說名『苦受』。」[7]

 

[1] 作者皕間]Prof. Dr. Hengyucius),中國佛教哲學博士,中國哲學教授,《世界弘明哲學季刊》創辦人、發行人、編委會主席暨佛學專案首席執行官,《世界弘明佛學叢書》主編,澳大利亞新南威爾士大學高級訪問學者。長期以來,作者一直致力於中國傳統文化佛、道、儒思想體系的理論研究、實踐體系的方法論探討和古典文獻的研究,除了有《金剛經懸解》、《常慚愧僧印光大師》、《普賢行願品指歸》、《般若瑣談》和《佛道儒心性論比較研究》等上百萬字的著作之外,在海內外還有數十篇相關論文發表。此間,他先後提出並闡述了「世俗的佛教」、「勝義的佛教」、「個體的儒家」、「集體的儒家」、「語言分析法」、「澀檳榔現象」、「世界弘明哲學」等七個新的哲學範疇,提出和實踐了以語言分析法爲基礎的新的方法論體系。電子信箱:buddhahy@bigfoot.com

[2] 《莊子》(《四部叢刊》影印本)

[3] 白居易《琵琶行》

[4] 白居易《琵琶行》

[5] 羅貫中《三國演義》開篇詞

[6] 《雜阿含經》(劉宋求那跋陀羅譯,金陵刻經處版)

[7] 《成唯識論》(唐代玄奘編譯,金陵刻經處版)

 

 

Copyright © Hong Kong Society of Humanistic Philosophy. All Rights Reserved.

回中文首頁 回英文首頁 本會網頁每月通訊

關於本會:本會網頁概覽 本會介紹 本會的採訪和報導 本會網相互連結 本會幹事及友好聯繫 索取人文及入會方法

本會課程及活動:本會最新消息 本會主辦課程 本會主辦讀書組 本會主辦講座及座談會 本會主辦哲學研討會
 本會出版書刊

人文月刊:人文月刊 人文月刊哲學論文文庫 人文月刊哲學基礎文選 人文月刊 時事評論文選
 人文月刊學術交流區 人文月刊本會討論文選 人文月刊綜合索引

網上哲學論著:人文網頁學者文集 杜保瑞個人網站論著 皕雁茪H網站論著 劉桂標個人網站論著 哲思雜誌文存
 網上中文哲學論文索引 網上香港哲學論文索引


網上中國哲學經典:先秦哲學經典 兩漢哲學經典 魏晉哲學經典 隋唐哲學經典 宋明哲學經典
 近代中哲經典

網上外國哲學經典:古代西方哲學經典 中古西方哲學經典 近代西方哲學經典 現代西方哲學經典
 印度佛學經典

哲學一般:哲學淺說 哲學家語錄 哲學網路聯繫 哲學網頁介紹 哲學軟件庫 網路哲學文選 網路宗哲文選

世界哲學界:香港哲學界消息速遞 其他華語哲學界消息速遞 香港哲學界資訊 香港哲學家檔案 中國哲學界資訊
   台灣哲學界資訊 英語世界著名哲學系


學術資料庫:儒學綜論專頁 先秦儒學專頁 宋明理學專頁 當代新儒學專頁 心靈哲學專頁  吳宣德文化教育特區
 人文教育特區

 人文哲學論壇 舊論壇1 舊論壇2 本會電郵 : phil@hkshp.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