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158-14

香港人文哲學會網頁 http://www.hkshp.org

 

意識的意向性分析

胡塞爾意識現象學初探

撰文:黎耀祖(南京大學哲學博士)

 

.引言 

胡塞爾是現象學的創始人,從他於19001901年分別發表了兩卷本的《邏輯研究》開始,現象學運動一直在持續發展中,到今日仍然有很多現象學學者在進行有關的哲學活動。在胡塞爾的現象學之中,最重要的可算是有關意識的研究,他對意識進行深入而細緻的意向性分析,而意向性理論正就是貫徹他一生的重要思想。所以,如要研究胡塞爾的現象學,必先要由意識的意向性分析入手。但是胡塞爾的思想並非一成不變的,而是在不斷發展及演化中,所以在他不同時期的著作中都會呈現出對意向性的不同表述,現在為了研究的方便起見,本文會嘗試以胡塞爾的奠基性作品───《邏輯研究》作為主要的研究對象。先指出胡塞爾在書中所提出的「意識」概念是甚麼意思,然後再對胡塞爾對意識的意向性分析作簡明扼要的論述,最後會從後設的角度來檢視與批判胡塞爾的意向性理論,看看他能否透過對意識的意向性分析來解決他所要處理的哲學問題。最後,希望能給胡塞爾的意識現象學一個客觀而中肯的評價。

 

二.胡塞爾所面對的時代思潮

每一位哲學家的思想的誕生,往往是離不開他所生存的歷史時空的,我們並不可以將之抽空,或憑空來作研究的,當時的歷史背景往往就影響到他所要處理的是甚麼問題。可以說,每位哲學家的思想學說的提出,往往就是他對時代問題的批判與回應。胡塞爾的思想亦不例外,他的現象學亦是針對當時流行的兩大思潮而作出批判與回應的。

胡塞爾所處的時代流行著兩大思潮,一是自然科學,另一是心理主義。自然科學雖然是盛極一時的時代思潮,但卻存在著嚴重的偏見:自然科學家認為「自然」從根本上講是物質性的,甚至連作為主體存在的「人」的精神領域都是建基於物質之上。他們否定能建構一門包含自我精神在內的科學之可能,更認為物質性已包含存在著的一切,根本不用獨立處理主體存在的精神問題。自然科學這種對主體精神領域的忽視,正正是胡塞爾想要扭轉的局面。另一方面,心理主義亦存在不少問題。它企圖把一切現象最終都歸結為心理現象,甚至用心理現象的規律來解釋一切存在的現象,更加試圖將邏輯學和數學建基於心理學之上,認為邏輯規律和數學公理都只不過是人的心理規律而已。由於心理規律是從觀察心理現象而歸納出來的,所以只有經驗的概然性而沒有絕對的必然性。基於此,數學公理及邏輯命題都只是經驗命題而已,它跟心理規律一樣,只有經驗的概然性而沒有普遍必然性。眾所周知心理學只是一門經驗的科學,它的規律只是由個別事實歸納出來而已,因此並非一門精確的科學。相反地,邏輯學是一門形式的科學,它的規律並不是從個別事件中歸納出來,而是在超驗的、絕對必然的內在明證性上建立起來的。胡塞爾更斷言心理主義觀點必然會導致懷疑主義和相對主義。[1]由於心理主義把邏輯原理建基於人的心理,因此邏輯真理和規律也就自然會因人而異,更無所謂客觀必然性了。胡塞爾面對此兩大時代思潮,他採取了批判的態度,提出他的意識觀念,並對意識進行意向性的分析,探討意向活動如何能夠為我們獲得絕對真理提供條件。總之,胡塞爾提出意識(Consciousness)的概念及對意識進行意向性的分析,目的是要為知識尋找具有普遍必然性的基礎;以及解決主體與客體二分及現象與物自身二界不通的問題。

 

三.《邏輯研究》中的三個意識概念

胡塞爾在《邏輯研究》第二卷的第五研究中,提出了有關意識的三個概念:

 

1.意識作為經驗自我所具有的整個實項(reell)的現象學的組成,作為在體驗流的統一中的心理體驗。

2.意識作為對本己心理體驗的內覺知

3.意識作為任何一種「心理行為」或「意向體驗」的總稱。

在第一個意識概念中,我們可以見到「意識」與「經驗自我」有非常密切的關係,兩者甚至是不可分割的存在。不過,胡塞爾認為我們可以從現象學的角度去看待意識,亦即切斷意識與經驗自我的關係。他說:「我們可以『純粹』現象學地把握『體驗』概念,也就是說,我們可以在排斥所有與經驗──實在此在(與人或自然動物)的關係的情況下來把握這個概念。這樣,描述心理學意義上的(即經驗──現象學意義上的)體驗概念就成為純粹現象學意義上的體驗概念。」[2]胡塞爾就這樣把意識概念從心理學意義轉變為現象學意義,而傳統知識論上所講的「經驗主體」與「經驗客體」的關係亦變成了現象學意義上所講的「意識」與「意識內容」的關係了。可以說,胡塞爾在這所講的意識再不是傳統知識論所講的認識主體那麼簡單,而是統一了意識主體、意識活動與意識對象的複合體。

胡塞爾認為第二意識概念比第一個意識概念「更原初的」,[3]因為「第一個意識概念起源於第二意識概念」。[4]那麼,第二意識概念究竟是甚麼意思呢?第二概念中的「本己心理體驗的內覺知」,其實是指意向性。因為胡塞爾說:「內意識作為內感知」,而「每一個感知的特徵都在於這樣一種意向,即:將它的對象當作一種在生動的自身性中的東西來把握。與這種意向相符合的是在突出的完善性中的感知,當對象的確是在感知自身之中並且是在最嚴格的意義上生動當下地、毫無遺留地把握為它本身時,也說是說,當時對象被實項地包含在感知本身之中時,這種感知就是相應性的感知。」[5]故此,意識作為內感知的內在意識,它是具有相應的明證性的。

第三意識概念是最重要的一個,因為胡塞爾明確指出「意識作為意向體驗」,是一切「心理行為」或「意向體驗」的總稱。胡塞爾在第五研究第二章中開始對第三意識概念作出深入的討論。

 

四.《邏輯研究》中對意識的意向性分析

胡塞爾提出了三個意識概念之後,開始對意識進行深入而細緻的意向性分析。大致上,胡塞爾對意識作了下列多方面的分析論述:

1.意識的本質:意向性(Intentionality

意向性這個概念是用來描述意識活動的──即意識總是指向某種東西的意識,所以獨立自存而又自我封閉的意識是不存在的。

意向性學說顯示出在構成認識對象及形成認識的過程中,主體起著積極的作用。胡塞爾認為意向活動有構成對象的作用,因為對象不是獨立自主地存在的,對象都是由自我意識通過意向性活動而建構起來的,所以對象的存在就是意向性。不過,在構成認識對象及形成認識的過程中既有客觀亦有主觀的因素在內,它們俱統一於人的意識之中。可以說,人的認識過程不是一個純客觀的過程,主體的因素(如過往的經歷、知識的沉淀等成分)都會與這個認識過程發生關係。總之,意識不能離開它的對象而獨立自存,因為離開了對象的話,意識就不能發揮它的作用。反之,對象世界亦不能離開意識主體和意識活動而存在,因為離開了的話,客體雖然仍客觀地存在,但它的存在也不具甚麼意義。

2.「意向性」(intentionality)與「表述」(expression)

如要理解胡塞爾在《邏輯研究》中的意向性理論,就必須要先從「表述」概念入手。胡塞爾認為「表述」是一種帶有含義的符號,而「表述作為有含義的符號」必須要有其物質性的載體去盛載的,這載體可以是字符亦可以是語音,至於表述的內容就是含義了。[6]那麼與字符或語音之間的關係又是怎樣的呢?就是通過「賦予含義」的行為,我們將含義加到物質載體上去。例如一句說話就是一個表述,亦是一個帶著一定含義的記號。這句說話作為一個表述的記號,它的「物質載體」就是這句話的所有語音,而它的內容(如胡塞爾是德籍的猶太人)就是它的含義。甚至一篇文章亦可以是一個表述,它的物質載體就是這篇文章的所有文字,而它的內容就是文章所要表達出來的含義,如歐陽修的《醉翁亭記》這篇文章所要表述的含義───滁州的山水景色及與民同樂之情。人總是透過語音或字符來把自己的含義(如想法、思想、觀點、知識等)表述出來。總之,文字作為可以看見的符號就是文章的物質載體,而文章中所寫的內容(如州的美景及與民同樂)就是這篇文章的含義。而將自己想要表述的含義賦予用於表述含義的物質載體之上的行為就是「賦予含義」(這種行為亦稱之為立義,而立義的形式共有三種,下文會再詳加論述)。可以說,當我們說一句話或寫一篇文章時,就是把含義加到表述的物質載體上去,而當我們聽一句話或看一篇文章時,我們又會把含義從意識中再呈現出來。基本上,寫文章與讀文章分別是指「賦予含義」和「獲得含義」的過程。這亦是一個以「物質載體」為中介的「含義傳遞」過程。這種含義傳遞活動必然涉及到含義表達者與接收者在內,當我們要透過文字或語言來表達含義時,必然會朝向某個對象,可以說,這種含義的表述是有方向性的。因此,人的意識活動一定包含主體的含義意向,一旦離開了人的含義意向,一切記號不可能成為有含義的語言。

 

總而言之,人的意識活動總是朝向某個對象的,沒有所朝向的對象,根本就沒有意識可言。但除了有意識所意向的對象之外,我們還需要透過語音或字符才可以將意識所要意向的對象之含義具體地表達出來。所以「表述」是意識活動中不可或缺的一個重要組件。

3.意向性活動的組成部分(結構)

處理完「意向性」與「表述」兩者之間的關係之後,胡塞爾對意識的意向性再作進一步的分析,他認為一個完整的意向性活動必定由以下三個環節所組成:

意向性行為

意向性內容(含義/含義)

ƒ意向性對象

 

胡塞爾說:「每表述都不僅僅表述某物,且它也在言說某物;它不僅具有其含義,而且也與某些對象發生關係。」[7]他又說:「表述是借助於它的含義來稱呼(指稱)它的對象。」[8]胡塞爾在這堜珨〞犒龠H,其實是指在表述中所指涉到的,被賦予含義的被表達物。胡塞爾將表述的對象分為類:一為實在的對象在現實中確實存在的東西如:汽車、大廈等;二為觀念的和想的對象觀念對象如時間、數字等;想像對象如小飛象、飛馬等。胡塞爾還指出:表述的含義與表述的對象之間是有十分重要的區別的,因為表述含義和表述對象並非必然地同一存在,在很多情況下,它們是不一致的。有時表述的對象雖然相同,但表述的含義卻可以是不同的,胡塞爾就以拿破崙為例加以說明。當我們說「耶拿的勝利者」時,所指涉的對象是拿破崙,而當我們說「滑鐵盧的失敗者」時,所指涉的對象亦同樣是拿破崙,不過兩者所表述的含義卻不相同,前者是指勝利者,後者卻指失敗者。[9]相反地,在某些情況下,表述的含義可以相同但表述的對象卻完全不同。例如:「一匹馬」這個表述的意思雖然同一,但是卻可以指稱不同的對象,如說「布塞露斯是一匹馬」,亦可以說「這匹拉車馬是一匹馬」。兩個表述的含義雖然沒有改變,都是指涉一匹馬,但是表述對象卻起了變化,前者是表象出布露法露斯這匹馬,後者則表象出拉車的馬。[10]

 

所有意向性行為都是通過意向性內容(含義)而指向意向性對象的。例如當我們說:「檯面上放著一隻水杯」的時候,這個陳述最先給予我們的是「檯面」、「放著」、「水杯」這些概念的含義,而我們所獲得的這些「含義」都是指向實際作為對象存在的「」和「水杯」的形象。我們最後所獲得的是一幅「檯面上放著一隻水杯」的「對象性」的現實圖像。由此可見,「含義」是聯繫著「表述」與「對象」之間的橋樑。而聯繫的方向是從意向性行為通過意識內容(含義)而到達對象的,胡塞爾把意識意向地指向對象的思想活動稱為客體化活動。

 

總之,意向性行為是通過意向性內容來指向意向對象的。意向性行為的活動情況如圖〔1〕:

 

胡塞爾在意向性活動這個基本情況上再作進一步的深入分析,他認為當意識意向地指向對象時,可以以單束放射的形式指向單一的對象,亦可以多束放射的形式指向雜多的對象。[11]所謂單束放射[12]是指我們意識所指向的對象只有單純的一個,如當我們說:「胡塞爾」時,這句話只指向一個對象───胡塞爾。如圖〔2〕:

至於多束放射[13]是指意識同時指向多個對象,例如當我們說:「胡塞爾在德國病逝」時,會有「胡塞爾」、「在德國」、「病逝」這三意向對象同時呈現出來,而我們的意識會同時將三個對象整合起來而成為一個新的、綜合的含義。如圖〔3〕:

基本上,胡塞爾認為所有多束放射的對象最終都可以還原為單束放射的對象。可以說,多束放射的對象是奠基於單束放射的對象之上的。

 

4.客體化行為與非客體化行為

在各種各樣的意向行為中,有的是直接指向對象,有的卻並不直接指向對象的。胡塞爾稱前者為客體化(Objectification)行為,後者為非客體化行為。

所謂客體化行為,就是一種能夠使客體顯現出來的意識行為。[14]至於非客體化行為,胡塞爾認為是一些感受行為。這種意向行為只含有對象而構作對象,所以它必須以有構作能力的客體化行為作為基礎才可以進行活動。例如喜悅和悲傷都是意識活動,但是它們卻沒有明顯而直接的指涉對象。事實上,所有感受行為都有一定的起因,因為我們絕不會無緣無故地喜悅,亦不會無綠無故地悲傷的。我們可以因為能與國際足球明星朗拿奴會面而感到喜悅,也可以因為聽到朋友去世的壞消息而感到悲傷。雖然喜悅與悲傷沒有直接的指涉對象,但是「與球星會面」及「聽到壞消息」卻是有直接對象的客體化行為,所以非客體化的情感行為必定是奠基於客體化行為之上。從另一角度看,非客體化行為雖有自己的質性,但卻沒有質料,所以要依賴具有質料的客體化行為才行。[15]

 

5.意向本質:客體化行為的質性與質料

胡塞爾對意向本質有以下的定義:「只要我們現在(正如我們將要聽到的那樣)必須將質性和質料看作是一個行為的完全本質性的並因此而永遠不可或缺的組成部分,那麼合適的做法便是將兩者的統一(它只構成完整行為的一個部分)標識為行為的『意向本質』。」[16]

 

胡塞爾所確定的意向本質就是由兩個成份所組成:質性和質料。

a.質性(Quality

究竟質性是甚麼呢?質性是指一種使某種行為能夠成為這種行為的東西。胡塞爾說:「如果我們將一個體驗稱之為判斷,那麼將它與願望、希望和其他類型的行為區分開來的必定是它所具有的一個內部的規定性,而非它的外在附加標號。」[17]這種與其他類型的行為區分開來的「內部規定性」就是質性了;換言之,質性就是使表象成為表象、使願望成為願望、使希望成為希望的東西。[18]基本上,在意識對象甚至意識內容完全相同的情況下,意識的意向性本身(客體化的行為)都可以有不同質性的表述。例如:我們可以問:「這是不是一輛汽車」;也可以懷疑這不是一輛汽車;亦可以猜測這是一輛汽車;更可以希望自己擁有這一輛汽車。這無論是以「問問題」、「懷疑」、「猜測」或「欲求」的意向方式來表述,它們所意指的對象或含義都是一樣───一輛汽車。

.質料(Matter

質料又是甚麼呢?在胡塞爾的現象學中,質料是與「含義」、「意義」是同義的。質料其實是指兩個表象可以區分出來的物質性東西。它與質性之間應如何去區別呢?胡塞爾舉了以下的例子加以說明:

「例如『2X2=4』和『易卜生被看作是在戲劇藝術中現代現實主義的主要創始人』這兩斷言都具有一種斷言的質性(qualifiziert),每一個斷言都具有斷言的質性。我們把這個共同之處稱作判斷質性(Urteilsqualität)。但這一個判斷是對這一個『內容』的判斷,那一個判斷則是對那一個『內容』的判斷;為了有別於其他的內容概念,我們在這裡要說判斷質料(Urteilsmaterie)。」[19]

在這兩例子中,質性是指判斷的命題,而質料是指判斷命題的內容(前者的內容是涉及數學,後者的內容則涉及劇作家易卜生)。胡塞爾再進一步解釋說:「質料這個標題所涉及的不是對行為各個組成部分,如主語行為、謂語行為等等的劃分和聚合性的再統一。根據這種統一而形成的是這個行為本身的統一整體內容。我們在這裡所要關注的是完全不同的東西。質料意義上的內容是具體行為體驗的一個成分,這個成分可以為這些行為體驗以及完全不同質性的行為所共同具有。因此,如果我們提出一系列同一性,在這些同一性中,質性發生變換,而質料則始終保持同一,這時,質料便會最清楚地表現出來。」[20]由此可見,質料是表象所具有的物料,就算表象的質性改變了,作為表象本有的物料───質料都是不會改變的。例如一幢大廈、一輪汽車、一隻手錶、一朵鮮花就是不同表象的不同物料,就算改變了觀照大廈、汽車、手錶及鮮花的角度,但它們的質料仍然是沒有改變的。正如胡塞爾所舉的三角形例子,當我們的意向方式不同時,雖然是朝向同一對象,但在意向的內容上卻有分別。如我們把專注力放於三角形的邊之上,就會意向出等邊三角形;當我們專注於三角形的角之上,就會意向出等角三角形。無論是等邊還是等角三角形,它作為三角形的質料是沒有改變過的。胡塞爾總結地指出質料的作用:「唯有質料(即在那個對於此項研究來說是決定性的意義上的質料)才構成了這一個和另一個區別;因此,唯有它才規定著稱謂行為的統一,並且又規定著陳述行為的統一。」[21]

 

6.意向性的內容:充盈與立義

a.充盈(Fullness

充盈是意向性行為的一種「代現性內容」,它與感性材料同義,亦與直觀及充實有著密切的關係。可以說,充盈就是意向性行為在直觀中所展示的內容,亦即被立義的內容。充盈相對於質性和質料,它是一個新的、並從屬於質料的因素。[22]胡塞爾更指出質性與質料雖然是「意向的本質」,但是這並不代表單憑質性與質料就能構成一個具體而完整的客體化行為。因為質性只是意向行為的形式,質料只是意向行為內容,再要加上充盈才可將意向內容展示出來。所以,每一個具體、完整的客體化行為都由質性、質料與充盈這三部分所組成。[23]但是在一個意向性活動之中,意向性行為的質料(被展示的內容)與意向性行為的充盈(在直觀中所展示的內容)是否必然具備一致性呢?胡塞爾的答案是不一定,因為實際的情況是有可能一致,同時亦有可能是不一致的。

      充實(Fullfilling

如果一個意向性行為的質料(被展示的內容)與充盈(展示性的內容)是一致的話,這個意向行為就得到了充實。[24]例如:看到上放著一樣東西,便說「這是一隻杯」,這的杯就是意向性行為在直觀中的展示性內容,即充盈了。再細心一看,發現那放著而且確是一隻杯,於是我們再說:「這的確是一只杯」。這時,意向性行為的質料也是一隻杯,所以在意向性行為的質料與充盈之間是具備一致性的,即這個意向性行為得到了充實。

      失實(Undeceiving

如果一個意向性行為的質料(被展示的內容)與充盈(所直觀到的展示性的內容)是不一致的話,這個意向行為就是失實了。[25]例如:看到上放著一樣東西,便說「這是一個水壺」,這的水壺就是意向性行為在直觀中的展示性內容。但當再細心看一下,卻發現那放著的是一隻水杯,我們再說:「不,這是一隻水杯才對」。這時,意向性行為的質料水杯與直觀到的展示內容水壺不一致,所以這個意向性行為就是失實了。

.立義(Apprehension[26]與立義形式(Form of apprehension

立義是指主體意識活動的功能,胡塞爾將它稱之為意識體驗的意向內容。可以說,一個意向性行為本身就是一個含義有所指向的意識行為,它一定會賦予出某種含義的,所以立義就是對一個意向性行為賦予含義的行為。而意識活動之所以能夠構作出意識對象,完全是因為意識活動具有賦予一堆雜多的感覺材料以一個含義,從而把它們統攝成為一個意識對象的功能。[27]

立義是一個賦予含義的行為,那麼立義的形式是一還是多的呢?胡塞爾認為立義的形式是多的。例如:我看見檯面上放著一隻水杯,在這個意向性行為中,立義的形式就是「看見」;當我用手指著這個水杯時,立義的形式就是用手指去涉對象;當我再跟著說:「檯面上放著一隻水杯」時,我的立義形式就是語言符號了。基本上,胡塞爾認為立義的形式可以有三大類的,即「符號性的立義形式」、「直觀性的立義形式」及「混合性的立義形式」。[28]這三類立義形式會在下文再跟「質性」、「質料」、「充盈」等概念再舉例子加以進一步的解說。

此外,胡塞爾也處理了有關「含義賦予」(signification-bestowing)與「含義充實」(signification-fulfilling)的問題。胡塞爾指出當我們的意識在進行意向性的客體化活動的時候,有兩種客體化的可能性出現。一種是觀念性的「含義賦予」,另一種是實在性的「含義充實」。例如當我們聽到「學校」這個詞而引起我們的意向行為時,可能在意識中會浮現起一個抽象的學校觀念,也可能會浮現起生動而具體的學校的表象,如中文大學的「眾志堂」或「錢穆圖書館」的景像。胡塞爾認為這兩種不同的含義形式的產生,是由含義的「質」有所不同所致。前者只是單純的含義賦予行為,而後者除此之外,還有含義充實行為來使含義具有實在對象的性質。如果沒有「含義充實」的思想活動,我們的意識活動只能夠得到抽象的、觀念的意識內容。所以說,「含義充實」的作用就是使含義在意向性活動中獲得實在的、具體化及經驗化的內容。

 

胡塞爾更進一步指出「含義充實」行為還可以起著判斷一個表述是否存在邏輯矛盾的作用。例如「金山」這一表述在現實世界中並不存在,但是在邏輯上卻並不存在矛盾的關係。通過「含義充實」,我們可以把「金山」這個概念形象化。反之,「圓的四方形」這樣的概念,雖然可進行「含義充實」的思想活動,但最終都不能達到形象化的目的,因為這概念本身是具有邏輯矛盾,並且沒有真理意義的。[29]

7.質性、質料與充盈、立義之間的關係

在上文,我們已分別探討了意向性的本質(質性與質料)及意向性內容(充盈與立義)的基本意思是甚麼。現在,為了對這幾個概念有較清晰明確的掌握,嘗試舉出幾個情況來再作解釋說明。

  a.情況

      我向草叢看去,看到地上好像有一條東西。這時我可能相信這條東西就是一條蛇,亦可能不會在意這條東西實際上會是甚麼。在這個情況中出現了兩個意向性行為,一個是我相信自己看到在草叢中的是一條蛇,另一個是我雖然看到草叢中有一條東西,但我卻沒有在意它究竟是甚麼。他們的質料(一條東西)雖然一樣,但質性卻不一樣。

  .情況二

      我向草叢看去,我相信自己看到在地上的那條東西是一條蛇,跟著又看到在不遠處有另外的一條蛇。在這兩意向性行為中,質性都是一樣的,都是相信看到的是一條蛇;但是兩者的質料是不同的,因為它們的而且確是兩條不同的、存在著的蛇。

  .情況

      我向草叢看去,看見草叢較遠處有一條東西,當我走近再看,發現原來這條東西是一條蛇。在這兩意向性行為中,無論質性與質料都是一樣的:因為兩次的質料都是看到同一的對象───一條東西即一條蛇;兩次的質性都是我看到某些東西。

    但是,明顯地,這兩意向性行為確實是存在差別的;不過,這並不是質性與質料的問題,而是充盈(在直觀中所展示的內容)不同的問題。第一次看到的,在直觀中所展示出來的內容是一條東西;而第二次看到的卻是一條蛇,亦即在直觀中所展示出的內容是一條蛇。

上文已提過,立義形式基本上有三種,在上面的各個情況中,都有涉及不同的立義形式的。在第一個情況中,立義的形式是符號性的,因為意向對象是以一種符號性的形式(一條東西)表現出來。在第二情況中,立義的形式是直觀性的,[30]因為在這兩意向性行為中,展示出來的內容確是一條蛇。在第三情況中,立義的形式是混合性的,因為在第一次的意向行為中,對象是以符號的形式(一條東西)展示出來,而第二次是以直觀的形或表現出來,並確定它是一條蛇。

 

8.胡塞爾對意向性所作的其他分析

a.帶存在信念(belief)或不帶存在信念的意向行為[31]

            在一個表述中,如果對意識所指涉對象的客觀存在確信不的話,這就是一個帶存在信念的意向行為。例如有人對我說:他擁有一部勞斯來斯房車,如果他沒有撤謊的話,他所說的這句話是帶有存在信念的。當我理解這句話時,也會認為他的確是擁有一部勞斯來斯房車。但是若果他說:「我希望擁有一部勞斯來斯房車。」在這句話中,他沒有肯定自己擁有一部勞斯來斯房車,所以這句話是不帶存在信念的意向行為。

      事實上,無論是帶存在信念的意向行為還是不帶存在信念的意向行為,都不是以意向性對象是否真正客觀存在著為前提,它只不過是表述著作為表述者的主體的意向性信念。如基督徒堅信挪亞曾造方舟避過洪水,這個表述是一個帶有存在信念的意向行為。在這意向行為中,基督徒已預先設定了他相信挪亞方舟的存在。所以,意向行為的帶存在信念與否,絕對跟意向性的指涉對象無關,它只是意向性行為在「質」方面的規定性而已。

.兩種不同的認識

胡塞爾認為當我們的意識進行客體化行為時,可能會有兩種不同的認識出現:即對「對象」的認識及對「意識行為」的認識,我們要對這兩種不同的認識作出清楚的劃分。胡塞爾指出對「對象」的認識是以「感知」(Perception)的方式進行的;換言之,知覺的功能就是去認識對象。人們透過不同的感覺器官來感知外在的客觀存在對象。我們更可以在知覺的經驗基礎之上,通過推理的形式來認識事物存在的規律。除了聽覺、視覺、味覺、嗅覺及觸覺等感官之外,我們亦可以透過意識去認識非具體存在的觀念性對象。胡塞爾說:「就每一個感知而言都意味著,它對其對象進行自身的或直接的把握。但是,感知可以是狹義的感知,也可以是廣義的感知,或者說,直接被把握的對象性可以是一個感性的對象,也可以是一個範疇的對象,換言之,它可以是一個實在的對象,也可以是一個觀念的對象。」[32]總之,如果我們透過「感知」去認識事物的話,認識的對象可以是一個實在的對象,亦可以是一個念的對象。

      另一方面,當我們在對對象進行認識的時候,亦可以對自己的認識行為進行認識。這種認識自己的認識行為的能力,胡塞爾稱為「反思」(Reflection)。[33]例如:當我們在欣賞達文西的名畫「永遠的微笑」的時候,我們一方面以「永遠的微笑」這幅畫為認識的對象,但是另一方面,我們也會有可能意識到自己正在進行欣賞「永遠的微笑」這幅名畫的意識活動。這樣,把自己進行意向性認識的行為作為自己認識的對象,可以說是對自己的認識行為的一種後設反思

 

五.對《邏輯研究》中意向性理論的評價

上文已就胡塞爾在《邏輯研究》中所提出的三個意識概念作出過簡單的介紹,亦有就胡塞爾對意識所做的意向性分析作出重點的論述。現在亦應對胡塞爾的意向性理論進行檢討及評價。

胡塞爾的兩卷本《邏輯研究》實在是一本鉅著,他在第一卷集中集中批判當時流行的心理主義,以此來為隨後發表的第二卷做好準備,為意向性理論的提出消除思想上的障礙。胡塞爾在《邏輯研究》第二卷的六個究竟中,對意識進行深入而細緻的意向性分析,提出了他自己的一套有別於其老師布倫塔諾的意向性學說。正由於胡塞爾在《邏輯研究》對意識所作的意向性分析是十分之深入、細緻,而他所使用的專門術語及進行分析的概念亦十分之繁多;故此,上文的論述只是選取了胡塞爾意向性理論中的幾個重點來討論一下而已。正因為只是討論了胡塞爾意向性理論中的幾個重點,如表述;意向性活動的組成部分;質性、質料;充盈、立義等等。所以,在檢討胡塞爾的意向性理論時亦只能片面地就上文討論過的這些內容作出檢視。其實,胡塞爾的意向性理論不但解決了西方哲學史上的某些難題,亦為日後他自己的意向性理發展及現象學的發展奠定基礎。但另一方面,故塞爾的意向性理論並非完美無瑕的,它仍存在著一些局限,而這些局限亦應受到批判的。下文會再對故塞爾的意向性理論作一番檢討與評價。

 

1.胡塞爾在《邏輯研究》中有關對「意識」所作的意向性分析之貢獻

  a.批判自然科學,確立主體精神的獨立意義

      本文一開始的時候已說過,胡塞爾所處的時代正流行著兩大思潮,一是一是自然科學,另一是心理主義。自然科學家盲目迷信於物質,並將作為主體存在的「人」的精神領域都建基於物質之上,否定了主體精神問題的獨立存在價值。而胡塞爾在《邏輯研究》中對自然科學的批判,對主體存在的意識進行細緻的意向性分析,正好扭轉了當時忽視主體精神問題的局面,這亦是胡塞爾的一大貢獻。

  .批判心理主義,為知識確立穩的基礎

當時流行的心理主義企圖用心理現象的規律來解釋一切存在的現象,更加試圖將邏輯學和數學亦建基於心理學之上。胡塞爾嚴格區分了心理活動和心理內容,認為心理活動只有經驗的概然性而沒有絕對的必然性。如果將作為心理內容的數學公理及邏輯命題都建基於心理活動之上的話,邏輯規律跟心理規律一樣只有經驗的概然性而沒有普遍必然性。但是邏輯學作為一門形式的科學,是一切科學的基礎,它的規律一定不可以建基於經驗之上,而是要在超驗的、絕對必然的內在明證性上建立起來的。那麼一切科學的基礎應該建立在那裹呢?胡塞爾認為不是外在的物質,亦不是人的心理活動,而是人的意識,他認為只能從意識結構中才可以獲得本質的、絕對的、客觀必然的知識。所以說,胡塞爾對意識所作的意向性分析,為知識確立穩的基礎。

  .解決認知主體與客體截然二分的困局

  在日常的觀念中,我們總是把主體、客體和主體的活動三者分離開來,而意識的意向性結構,正好克服了這種分離。因為意識是由意識主體、意識對象及意識活動本身所組成,三者是不可分割的一個整合體。基本上,胡塞爾是把意識概念從心理學意義轉變為現象學意義,把傳統知識論上所講的「經驗主體」與「經驗客體」的關係變成了現象學意義上所講的「意識」與「意識內容」的關係了。這樣就把意識主體、意識活動與意識對象統一於意識之中。

  .為意向性理論奠立基礎

      胡塞爾在《邏輯研究》中對意識所作的意向性分析十分深入、細緻,他直接處理的意向性問題十分繁多,其他與意向性理論有關的問題亦處理了不少。可以說,胡塞爾在《邏輯研究》中提出的意向性理論,為他日後在其他著作中再發展意向性理論奠下了堅實的基礎。

 

2.胡塞爾在《邏輯研究》中有關意向性理論的局限

  a.獨立於意識之外的客觀事物,如何保證其存在的客觀性

      胡塞爾說意識總是指向某物的意識,離開了指向的對象就沒有所謂的意識存在。而當我們的意識指向事物的時候,意識就能夠使客體顯現出來。可以說,意識是有一種構作對象的能力,使外物能在主體意識的構作下進入我們的意識世界,並形成認識。不過,這有一個問題,就是每一個主體存在的意識都有構作對象的能力,那麼客觀存在世界究竟有沒有客觀性,如果有客觀性的話,它又憑甚麼作為保證呢?這個有關存在世界的客觀性問題,胡塞爾並沒有在《邏輯研究》作加以處理。另外,如果大家都有構作對象的能力的話,最後會變成我構作我的意向世界,你構作你的意向世界,這樣最後會有淪入唯我論的危險。

  .未有將意識放於時間框架內分析

      胡塞爾在《邏輯研究》對意識的分析只集中在當中對之作意向性的分析,但是正如胡塞爾自己所說:意識活動或意識經驗是一條不斷的流,意識是落入時間框架之中的,所以絕對不能獨立於過去與未來而只作當下的分析,這亦是胡塞爾有所不足的地方。

  .專門術語太多,造成研讀上的困難

      胡塞爾在《邏輯研究》中提出了很多專門的術語,使我們讀起來有點煩瑣的感覺。除此之外,同一概念,胡塞爾往往用不同的名稱去表達,增加了讀的障礙。例如:「表述」與「表達」同義;「質料」與「含義」、「意義」同義;「立義」與「意指」、「意義給予」及「質料給予」同義;「意指」與「給予意義」、「賦予質料」同義。

    同一概念的不同表述,從好的方面說是處理問題十分細緻;如果從壞的方面說是在概念使用上欠統一性。

 

六.結論

胡塞爾在其奠基性作品───《邏輯研究》中對「意識」的結構及其本質作出深入而細緻的意向性分析。他不但批判了當時流行的兩大思潮的偏失,更加以「意識」來為一切知識奠定了堅實的客觀根據,亦解決了西方哲學上認知主體與客體截然二分的困局。雖然胡塞爾的意向性理論仍存在不少局限,但是作為一本奠基性作品,已為他自己日後對意向性理論的再一步發展打下基礎,亦為日後的現象學發展奠定理論基礎。所以,胡塞爾的在西方現代哲學史上的地位是崇高的,因為他竟是一個理論的開拓者及奠基者。

 

釋:

[] 詳見胡塞爾《邏輯研究》第1卷,第七章。

[] 《邏輯研究》,第2卷,第1部分,頁361

[] 胡塞爾說:「很明顯,第二『意識』概念是『更原初的』概念,並且是一個『自在更早的』概念。」《邏輯研究》,第2卷,第1部分,頁367

[] 《邏輯研究》,第2卷,第1部分,頁367

[] 《邏輯研究》,第2卷,第1部分,頁366

[] 詳見《邏輯研究》第2卷,第1部分,頁31-32

[] 《邏輯研究》,第2卷,第1部分,頁44

[] 《邏輯研究》,第2卷,第1部分,頁46-47

[]  詳見《邏輯研究》第2卷,第1部分,頁45

[10] 詳見《邏輯研究》第2卷,第1部分,頁45

[11] 胡塞爾在原書的中說:「單束、單項或單環節與後面的多束、多項、多環節均指向(目光)、意識方式的

單一與雜多,或者說,行為的簡單與綜合。」《邏輯研究》第2卷,第1部分,頁498

[12] 胡塞爾說:「那些與此命題的第1部分有關的例證提供了感知、回憶或期待、構等等單項的單束的]

行為。這便是「單純」表象。」《邏輯研究》第2卷,第1部分,頁485

[13] 胡塞爾說:「一個判斷至少要以一個表象為基礎,正如每一個完全被說出的陳述至少會含有一個「名稱」一樣。...那麼我們甚至必須將兩個表象,或者說,兩個名稱設定為最少的數量。但最大的數量則是無限的,在唯一的一個判斷中可能存在著任意多的表象。」《邏輯研究》第2卷,第1部分,頁485

[14] 胡塞爾將客體化為分為類:第一類為稱謂性的客體化行為稱謂行為],如說「白雲」,第二類為論題性的客體化行為陳述行為],如說「雲是白色的」。

[15] 胡塞爾說:「在這個本質中建立著一個觀念規律的關係,這個關係就是:這樣一個(質性)特徵沒有補充的質料就不可能存在;只有帶著這個質料,那種與對象的關係才能進入到完整的意向本質之中並因此而進入到具體的意向體驗本身之中。」《邏輯研究》第2卷,第1部分,頁455

[16] 《邏輯研究》第2卷,第1部分,頁424-425

[17] 《邏輯研究》第2卷,第1部分,頁427

[18] 胡塞爾說:「質性只是確定了,那個以特定方式「被表象出來的東西」是否作為被期望之物、被提問之物、

被判斷之物、被設定之物等等而意向地當下。」《邏輯研究》第2卷,第1部分,頁423

[19] 《邏輯研究》第2卷,第1部分,頁420

[20] 《邏輯研究》第2卷,第1部分,頁420

[21] 《邏輯研究》第2卷,第1部分,頁508

[22] 胡塞爾說:「充盈表明自己是一個直觀行為所具有的相對於質性和質料而言新的、以補充的方式特別從屬

於質料的因素。」《邏輯研究》第2卷,第2部分,頁67

[23] 胡塞爾說:「每一個具體完整的客體化行為都具有三個組元:質性、質料和代現性內容。這個內容或是純

作為符號性的被代現者起作用,或是純粹作為直觀性的被代現者起作用,或是同時作為這兩者起作用,

隨這個內容所起的作用不同,行為或是一個純粹符號性的行為,或是一個純粹直觀性的行為或是一個混合

性的行為。」《邏輯研究》第2卷,第2部分,頁85

[24] 胡塞爾說:「它的一切都是充盈;它的對象每一個部分、每一個面、每一個規定性都直觀地被展示,都不僅僅是間接地一同被意指。不僅所有被展示的東西都已被意指這是一個分析命題],而且所有被意指的東西都得到了展示。」《邏輯研究》第2卷,第2部分,頁77

[25] 胡塞爾說:「在所有那些帶有意向與充實之差異的行為的較為寬泛領域中,與充實相毗鄰的是失實,它構成一個排斥著充實的對立。...直觀並不附和含義意向,它與含義意向相爭執。...失實行為的對象顯現為與意向行為的對象不是一同一個,而是另一個。」《邏輯研究》第2卷,第2部分,頁41

[26] 在胡塞爾的現象學中,「立義」是與「意指」、「意義給予」及「質料給予」同義的。

[27] 胡塞爾說:「換言之,只要表述在現時的指稱中與被給予的對象發生關係,對象就會作為在某些行為中「被給予的對象」構造起自身,並且,對象在這樣一些行為中是以同一方式───只要表述確實是在使自己符合直觀被給予之物───被給予,就是說,這個對象也是以這種方式被含義所意指。」《邏輯研究》第2卷,第1部分,頁48

[28] 詳見《邏輯研究》第2卷,第2部分,頁89

(29] 金山及圓的四方形是胡塞爾所舉的例子,文見《邏輯研究》2卷,第1部分,頁51

[30] 胡塞爾再將直觀的立義形式分為感知性與想像性兩類。

[31] 詳見《邏輯研究》第2卷,第1部分,頁507

[32] 見《邏輯研究》第2卷,第2部分,頁140

[33] 胡塞爾有關「反思」的講法,是參考劉放桐等編著的《新編現代西方哲學》,頁310-311

 

 

研究資料及參考書目

.原始資料:

1.胡塞爾著、倪梁康譯《邏輯研究》第二卷第一部分  時報文化出版企業股份有限公司,19991220日版。

2.胡塞爾著、倪梁康譯《邏輯研究》第二卷第二部分  時報文化出版企業股份有限公司,19991220日版。

 

二.參考資料:

1.羅伯.索羅科斯基著、李維倫譯《現象學十四講》,心靈工坊文化事業股份有限公司20043月版。

2.德穆.倫著、蔡錚雲譯《現象學導論》,桂冠圖書股份有限公司20053月版。

3.張燦輝著《海德格與胡塞爾現象學》,東大圖書公司19964月版。

4.倪梁康著《現象學及其效應───胡塞爾與當代德國哲學》,北京三聯出版 199410月版。

5.倪梁康著《現象學的始基》,廣東人民出版社200410月版。

6.倪梁康編《中國現象學與哲學評論第一輯───現象學的基本問題》,上海譯文出版社19959月版。

 

7.張汝倫著《現代西方哲學十五講》,北京大學出版社 2003312刷。

8.劉放桐等編著《新編現代西方哲學》,人民出版社  2003413刷。

9.J.N.Mohanty,  The Concept of Intentionality”,  St. Louis : W. H. Green, 1971.

10Rudolf Bernet, Iso Kern, Eduard Marbach  An Introduction to Husserlian Phenomenology”, Northwestern University Press,1993.

11Hubert L.Dreyfus, Editor, “Husserl Intentionality and Cognitive Science”, The MIT Press Cambridge, Massachusetts, London 1982.

12Bina Gupta, Editor, “Explorations in Philosophy:Essays by J.N.Mohanty  Oxford University Press.2002

三.工具書

1.倪梁康著《胡塞爾現象學概念通釋》,三聯書店199912月版。

2.于鵬彬等編輯《哲學小辭典》,上海辭書出版社20036月版。

3.彼德.安傑利斯著段德智等譯《哲學辭典》,台北貓頭鷹出版1999年版。

Copyright (c) Hong Kong Society of Humanistic Philosophy.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