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人文哲學會網頁 http://www.arts.cuhk.edu.hk/~hkshp

現實中的理論和理論中的現實
劉 濤

內容提要:本文試圖通過中西文明現實和理論研究範式的探索,尋找中西文明研究範式的內在邏輯,探討中西文明方法論演繹比較的方法和途徑,進而對中西文明探索自然界和人類社會的研究方法進行歸納和總結,給出研究和探索的一般性結論。
關鍵字:文明 範式 視角 方法論

  理論和現實的關係問題既是一個學術界一直在探索的問題,也是一個一直困擾著實務界的問題。在人類文明史的發展和沿革中,對於理論和現實及其關係問題認識的進步推動了人類文明的進步和社會實踐的發展,因此理論和現實的關係問題是一個具有重要學術價值和社會實踐價值的問題。在人類文明史的演化和發展中,中西文明創造了考察和分析這一問題的不同研究範式,衍生出了考察和分析這一問題的不同的方法論體系。從中西文明不同研究範式來考察和分析這一問題,有助於厘清研究範式及其方法論的內在邏輯關係,比較和整合研究範式和方法論的相關問題,推動研究範式和方法論的創新和進步。

  一、現實和理論的界定及其區別和聯繫
  近現代應用的現實和理論概念是兩個西學東漸的概念。現實是指考察和分析物件在產生、演化和發展的時間序列上現在存在的狀態。理論是指考察和分析物件運動、發展狀況觀察、思考、歸納和總結所形成的系統的認識和知識。從這一概念的界定中我們可以發現:其一現實和理論在概念上都涉及一個特定的主體--考察和分析物件。其二現實和理論在概念上涉及到了不同的時間序列。現實強調的是考察和分析物件現在存在的狀態。對於考察和分析物件觀察、思考歸納和總結所形成的系統的認識和知識--理論而言,在時間序列上源自於考察和分析物件演化發展史上選擇樣本的考察和分析。

  二、現實和理論的中西文明研究範式的介入視角
  現實和理論這兩個概念所蘊含的內涵中西文明選擇了不同的介入視角,產生了現實和理論的不同研究範式。對於一個具體的考察和分析物件而言,西方文明在古希臘哲學產生之初確立了從微觀層次考察問題的視角,從而確立了具有西方文明特徵的研究範式。在這一研究範式中,古希臘時期的亞里斯多德已開始進行現實和理論概念的銜接,並反映在《形而上學》中提出的一些概念和概念表述中,如本體、實是、質、量、運動、物質以及四因、辯證法等[2]。

  在文明史演化和沿革中,亞里斯多德作這些問題的研究時古希臘已經處於亞歷山大大帝的征服時期,古希臘文明此時已經進入了一個由強盛轉入衰弱的時期,對於研究範式的系統的研究已逐漸陷入沉寂,並且一直沉寂了兩千餘年,直到近現代才隨著胡塞爾《現象學》的誕生和海德格爾《形而上學導論》的問世成為世人思考的問題。

  和具有古希臘文明特徵的西方文明研究範式不同,華夏文明選擇了一個「仰則觀象於天,俯則觀法於地」的研究範式,凡是從考察和分析物件的存在和存在的狀態中去觀察和思考,並反映在華夏文明易和道的表述中[3]。

  但是自春秋以後的兩千多年來,隨著同源於「仰則觀象於天,俯則觀法於地」的文字的概念和邏輯屬性喪失,具有華夏文明特徵的研究範式也被歧義,直至近現代都是如此[4]。

  三、中西文明研究範式的比較
  對於不同文明間的研究範式比較,可以比較清晰的考察和分析具有文明特徵的研究方法論的內在機制,發現具有文明特徵的方法論在現實和理論研究中的優勢和缺陷,促進我們認識自然界和人類社會能力的提高。

  1、中西文明研究範式中考察和分析物件介入角度的差異
  在一個文明研究範式的演化發展過程中,採取一個什麼角度介入考察和分析物件是一個十分重要的問題,因為它不但關係到考察和分析物件的介入視角,而且關聯和影響了相應的研究方法論演繹,並對考察和分析物件的研究結果構成重要影響。

  就西方文明的研究範式而言,和這一研究範式具有淵源關係的古希臘哲學在產生之初,米利都學派就設定了以自然存在物的物象為研究物件的路徑,到留基波和德謨克堹S時期又設定了原子論,從而確立了研究物件介入的微觀角度。這樣就這一研究範式而言,首先確立了研究的目的是探索自然界存在物件產生、演化、發展的某些原理和原因的知識,其次確立了對於研究物件考察和分析介入的角度。

  就這一研究範式而言,在具體的研究工作中由於研究物件介入的角度是微觀層次的,是自然界和人類社會存在的自然現象和物象的某一局部問題,所以研究工作的展開首先要做的工作就是將研究的某一局部問題和其存在的整體實現分離。這一工作在古希臘時期亞里斯多德已經作了探討,歸納出生物學分類的界、門、綱、目、科、屬、種的分類方法。就以古希臘哲學為基礎的西方文明研究範式而言,對於其他問題的研究也是如此,將作為研究物件的某一局部問題進行整體的分割,歸屬到不同學科領域進行相關問題的研究。

  在具體的研究工作中,作為研究物件的某一局部問題和其整體總是存在著非常複雜的關係和聯繫。因此在西方文明的研究範式中,如何實現所研究問題的局部和整體分割是自古希臘哲學產生以來一直存在的問題。其問題之一是要實現研究問題的局部和整體的分割,其分割的邊界如何確定?對於具體問題的考察和分析而言,分割的邊界不同決定著所界定問題的概念內涵和外延存在差異。在實際的研究工作中,這一差異的存在決定了同一問題有不同的概念存在,形成了西方文明研究範式中同一範疇的問題研究並存著觀點各異的流派,而這些流派對於所研究問題的描述時常出現諸如盲人摸象般的問題。其問題之二是作為研究物件的局部和整體之間存在的關係和聯繫,在實現局部和整體的分割過程中必須設定一些條件將其割裂,以確定所界定局部問題的邊界和概念內涵、外延的完整。但是在實際的研究工作中,這種在一定條件下實現的局部和整體的分割因為割裂了考察和分析物件的局部和整體的關係和聯繫,常常出現庖丁解牛般的分割後難於再進行局部整合到整體的復原問題(庖丁解牛的技術十分僂禲A二十年所解數千牛而刀刃若新發於硎。但是所解之牛一堆骨肉而已,再也不能整合初一個全牛來。這是因為庖丁在解牛之時,將整體進行局部分割切斷了局部間進行有機聯接的神經、肌腱、血管、淋巴,切斷了彼間的聯繫和關係)。在具體的研究工作中,在局部分割條件下研究結果和研究物件存在的現實狀態之間存在的差異,是這一研究范式下現實和理論之間存在距離的主因。

  對於華夏文明的研究範式而言,華夏文明的先民設定了「仰則觀象於天,俯則觀法於地」的研究範式,確立了華夏文明考察和分析自然和社會問題的宏觀視角,規定和影響了華夏文明的方法論演化路徑,形成了華夏文明研究范式中天人一體的理念。在華夏文明的研究范式演化史中,研究範式的宏觀視角起源於何時現在已經很難考證,但是就可考的文獻考察,華夏文明有關自然知識和歷史文獻的形成從研究範式考察都與「仰則觀象於天,俯則觀法於地」的研究範式有關。

  從華夏文明有關研究範式的文獻考察,在現代被公認屬於研究範式的文獻有歸屬於儒家經典的《易》和歸屬於道家經典的《道德經》。

  《易》形成於何時現在已無法考證,現代人看到的《易》傳說中與伏曦、周文王、孔子等有關。伏曦傳說中是華夏民族的先祖。周文王是華夏文明史中位奠定八百年周朝基業的謀略家。孔子出生于春秋時期,漢武帝時因採用儒家的治國思想而被尊為聖人,是對華夏文明的演化發展具有重要影響的思想家。《易》作為華夏文明的研究範式範疇的文獻,其八卦乾、坤、震、巽、坎、離、艮、兌設定與這一設定相對應的天、地、雷、風、水、山、湖泊和海洋,構成了華夏文明研究範式的「仰則觀象於天」考察範圍的乾(天)、坎(月)、震(雷)、巽(風)和「俯則觀法於地」的坤(地)、離(火)、艮(山)、兌(湖泊和海洋)。在人類和自然的關係中,天、地、日、月、風、雷、雨、山川、河湖其自然存在和生態分佈構成了可供人類考察和分析的現象和物象,形成了華夏文明研究範式的宏觀視角。在這種考察和分析自然和社會問題的宏觀視角取向下,於是有了「觀鳥獸之文,與地之宜,近取諸身,遠取諸物,於是始作易八卦,以通神明之德,以類萬物之情」[5]的研究自然和社會問題的方法,形成了華夏文明研究範式的路徑設定。

  在華夏文明史的演化沿革中,從宏觀視角考察和分析問題的研究范式對華夏文明史的演化發展構成了重要影響。從《史記》和《尚書》可以看到這一影響的痕跡。皇帝時,皇帝「順天地之紀,幽明之占,死生之說,存亡之難。時播百穀草木,淳化鳥獸蟲蛾,旁羅日月星辰水波土石金玉,勞勤心力耳目,節用水火材物。」[6]到堯帝時,堯帝「乃命羲、和,敬若昊天,數法日月星辰,敬授民時。」[7]這些都反映了華夏文明研究範式的邏輯。

  在華夏文明史的演化沿革中,華夏文明研究範式宏觀取向的研究方法被歸結到「易」中[8]。但是在歷史的沿革中,由於華夏文明的研究範式涉及了考察和分析物件相關的八卦要素,在具體的研究工作中可能需要研究者窮盡個人的時間和精力才能理解和把握其要義,並且要求研究者具有對自然和社會現象的實質盡心的觀察和思考。華夏文明研究範式運用的這些要求,決定了這一研究範式很難普及到社會的各個階層的社會公眾。另外也因為這一研究範式難以掌握和駕馭,所以容易在研究工作中引起歧義、曲解以及有目的的闡釋。

  《易》在華夏文明的歷史沿革中,在學界被尊為五經之首,在民間以蔔筮類文獻存世。從現存闡釋《易》的文獻考察,可能自春秋時期起對「易」的理解和把握已逐漸脫離了其研究範式的宏觀導向指導意義,形成了華夏文明研究範式的衰落。

  《道德經》是春秋時期老子所作,司馬遷在《史記》中說老子是周的守藏史(管理國家圖書的官員)。通觀《道德經》的行文,《道德經》作為華夏文明研究範式的文獻,和《易》在立論和表述上都存在重大差異。和《易》在立論上將考察和分析物件存在的各個不同層次的影響和制約(八卦)因素作為研究視角不同,《道德經》以各個不同層次具體考察和分析物件(自然界和人類社會的萬象)作為研究視角。

  在華夏文明的歷史沿革中,由於對《道德經》的理解和闡釋脫離了華夏文明研究範式從宏觀視角考察和分析問題的取向,僅從發生了變化的一些文字的字義去考證和理解,致使自戰國以降對於《道德經》的詮釋多有歧義[9]。

  在華夏文明的歷史沿革中,對《易》和《道德經》的曲解和歧義造成了華夏文明研究範式的衰微,形成了華夏文明現實和理論研究之間的距離。

  2、中西文明研究範式方法論的差異
  對於一個研究範式而言,有了既定的介入考察和分析物件的角度,還需要一種對考察和分析對象進行研究展開的方法,從而衍生出了研究範式的方法論問題。從嚴格意義上來說研究範式的方法論問題應該包含考察和分析物件介入的角度問題,但是研究範式的方法論作為西學東漸的概念,已經形成了其概念的完整內涵,定格在西方文明研究范式的古希臘哲學的研究範疇內,因此本文使用的方法論概念仍然沿用其用法,只在考察和分析物件研究的具體取向下運用這一概念。

  對於西方文明的研究範式而言,在完成了研究範式的考察和分析物件從整體的分割之後,其局部同整體之間及其內部的關係如何界定就成為一個十分重要的問題。因此在西方文明的研究範式內,考察和分析物件的概念界定及其概念內涵和外延的劃分是具體的研究工作展開的前提條件。

  在西方文明的研究範式內,除了考察和分析物件的概念界定和概念內涵和外延的確定外,考察和分析物件所體現的局部和整體關係的演易也是一個十分重要的問題,並和概念的內涵和外延一道構成了西方文明的邏輯問題。

  在西方文明的方法論中,另一個重要的問題是研究範式的樣本選擇問題。西方文明的研究范式脫胎于古希臘哲學的范式,古希臘哲學的研究範式在展開上有一個核心方法--實證。實證作為西方文明研究範式的研究方法,古希臘時期的亞里斯多德在《形而上學》已經有了界定和表述。在歐洲文藝復興後隨著商業文明的興起和宗教改革後對自然和社會問題探索的深入,古希臘哲學研究範式的實證主義方法開始興起,其後實證的研究方法逐漸滲透到自然和社會領域的各個研究方向。

  但是在具體的研究工作中,這一研究範式的實證主義研究方法面臨的問題是如何進行考察和分析物件的樣本選擇?在這一研究範式的具體考察和分析物件研究中,要實現考察和分析物件的現實存在和理論研究的結果的銜接和吻合,首先這一研究方法的樣本選擇能夠代表考察和分析對象現象和物象的本質,其次樣本選擇的時間序列要能夠反映考察和分析物件在其過去、現在和將來這一整體時間序列的一般特徵。

  在西方文明研究範式的沿革中,這些問題的存在構成的其研究范式中現實和理論的背離問題,是一個至今仍困擾著西方學術界的問題,其理論和現實中的探索仍在發展演化過程中。

  對於華夏文明的研究範式而言,由於在考察和分析物件研究的介入角度上選擇了一個宏觀的視角,所以在研究的方法論上回避了西方文明研究范式中諸如考察和分析物件局部和整體的分割、概念界定和整體及其內部各部分的關係,及其考察和分析物件的樣本選擇、考察和分析物件樣本選擇的時間序列確定等方法論問題。但是華夏文明研究範式所涉及的「仰則觀象於天,俯則觀法於地」的研究方法,仍然存在著考察和分析物件在宏觀的研究視角取向下的研究物件界定問題,並且在研究方法上仍然屬於實證研究的範疇,只是在研究的時間序列選擇上時間序列的時間跨度可能更長,超出了一個具體的社會個體所能把握的時間範圍,因此在華夏文明的歷史沿革中文明的延續表現了更強的繼承性。華夏文明的研究範式雖然早在春秋時期後就已經衰微,以此為基礎形成的人文精神和社會理念也屢遭損益,但是華夏文明的本質特徵仍然延續了華夏文明的五千年文明史,使華夏文明成為現存世界文明中唯一一個延續數千年不輟的文明。

  在華夏文明史的演化沿革中,華夏文明研究範式的方法論衰微的另一個原因是華夏文明文字的結構和文字字義的歧變,相關的問題留待下文展開分析。

  3、中西文明研究範式相關問題表述方式的差異
  就一個既定的研究範式而言,考察和分析物件的界定及其研究過程與結果都需要相應的語言表述。在具體的研究工作做中,選擇何種語言進行相應的表述及其該種語言的表達能力與表達的準確性對研究工作也有重要影響。對於西方文明的研究範式而言,雖然西方文明的不同民族間使用的語言或有差異,但在屬性上都屬於拼音語言。

  在西方文明的研究範式中,考察和分析物件和整體分割的局部間存在著邊界界定問題,在具體的研究工作中這些邊界問題拼音語言所使用的辭彙同樣不能獨立的進行表達,衍生出了表達相應邊界問題的概念,並決定了相應概念的內涵和外延,從而產生了複雜的概念間關係的邏輯問題。

  在西方文明的研究範式內,考察和分析物件的概念界定、概念內涵和外延的確定、概念間關係的邏輯演繹,自古希臘哲學興起以後一直是其方法論的重要問題。

  就華夏文明研究範式的方法論而言,華夏文明的先民在「仰則觀象於天,俯則觀法於地」的研究範式範疇內,除了創造出考察和分析物件介入的宏觀視角(另一個通俗的稱謂是天人一體)的研究方法論之外,還創造了具有華夏文明特徵的文字符號系統。在華夏文明的歷史沿革中,華夏文明的先民在「仰則觀象於天,俯則觀法於地」研究範式取向下:「觀鳥獸之文,與地之宜,近取諸身,遠取諸物,於是始作易八卦」[10]。因此華夏文明的文字記錄符號系統在產生之初就和華夏文明的研究範式結合在了一起,使華夏文明的文字除了具有記錄符號系統所具有的一般特徵和語義外,還具有華夏文明研究範式方法論的特殊意義。從考察和分析物件現象和物象的具象和抽象出發創造出文字的基本構成部分--象形、指事和會意文字,並在此基礎上衍生出形聲、假借和轉注的六書造字理論。因此華夏文明的文字在屬性上包含了西方文明研究範式方法論的概念和邏輯屬性,華夏文明文字中蘊含的這一屬性構成了華夏文明研究範式表述的自身特徵,並形成了華夏文明研究範式在形式上的概念和邏輯要素的缺失。華夏文明的文字具有西方文明研究範式的概念和邏輯屬性,這為西學東漸以來學術界的研究所忽視。

  在華夏文明的歷史沿革中,自春秋尤其是秦漢以後隨著文字字型結構的歧變,文字的概念和邏輯屬性已逐漸喪失,在漢朝時就出現了長達數百年的古今文之爭,相關的影響一直持續到近現代。

  在華夏文明研究範式的沿革中,文字結構的歧變和語義的變化形成了華夏文明研究範式中考察和分析物件的界定、概念邊界的確定、研究範式的天人一體理念中考察和分析物件局部和整體關係演繹等等問題。在華夏文明史的沿革中,這些問題的存在形成了華夏文明研究範式自春秋時期後的逐漸衰微。

  華夏文明文字結構的歧變和語義的變化以及華夏文明研究範式的衰微,使華夏文明研究範式在具體應用中陷入了古典文獻的注譯和懷疑古典文獻真偽的怪圈,現實和理論範疇的問題變得十分突出。

  十九世紀末埋藏了三千多年的甲骨文在河南安陽小屯被發現,揭開了甲骨文研究的百年序幕,從而使華夏文明文字蘊含的概念和邏輯屬性有可能復原,促進華夏文明研究范式的復興[11]。

  就目前華夏文明研究範式的演化發展狀況而言,其復興的障礙在於文字的研究在學科上脫離了其文字產生的「仰則觀象於天,俯則觀法於地」的範式,沒有將文字的字型結構和語義與其本原的華夏文明的研究範式結合起來,這將不利於華夏文明研究範式本來面目的復原。另一方面,現存的具有典型華夏文明研究範式研究方法的應用文獻只有部分古典中醫文獻,並且其解讀及其與華夏文明研究範式的銜接都存在種種問題。

  4、語言(文字)的穩定性和文獻解讀的差異
  語言和文字在概念屬性上是存在著重大差異的。語言是一個西學東漸的辭彙,在概念屬性上是針對拼音語言而言。文字是一個特定的概念,東漢的許慎已經給文字界定了一個概念,是針對象形和會意為主體的記錄符號系統而言的[12]。語言的單位--辭彙本身不具有明確的考察和分析物件的概念和邏輯屬性,而文字具有這些屬性。近現代在概念的運用上時常不進行相關屬性的辨析,本文的主旨也不在這一辨析上,只是將這一問題提出。在文明史的演化沿革中,語言和文字本質屬性的差異影響了相應文明研究範式的選擇取向,並對相應的研究方法論構成了重要影響。

  就西方文明的研究範式而言,西方文明的拼音辭彙脫離了考察和分析物件的具象和抽象,需要相關的辭彙進行考察和分析物件的表述和說明,因此在具體的研究工作中考察和分析物件界定所使用的辭彙的穩定性,及其相關辭彙表述和說明的準確性,將影響其研究範式的沿革發展,並對其研究範式範疇內的現實和理論的銜接造成影響。

  對於需要對自然和社會的現象和物象進行局部與整體的分割,進而界定考察和分析物件的研究範式而言,其相關的辭彙表述還要求能夠準確的表達局部和整體的邊界以及考察和分析物件的本質屬性。在西方文明的研究範式內,這一研究範式對於辭彙選擇和表達的內在要求,使得西方文明研究範式整體分割的局部間概念存在著相容、包含等十分複雜的關係。在具體的研究工作中即使有這些關係的存在,但是在這一研究範式中由於存在著局部和整體間的分割,並且在研究工作的展開過程中還要求這一分割界限十分清晰,從而出現了庖丁解牛般的問題。另一方面,西方文明不同民族間的語言在歷史的沿革過程中時常出現一定程度的融合,即使同一語言間也時常出現辭彙的拼寫變異,及其同一考察和分析物件辭彙表達的變化。

  所有這些問題的存在,都造成了西方文明研究範式在歷史沿革中的穩定性、繼承性及其研究方法論中對於整體分割後的整合等問題,並形成了與此相關的西方文明研究范式中現實和理論銜接的相關問題。

  對於華夏文明而言,華夏文明的文字具有其表述和說明的考察和分析物件的概念和邏輯屬性,因此華夏文明研究範式在文字的選擇上避免了西方文明語言運用體現在研究範式中的問題。另一方面,華夏文明的文字具有歷史承傳的相對穩定性(重大的文字變革只出現了秦漢間的文字隸化和現代的文字簡化)。從華夏文明的文字字型結構和語義沿革考察分析,華夏文明文字字型結構和基本語義的演化保持了自甲骨文至近代文字的穩定性。華夏文明文字的這一特徵對於華夏文明研究範式的延續和發展具有重要意義。這是因為,其一文字的穩定性有利於研究範式的延續和繼承,以及後世對於華夏文明研究範式中文字概念和邏輯屬性的還原。其二華夏文明的研究範式由於在考察和分析對象介入的角度上選擇了一個「仰則觀象於天,俯則觀法於地」的宏觀視角,在研究方法上不象西方文明研究範式中,需要將具體的考察和分析物件從自然和社會的整體中進行分割開來進行局部的研究,並且在研究的時間序列上也僅僅涉及一個十分有限的時段來進行實證研究。但是華夏文明的研究範式在一個具體的考察和分析物件研究中,由於考察和分析對象與自然和社會的整體間沒有進行嚴格分割,考察和分析對象的研究也是在眾多的自然和社會問題的約束條件下進行研究,所以這一研究工作展開的難度很大,在考察和分析物件研究樣本選擇的時間序列上也不象西方文明那樣只需要一個有限的時段,華夏文明研究範式的展開往往需要一個十分漫長的時間序列逐漸地形成考察和分析物件的認識和知識。因此華夏文明的研究範式需要一個十分穩定的記錄符號系統,以有利於對某一考察和分析物件在一個十分漫長的時間序列中逐漸地積累其認識和經驗,形成有關考察和分析物件的認識和知識。

  在文明史的演化沿革中,華夏文明的研究範式選擇了文字作為研究工作進行和展開的記錄符號系統,滿足了華夏文明研究範式演化發展的需要,在文明的沿革中形成了延續五千年不輟的燦爛的華夏文明。但是在文明的演化中,華夏文明的文字出現了春秋至秦漢間的文字字型結構和語義的歧變,並造成了華夏文明研究範式的衰微。

  四、中西文明研究範式的銜接[13]
  在人類文明史的演化發展中,演化發展至今仍對現代研究範式演化發展具有重要影響,並廣泛應用于自然和社會領域問題研究的是西方文明研究范式和華夏文明研究範式。就這兩種研究範式的分析比較和各自的特點前文已經進行了相關分析,西方文明的研究范式和華夏文明的研究範式在實際問題的研究中分別具有局部問題的研究和整體問題的研究等優勢,因此中西文明的研究範式如果能夠實現某種程度的銜接,將會有利於推動自然科學和社會科學研究的進步,促進人類認識自然界和人類社會能力的提高以及人類文明的進步,推動中西文明研究範式中理論和現實的銜接。從中西文明的研究範式考察,中西文明的比較和銜接需要加強以下幾個方面的工作:

  1、探索和解讀中西文明研究范式的優秀成果
  中西文明的研究範式都具有十分悠久的演化和沿革史,自中西文明研究範式產生以來都積澱了數千年各自文明對於自然界和人類社會探索的思想成果,因此探索和解讀中西文明研究範式相關的文獻,探尋中西文明研究範式演化發展的路徑,從各自文明演化發展的路徑上去尋求其銜接點和銜接途徑,將是中西文明研究範式銜接性研究的起點。

  對於西方文明的研究範式而言,西方文明研究範式所使用的語言在語言的演化和沿革中已經形成了一門比較完整的學科--語源學,用於研究不同民族間語言的交融和變革,這對於解讀西方文明研究範式相關的文獻,探尋西方文明研究範式的演化發展路徑具有重要意義。

  對於華夏文明而言,華夏文明的研究範式選擇了文字這一記錄符號系統,在文明的沿革中這一記錄符號系統具有很好的穩定性,其間春秋、戰國和秦漢間的文字字型結構和語義的變化形成的先秦文獻解讀及其華夏文明研究範式復原的障礙,可以結合甲骨文文字的解讀和華夏文明研究範式的復原去研究。目前,華夏文明文明經典文獻解讀的首要障礙仍然是華夏文明文字的概念和邏輯屬性的還原,及其對於經典文獻原意的理解和把握。其次,在華夏文明文字概念和邏輯屬性的還原以及對於經典文獻的理解和把握基礎上厘清華夏文明研究範式的演化發展路徑,進而對華夏文明的歷史沿革和社會發展進行解讀和解釋。

  2、西方文明的學科交叉和華夏文明的研究範式的整合
  在人類文明史的發展沿革中,人類創造了不同的研究範式衍生了不同的文明類型,僅就本文考察和涉及的中西文明的研究範式而言,西方文明研究范式和華夏文明研究範式具有不同的考察和分析物件研究的介入視角,具有各自研究範式和方法的優勢,因此中西方文明研究範式的整合將推動研究方法論的進步,促進人類認識自然界和人類社會的研究和認識能力。

  西方文明研究範式的微觀介入視角的研究方法,在研究範式的演化中產生了自古希臘哲學誕生以類的學科劃分。在具體問題的研究中,將自然界和社會領域問題整體進行分割進而進行研究,有利於考察和分析物件的準確界定、考察和分析樣本的選擇、時間序列的確定等問題。但是在具體的研究工作中,這一研究範式的缺陷也十分明顯,就是存在研究範式中的考察和分析對象整體分割後的整合問題。西方文明研究範式中存在的這些問題,在華夏文明研究範式並不是一個十分嚴重的問題,在華夏文明的研究範式中存在的問題是在「仰則觀象於天,俯則觀法於地」的研究介入角度下,考察和分析物件的界定、考察和分析物件樣本的選擇、時間序列的確定等都沒有明確界定和表述,這些問題的存在對於華夏文明研究範式的表述、傳播推廣和與西方文明研究範式的比較借鑒都存在諸多問題。

  中西文明研究範式演化沿革的歷史尤其是中西文明一個多世紀的交融和比較表明,人類要提高認識和解讀自然界和人類社會的能力,中西文明研究範式的比較和融合將是一個十分有效的途徑。在具體的研究工作中,中西文明研究範式的比較和融合如何實現,筆者認為除了前文提及的一些問題外,可能還有許多相關的具體問題需要研究。

  3、提高華夏文明文字和傳統文獻解讀能力,弘揚華夏文明研究範式優勢
  當前,隨著西方文明研究範式在世界範圍內的傳播,自然界和人類社會問題在學科劃分的分割下進行研究,並將這一研究的成果應用於改造自然界和人類社會。人類社會在這一研究範式的研究和社會實踐過程中,首先形成了人類社會與自然的關係不協調,自然資源被過渡開發和利用,生態環境趨於惡化;其次,在商業文明在世界範圍內被日益推廣的前提條件下,商業文明內在的利益博弈形成了社會的貧富分化、社會道德被一定程度的淡化等問題,社會關係的諸多矛盾充斥於國際和國內的複雜關係中,人類社會個體間的關係也失於協調。

  華夏文明在現存的人類古文明中,是唯一一個延續了人類五千年文明史而沒有中斷過的文明,在人類文明史的邏輯中這與華夏文明「仰則觀象於天,俯則觀法於地」的研究範式,及其在這一研究範式下構建的華夏文明注重社會個體與自然界和人類社會的協調與相互適應具有重要關係。從人類為文明史的演化沿革考察,華夏文明的研究範式給人類文明處理人類和自然界的關係及其人類社會個體間的關係提供了一個可資借鑒的研究範例。

  從這個意義上考察,華夏文明的研究範式給我們提供了一個從整體上研究自然界和人類社會的方法論,因此華夏文明研究範式的還原和弘揚,結合西方文明研究範式在局部問題分割後研究的優點,將會推動人類文明的進步和處理自然界和人類社會問題方法的改進。

參考文獻:
1. 劉濤著《文明史演化的邏輯》上海社會科學院出版社 2002年1月第一版
2. 苗田力主編《古希臘哲學》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 1989年o北京
3.《四書五經》嶽麓書社 1991年7月第1版
4. [古希臘]亞里斯多德:《形而上學》吳壽彭譯 商務印書館 1996o北京
5. [古希臘]柏拉圖《理想國》郭斌和、張竹明譯 商務印書館 1997o北京
6. [法]查理o斯托非《宗教改革》高煜譯 商務印書館 1995年o北京
7. [東漢]許慎《說文解字》中華書局 1963年o北京
8. 高明著《中國古文字學通論》北京大學出版社1996年o北京
9. 胡奇光 方環海撰《爾雅譯注》上海古籍出版社1999年o上海
10. 湯可敬撰《說文解字今釋》嶽麓書社 1997年o湖南長沙
11. [清]孫希旦撰《禮記集解》中華書局 1989年o北京
12. 張立文主編《道》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 1989年o北京
13. [春秋]老子《老子》遼寧民族出版社 1996年o瀋陽
14. 馮達甫撰《老子譯注》上海古籍出版社 1991年o上海
15. 張豈之主編《中國思想史》西北大學出版社 1993年o西安
16. 《漢語大字典》湖北、四川辭書出版社 1987年10月版
17. 徐仲舒主編《甲骨文字典》四川辭書出版社 1990年o成都
18. 《諸子集成》上海書店出版社 1986年o上海
19. 金良年撰《論語譯注》上海古籍出版社 1995年o上海
20. 王鳳陽著《漢字學》吉林文史出版社 1989年o長春
21. 黃巽齋著《漢字文化叢談》嶽麓書社 1998年o長沙
22. 李敏生著《漢字哲學初探》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 1997o北京
23. 李圃著《甲骨文字學》學林出版社 1995年o上海
24. 詹鄞鑫著《漢字說略》遼寧教育出版社1991年o瀋陽
25. 臧克和著《中國文字與儒學思想》廣西教育出版社1996年o南寧
26. 楊伯峻譯注《論語譯注》中華書局 1980年o北京
27. 顧准《顧准文集》貴州人民出版社 1995年o貴陽
28. [法]讓--皮埃爾o韋爾南《希臘思想的起源》秦海鷹譯 生活o讀書o新知三聯書店 1996年o北京
29. [奧]魯道夫o哈勒《新實證主義》商務印書館 1998年o北京
30. [臺灣]李鐘聲《中華法系》華欣文化事業中心 1985年o臺北
31. 王同憶主編譯《英漢辭海》國防工業出版社 1987年o北京
32. [漢]司馬遷著《史記》嶽麓書社 1988年o長沙
33. 倪永宏著《漢語部首詳解》人民交通出版社 1996年o北京
34. 班固著《漢書》嶽麓書社1993年o長沙
35. [美]斯塔里阿諾斯著《全球通史--1500年以前的世界》吳象嬰 36. 梁赤民譯 上海社會科學院出版社 199年o上海
37. [英]亞當o斯密《國民財富的性質及原因的研究》郭大力 王亞南譯 商務印書館 1972年o北京
38. [美]康芒斯《制度經濟學》於樹生譯 商務印書館 1994年o北京
39. [美]道格拉斯o諾斯《經濟史中的結構與變遷》陳鬱等譯 上海三聯書店 1991年o上海
40. [美]道格拉斯o諾斯《制度、制度變遷與經濟績效》劉守英譯 上海三聯書店 1994年o上海
41. [美]詹姆斯oMo布坎南《自由、市場與國家》平新喬等譯 上海三聯書店 1989年o上海
42. [英]弗媦w利希o馮o哈耶克《自由秩序原理》鄧正來譯 生活o讀書o新知三聯書店 1997年o北京
43. [德]康得著《法的形而上學原理》沈叔平譯 商務印書館 1997年o北京
44. [西漢]董仲舒著《春秋繁露義證》蘇興撰 中華書局 1992年o北京
45. 李天祜著《古代希臘史》蘭州大學出版社 1991年o蘭州
46. 陳克明著《群經要義》東方出版社 1996年o北京
47. 楊幼炯著《中國政治思想史》商務印書館 1998年o北京
48. 尹黎雲著《漢字字源系統研究》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 1998年o北京
49. 羅國傑主編《中國傳統道德》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 1995年o北京
50. [法]布羅代爾著《十五--十八世紀物質文明與資本主義》顧良譯 生活o讀書o新知三聯書店 1993年o京
51. [美]黃仁宇著《資本主義與二十一世紀》生活、讀書、新知三聯書店 1997年o北京
52. [法]蜜雪兒o福柯著《知識考古學》謝強 馬月譯 生活o讀書o新知三聯書店 1998年o北京
53. [德]馬克斯o韋伯著《經濟與社會》林榮遠譯 商務印書館1997年o北京
54. [德]馬克斯o韋伯著《儒教與道教》王容芳譯 商務印書館1997年o北京
55. 柏楊著《中國人史綱》中國友誼出版社1999年o北京
56. 徐芹庭著《細說易經》中國書店1999年o北京
57. [英]羅素著《宗教與科學》徐弈春 林國夫譯 商務印書館2000年o北京
58. 李學勤主編《周禮注疏》北京大學出版社1999年o北京
59. 李學勤主編《儀禮注疏》北京大學出版社1999年o北京
60. 胡適著《中國中古思想史長編》華東師範大學出版社1996年o上海
61. 胡適著 耿雲志導讀《中國哲學史大綱》上海古籍出版社1997年o上海
62. 任繼愈主編《中國哲學史》 人民出版社1963年o北京
63. [美]黃仁宇著《萬曆十五年》 中華書局1982年o北京
64. 黃凡著《周易--商周之交史實錄》汕頭大學出版社1995年o汕頭
65. 何懷宏著《世襲社會及其解體--中國歷史上的春秋時代》生活o讀書o新知三聯書店1996年o北京
66. 王宇信 楊升南主編《甲骨學一百年》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1999年o北京
67. 郭靄春主編《皇帝內經素問》人民衛生出版社 1992年o北京
68. [英]卡爾o波普著《歷史決定論的貧困》杜汝楫 邱仁宗譯 華夏出版社1987年o北京
69. 余建華《早期猶太文明五大寶庫及文化價值》、《歐亞觀察》1998年2期
70. 陳明明《西方政治發展的邏輯》、《歐洲》1997年5期
71. 周弘《歐洲文明溯源》、《歐洲》1998年4期
72. 吳弦《歐洲經濟一體化產業的歷史淵源和條件》、《歐洲》1997年2期
73. 吳強、梅文革《難以超越的歷史--從康得到當代的民主和評論者》、《歐洲》1998年5期
74. 潘偉傑、張承斌《現代理論的反思:歐洲中心論的困境》、《歐洲》1998年6期
75. 劉澎《宗教右翼與美國政治》《美國研究》1997年4期
76. 裴孝賢《宗教在美國社會中的地位》《美國研究》1997年4期
77. 王健《試論以色列的政治發展及其特點》《歐亞觀察》1997年5期

註 釋:
[1] 本文是筆者《文明史演化的邏輯》一書相關問題的展開和延伸。在《文明史演化的邏輯》中,筆者應用世界觀的設定和取向及方法論演繹等概念,涉及了對世界具有重大影響的華夏文明、古希臘文明和古希伯來文明的方法論範式的微觀基礎,並延伸于《文明史演化的邏輯》一書的分析和演繹中。但是在《文明史演化的邏輯》一書中,限於該書的邏輯體系,本文涉及的相關問題沒有展開,在本文的分析中結合中西文明研究範式的分析展開這一問題的研究,以期對此有一個更為明確的交代。
[2] 《形而上學》 亞里斯多德著 商務印書館 1996年版。
[3] [4] 一個具有重要影響和典型特徵文明,在處理人類與自然的關係和個體與社會整體的關係時都設定了特定的世界觀和方法論路徑,形成了特定的研究自然現象和社會問題的研究範式,這是一個在人類文明史中具有普遍意義的問題。就華夏文明的相關問題而言,「仰則觀象於天,俯則觀法於地」的研究範式在春秋時期後已經失去了普遍的方法論意義。但是在社會的現實問題中,華夏文明傳統積澱中的文化底蘊仍然是構成民族社會價值觀和行為準則的基礎,是社會變革和社會進步的重要約束變數,是一個急待予以重視和加強研究的問題。參閱《文明史演化的邏輯》第一章 劉濤著 上海社會科學院出版社 2002年1月第一版
[5] 《周易o系辭下》
[6] 《史記o五帝本紀》
[7] 《尚書o堯典》
[8] 這是一個筆者應用的提法,筆者在文明史的研究中發現了《易》的方法論意義,並將其和古希臘哲學的相關問題做了初步的比較研究,參閱《文明史演化的邏輯》第一章。
[9] 這是一個十分重要的問題,秦漢以降對於古典文獻尤其是先秦文獻的解讀,基本上都沒有進行文字結構和文字語意關係的相關還原,因此在歷史的沿革中對文獻的文意和思想的理解和把握多數都有問題。參閱《文明史演化的邏輯》相關內容。
[10] 《說文解字o序》。華夏文明的文字在起源上與八卦同源,都是「仰則觀象於天,俯則觀法於地」的研究範式的產物。
[11] 在《文明史演化的邏輯》一書的研究中發現了這一問題,並做了初步的探索。參閱《文明史演化的邏輯》。
[12] 《說文解字o序》
[13] 從即定問題的研究而言,無論採取什麼樣的分析方法,只要是分析方法本身沒有問題,其研究的結果應該不會有重大的差異。就即定的問題研究而言,如果研究的結果出現了重大差異,那麼其研究問題的方法要麼一種方法有問題,要麼所有的方法都有問題,從而相應的研究範式存在內在缺陷,這在邏輯的推理上應該是通的。但是對於不同文明的研究範式而言,因為其有文明演化發展的路徑存在,在不同文明間的研究範式出現交融時,用一個文明的研究範式去研究分析另一個文明的方法論問題存在一定的誤區,企圖進行相互的替代更是少有成功的先例。就此筆者也只是進行研究性的探索,相關的成果參閱筆者的《文明史演化的邏輯》一書。

Copyright (c) Hong Kong Society of Humanistic Philosophy.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