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人文哲學會網頁 http://www.arts.cuhk.edu.hk/~hkshp

簡述早期維特根斯坦的「事實」
鄭欣暉(馬來西亞迪英學院講師)

一、簡介

  眾所周知,早期維特根斯坦的邏輯圖像論在分析哲學世界產生了巨大的影響,其《邏輯哲學論》在維也納學派圈子內廣泛地被討論,並啟發了羅素的邏輯原子論。在《邏輯哲學論》中,維氏的事實觀含有奠基性意味----如果我們承認早期維特根斯坦哲學不是零敲碎打而是自成體系的。

  在《邏輯哲學論》中,維氏欲為可說之物與不可說之物劃界。所謂可說之物,即可思之物。它不僅指現實世界的具體物體或現象,也包括了可能世界的邏輯可能性事物或現象;而不可說之物是不可思的---即在思想界限之外的不可知之物。凡欲道不可說之物便是胡說,即無意義之說。與維也納的邏輯實證主義者不同,維特根斯坦不將形而上學、倫理、宗教及藝術等非實證學科歸入無意義之言談。雖然這些學科是不可說不可思的,但它們的存在是有意義的。這意義不能通過言說來證實,但卻能經由體驗來領會。雖然這一體驗在命題上無法被有意義地演繹推理,卻能在命題上有意義地被展示。這一展示是邏輯形式的,相應於生活中的體驗形式。這展示不是言說,而是沈默。

  有一點需再強調的是,可說可思之物指的是(現實世界的或可能世界的)邏輯可能性----被說被思之物可能發生,也可能不發生。凡是可說的,都是有效的邏輯命題,雖然不必然是邏輯真理。但本體論層次上的所有邏輯可能性都是必然的。

  本文簡述的事實觀在《邏輯哲學論》中是作為維特根斯坦前期的成熟觀點,它的觀念發展可在其筆記本(《邏輯筆記 1913年》、《向摩爾口述的筆記》、《1914-1916年筆記》) 中找到線索。這些筆記本對理解《邏輯哲學論》是重要的。

  二、事實的結構
  「世界是所有發生的事情」( 《維特根斯坦全集 第1卷》之《邏輯哲學論》,1。下引同處只標出命題數碼) 。在《邏輯哲學論》的開首處我們碰到兩個主要的論題----世界及事實。

  何謂世界?維特根斯坦所謂的世界包括了現實世界及可能世界,他把世界視為邏輯空間。世界是可以在邏輯形式上被掌握。所以他又說,「邏輯空間中的諸事實就是世界」(1.13) 。邏輯空間的事實都是可以言說的。

  世界、邏輯空間是一個可能性空間,「圖像表現邏輯空間中的事況,即事態的存在與非存在。」(2.11) 。一事態可能存在,也可能不存在,即事態的存在首先是從可能性而非現成態來描述的。這一可能性的空間是由事實組構的,「世界是事實的總和,而非事物的總和。」(1.1) 。事物在這媟N指傳統哲學的世界構造觀點,這種觀點認為世界是由具體的、可感的形體事物構成。相反地,維特根斯坦認為世界本質的構成成份是抽象的命題,所有的命題都是事實。諸事實給出邏輯關係,所以世界也是邏輯關係的總和。故「世界是由事實規定的,是由此諸事實即是所有的事實這一點規定的。」 (1.11) 。

  這堬z清了世界與事實的關係,即事實是世界的規定。「…事實的總和既規定了發生的事情,也規定了所有未發生的事情。」 (1.12) 。很自然地我們進一步追問何謂事實的結構?維特根斯坦認為,「發生的事情,即事實,是諸事態的存在。」(2) 。事實是由更基本的事態組合而成,是事態的一定方式的排列(韓林合,頁39) 。「存在的事態總和就是世界。」(2.04),之所以如此是因為「事實的結構是由事態的結構所構成的。」(2.034) 。

  事態的存在有其一定的邏輯排列,一個事態處於與其他事態的排列之中,因此,「存在的事態的總和也規定了哪些事態不存在。」(2.05) 。維特根斯坦把事態的存在可能性規定為實在性----「事態的存在與非存在就是實在…」(2.06) ,而「全部的實在就是世界。」(2.063) 。
  但是維特根斯坦又認為「事態是彼此獨立的。」(2.061) ,「從一個事態的存在或非存在不可能推出另一事態的存在或非存在。」(2.062) 。究竟這兩個命題是否與上述的命題2.05矛盾?

  命題2.05中的存在的事態指的是可言說之物,而非存在的事態意指不可言說之物。存在的事態是邏輯上必然的存在,它不可能不存在;而非存在的事態則相反。存在的事態的總和標劃著言說的界限。存在的事態必以一定的方式排列組成事實,我們無法從一事態推演其他事態的存在狀態。存在的必已存在了(邏輯排列也被認知了),非存在的必不可知。簡言之,我們所知道的僅是事態的一定的排列方式,而非事態的存在態。所以,命題2.061及2.062是不與命題2.05相矛盾的。

  「事態是諸物件(物,事物) 的一種結合。」(2.01) 。物件乃邏輯的簡單物件,它是先天的必然存在,並構成了事態。「假定一切物件為已知,那麼由此也就已知一切可能的事態。」(2.0124) 。維特根斯坦曾在其早期筆記媢襄梜]想物件的經驗的對應物,但最終放棄了這一嘗試。在《邏輯哲學論》中,他把經驗物件的探究當作是科學家的任務,哲學家應致力於研究物件的先天性。所以,對象不是具體所指,甚至有維特根斯坦學者認為物件不可能有經驗對應物。已知的物件是先天的物件,所以,命題2.0124中的「已知一切可能的事態」也是先天的。

  所謂簡單的物件,即是邏輯空間的最基本的構成元素。它是不可再分析的。「在事態中,對象猶如一條鏈子上的諸環節那樣互相銜接。」(2.03) 。據韓林合,物件在事態中的「結合或者配置是借助於它們各自的獨特性質而非外在的仲介物來進行的。」( 韓林合,頁47) ,正是「物件的配置構成事態」(2.0272) 。這等於說,事態是由一定方式排列的物件組成的。配置是可變動的,不同的配置構成不同的事態。物件的配置之所以可能,在於物件自身的固定性。物件的不變性不只構成事態和事實的先天基礎,也賦予世界以固定形式。物件的存在的固定性以其可變動的方式排列構成的事態是可變動的,即可存在也可不存在。事態的排列構成事實,所以事實的存在也不是必然的(存在的事實必然存在而不可能不存在,但事實的存在態是變動不居的。當一事實不存在時,其必然不存在而不可能存在)。

參考文獻
(1) 維特根斯坦, 2003年:《維特根斯坦全集第1卷》,石家莊:河北教育出版社,陳啟偉譯。
(2) 韓林合,2000年:《〈邏輯哲學論〉研究》,北京:商務印書館。

Copyright (c) Hong Kong Society of Humanistic Philosophy. All Rights Reserved.